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惊枪永不倒

更新时间:2020-09-24 12:16:19

惊枪永不倒 已完结

惊枪永不倒

来源:落初 作者:誓撞南墙1 分类:玄幻 主角:秦胜花氏 人气:

《惊枪永不倒》由网络作家誓撞南墙1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秦胜花氏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曾经的落魄潦倒男,而今的翩翩郁闷少;前世为尝女人亡,今世又被妻子抛;悲切忘情紧握枪,大道无上是情道。若知我心百滋味,枪指苍天为谁笑。正可谓“惊枪在手,万物皆休;情道烦忧,莫道风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宁静的夜晚,夜风凉如水,秦胜躺在马背上,任凭马儿肆意奔走。“哒哒”的马蹄声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格外醒目。

秦胜想着龙天照的死因,一个个谜团在他心中不断的纠结,他总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此事远比现在看到的要复杂得多。

秦胜暗忖:“如果真的是秦武极杀死的龙天照,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将他的尸体送回冰山?难道这是因为他的身份?但是不论是凌中雨还是刘老实好像都是说秦武极送回龙天照的尸体,并没有说是他杀死龙天照的。”

秦胜想到这里突然直立身体,调马狂奔。

就在刚才,他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并没有问刘老实龙天照是怎么死的?以秦武极那样的人物是不可能不将这些告诉刘老实的,那样等于是他自己背上了黑锅。

策马急速奔行,掀起一路尘烟,清脆、急促的马蹄声如催命追魂的丧钟,一声声的敲击在漆黑的夜里。

月光如水、星罗密布。淙淙的流水仿佛一首恒古、悠扬的乐章,演奏在天地间。

小村庄群山环绕,月光映照在山峰上留下大片的黑影,在这个夜里犹如噬人的猛兽,让人脊背发凉。

山风掠过,一阵淡淡的血腥味飘入秦胜的鼻中,让飞驰而来的他脸色巨变。

翻马下地,一个纵跃,来到了村庄。入眼的一幕让他的心久久难以平静。

地面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十具尸体,鲜血在稀疏的月光下其红如紫。每间房屋的木门皆被重力所毁。房间内有衣衫不整的妇人,也有蹒跚学步的孩童。所有人俱是一剑毙命,毫无反抗之力。

秦胜很难想象当时的场景,宁静的夜晚,一群夜行人如下山的饿狼,凶残的杀戮着。很明显对方都是武者,否则不可能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一张张惊慌失措的脸孔,一双双惊恐畏惧的眼神,直到临死他们也不明白这次灾难为什么降临。

秦胜看到了刘老实,在他的身旁还有一名衣着朴素的妇人,想必是他的妻子。妇人咽喉上一线细小的伤口还不断的涌出鲜血。秦胜心忖:“看来来人中也不乏好手。”

刘老实胸口被剑贯穿,蜷缩在妇人的身旁,好似临死之际爬过来的。

秦胜搜了搜刘老实身上的遗物,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遗憾的是,除了他给的五两银子外,什么都没有。

正道秦胜准备离开之际,一声细微的呻吟响起。如果不是他耳力过人,在这里山风猎猎作响的夜里很难察觉到。

秦胜俯首一探刘老实的气息,发觉还有微弱的呼吸。心中惊喟:“看来真的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竟然还有活口。”

刘老实艰难的睁开了眼,看到秦胜眼中光芒一闪,颤抖道:“孩子。。。。。。在里面。。。。。。床下。。。。。。有暗层。。。。。。”

秦胜飞快的窜进屋内,掀开床板,一个十六七岁,和媚儿差不多大的女子,脸色苍白的蜷缩着,眼神中俱是恐惧。

秦胜拉起吓得发傻的女子,带到刘老实身前。开口道:“你知不知道龙天照到底是怎么死的?”

秦胜知道刘老实是因为记挂女儿才一口气强撑着,只要这口气一断,那么就真的回魂乏术了。

刘老实断断续续道:“帮我。。。。。。帮我。。。。。。照顾。。。。。。我的。。。。。。女儿。”

秦胜急于知道事情的真相,连忙点头道:“我帮你照顾,快告诉我龙天照怎么死的?”

刘老实听到风天的答复,抽搐的脸上泛起了笑容。低声道:“我。。。。。。不知道。。。。。。老者。。。。。。说。。。。。。是他。。。。。。”

就在最紧要的关头,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不仅给秦胜留下了他的女儿,也给秦胜留下了重重迷惑。

秦胜心忖:“老者说是他。。。。。。,是他杀死了龙天照?还是他发现了龙天照的尸体?”

