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须弥之皇脉龙血

更新时间:2020-11-16 13:17:05

须弥之皇脉龙血 连载中

须弥之皇脉龙血

来源:落初 作者:对河口 分类:玄幻 主角:须弥山殷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须弥之皇脉龙血》的小说,是作者对河口创作的玄幻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凡界九洲,一个远古道术、黑科技、冷兵器、异域邪术并存的世界正反角色,纷纷踏上了成为最强王者的拼杀之路可是,他们都错了……凡界九洲不过是个虚拟的世界他们不过是被植入记忆的AI看被困虚拟世界的他们,如何潜心修炼,发展科技,冲破须弥困境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秋风瑟瑟,校场两侧的竹林,撒下一片疏影。

回廊的阴暗处,鬼鬼祟祟地,出现两个身影,正在向校场靠近。一个身形俊朗,颇有几分英武之气,另一个略胖,透着几分猜摸不透的憨气。两人探头探脑看了下四周,确认没被跟踪,也没被发现,一个健步,直取落儿后背。

眼看着四只手暗中使劲,将落儿肩胛和双臂牢牢扣住,落儿身子一矮,重心往后一靠,整个身体如顽石一般,重重撞在偷袭者身上,两位偷袭者左右闪避,迅速绕到落儿两侧。

借着月色,看清了来袭者,落儿微微一笑,调整气息,选了“菩提拳”第七势,双手双脚左右开弓,犹如珠线崩断,菩提落地,千面花开。两位来袭者亦毫不迟疑,那位胖子就地一滚,忍着挨上拳脚的痛,一把抱住落儿双腿,另一位乘势抱住落儿双臂,落儿手脚被缚,三人倒在校场上,滚作一团。

蜷伏在乱草之中过夜的竹鸡被吓醒,咕咕咕地探头乱窜,让夜显得愈加寂静。

同一时刻,大菩提寺的最高处,藏经阁内,两位年长僧人,倚窗而望。从这里,可以看见寺院的各个角落,寺院周边一草一木,尽收眼底。校场上的一幕,他们自然看得一清二楚。

年老的那位僧人离开窗口,盘腿坐回到蒲团上,拿起面前的粗糙陶杯,慢慢地喝下杯中茶汤。年纪稍轻那位,又望了会儿校场上的情况,也回到屋内,盘腿而坐,拿起泥炉上的陶壶,一样的古朴笨拙,往年老者杯内,倒满新的茶汤,汤色清冽,一如月色如华。

年老者面皮泛黄,眉毛和胡须皆白如雪,是大菩提寺主持,法号安仁。另一位面皮棕黑,眉毛和胡须黑硬如箭镞,是大菩提寺首席护法,法号安七。

两人相对而坐,并无言语。安仁双目微晗,眼观鼻,鼻观心,偶尔喝安七倒下的茶汤。安七亦不刻意找话,只顾自斟自饮。作为师兄弟,两人早已心灵相通,无需通过言语,也无需通过眼神,就能猜出对方的心思。

身为曾经的“菩提三杰”,他们的修为,早已入化境。

只是,今天,两人都隐隐地觉出,在对方的心里,有一件陈年旧事,不得不提,却都不知该从何谈起。

说是陈年旧事,显得有点不够庄重,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个魔咒。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力,太过强大,上至王公贵族,下至黎民百姓,都深陷其中,而且已整整延续了一千五百余年,至今仍不知该如何破解。

约莫半个时辰后,续了几回水,茶汤已淡而无味。安仁微睁双眼,看着安七,安七欲起身换茶叶,安仁示意他不动。安仁伸出食指,沾了茶水,在竹制茶几上画了一个鸡蛋般大小的圆圈。

安七怔怔地看了一会儿,这次,他没能理解师兄的寓意。

“被困其中,破解之道,必在其外。”

安仁似乎自顾自般,缓缓道来。

安七学着师兄的样子,也用手指沾了水,在茶几上画了个圈。

“被困其中,破解之道,必在其外?”

“嗯。”

“外面不是说,是因为须弥山的关系?”

安仁摇了摇头,手掌轻扬,将茶杯抚倒在茶几上,茶汤泼洒了半张桌面,连同圆圈一起,都被汤水吞噬,圈内圈外,浑然一体,恍如一个微观的汪洋。

安七对此更为不解。

安仁说道:“一千多年前,在鼎家并未统治九洲之前,人类可自由生育。自鼎家夺取天下之后的第一年起,‘子嗣魔咒’便降临人间,似乎这与鼎家有关。”

安七回答道:“然。”

安仁继续说道:“十五年前,裂鼎分洲,鼎家王朝已成昨日黄花,然魔咒并未破除,似乎与鼎家又无关系。”

安七点头道:“世间亦有此论。”

安仁说道:“一千五百多年间,鼎家已是这世上最强力量,如今鼎家倾塌,力量消散,而魔咒未破,世人仍不能自由生育,可见,尚有比鼎家更强大的力量。”

安七疑惑道:“‘子嗣魔咒’并非鼎家所为?”

安仁叹息道:“鼎家自己亦是魔咒的受害者……”

听了安仁的一番分析,安七默然,缓缓说道:“一千五百多年来,鼎家也是一脉单传,这固然没了手足相残,避免了兄弟阋墙,但在皇位传承上却冒了更多的风险。”

安仁起身,毕竟年事已高,近来不能久坐,久坐则双腿易发麻,腰也感到隐隐的酸痛。安七赶紧上前搀扶,安仁示意他不动