就在他苦苦思索之际,村口突然亮起了无数火把。只听见一人开口道:“弟兄们快点,别让贼子跑了,否则你我吃不了兜着走。”

秦胜知道是官差来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秦胜转身就走。好似已经忘记了刚才身边的女子。

他边走边暗忖:“看来马是不能去取了,只能先到山上,等下面的官差走后才能出去了。”

他想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但是就在风天停下的瞬间,一人撞上了他的后背。

秦胜冷汗涔涔而下,他虽然在思考,但是以他的耳目竟然不知道此人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背后。

秦胜暗忖:“如果此人想要我的Xing命。。。。。。”,想到这里,秦胜不敢有丝毫的举动。但是让他奇怪的是,身后的人后退了一步后,同样静止了下来。同样没有任何动作。

两人就这么静立着,凉风猎猎作响,吹到他的身上,寒气直透心底。

残月不知什么时候躲进了云层,稀疏的星光也被遮挡。夜更黑了,也更静了。不时的传出夜鸟的嘶鸣,恰似冤魂的厉啸,让他毛骨悚然。

僵持片刻,秦胜暗忖:“老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老子不是无神论者吗?难道还会害怕一个人?”

骨子里的倔强、不屈,让他骤然转身,紧紧的盯着身后的黑影。苍鹰般的眼神如黑影中两颗璀璨的明珠。

秦胜沉声道:“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

黑影微微颤抖,依稀中有些清癯纤长。

他见黑影不开口,呵道:“再不说话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说完,自腰间一扯,惊枪横握在手,胆气亦大。

黑影见惊枪寒芒闪烁,颤抖道:“你。。。。。。答应。。。。。。爹爹。。。。。。照顾。。。。。。我的。”娇声中略带惊慌,清脆中满是恐惧。

听到黑影的话语,秦胜惊讶道:“怎么是你?”

刘老实只是普通的农家人,女儿自是亦然。但此女竟然无声无息的一直尾随着他,他却毫无知觉,这不得不让他惊讶。

秦胜道:“你跟着官差不是一样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女子颤抖道:“我要。。。。。。报仇!”

秦胜道:“杀死你父母和全村的不是一般的山贼,他们都是武者,你怎么报仇?”

女子道:“我。。。。。。我可以跟你学武。”她似乎下定了决心,连说话也不再颤抖。

秦胜笑道:“跟我学?别说我的武艺并不适合你,就算是适合你,我为什么要教你?”

女子似乎情绪平复了不少,思绪也逐渐清晰。思索后道:“我可以和你交换修炼功法。”

秦胜惊讶道:“你有功法?”

女子点头道:“是的。你觉得怎么样?”

秦胜不解道:“你既然有修炼功法,那么一定修炼过。为什么还要躲起来?”

女子泣声道:“我爹爹不知道我在修炼,并且,我体内虽然有精气,但是却没有动过手。我的功法只是修炼精气的,并没有招式。”

秦胜想到女子刚刚无声无息的跟着自己,心中暗忖:“看来她说的是真的。但是我现在自己都无暇顾身,怎么能带上她。”

女子从小在贫困中长大,自然聪明、懂事。开口道:“我能够吃苦,不会给你惹麻烦。如果你真的遇险无法照顾我,我死了也不怨你,我只想要这么一个机会。”

秦胜暗忖:“从冰山事件到村庄事件,很明显我被牵入一场阴谋之中。既然她不怕死,我有何苦为她Cao心?并且我一直好奇这个大陆所谓的精气,有这机会何不看上一看?就算是于我无用,也可以了解一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秦胜道:“好,明天天明,你将功法给我,我带着你并教你招式。”

黎明的曙光穿过云层照耀大地,稀疏的光芒透过茂密的枝叶,一条条光线在绿茵丛中绚丽多彩。

清风吹过,“沙沙”的树叶交错声唤起丛林的生机。虫儿开始奔跑,鸟儿开始鸣叫,一副美丽的山水画卷展现在世人眼前。

秦胜缓缓的睁开了双眼,认真的打量着身边的女子。一头乌黑如瀑布般的长发在晨风中飞扬;双肩纤瘦、双峰凸起、柳腰盈盈一握。朴素淡雅的衣裤极为合体,凸显着高高耸起的峰峦和圆滑的阔臀。

弯眉如柳,面颊如玉,朦胧坚定的双眼如两颗黑钻。憔悴和疲惫的神情好似入冬的秋菊,我见犹怜。

女子开口道:“我叫刘余香,这是我无意中得到的功法。你叫什么?”女子说着将怀中的一张细柔的丝绢递给了秦胜。

秦胜接过丝绢道:“盛情。”

刘余香道:“盛情,我希望你能够信守承诺,从今天就开始教我招式。”

秦胜道:“放心吧,我既然答应就不会失信。”

刘余香冰冷道:“那可不一定,你昨夜刚答应过我爹爹,就将我抛下了。”

秦胜笑道:“我答应你爹爹照顾你,那是能够让你活下来。你跟着我只能丧命,让你跟着官差才能够活下去。如果你爹爹泉下有知也会同意我的做法。”

刘余香心中知道秦胜的话不错,嘴上却冷笑道:“狡辩!”

秦胜也没有和她计较,问道:“我是使枪的,女子不方便。你打算用什么兵器?”

刘余香坚定道:“我们全村都是死在剑下,我当然用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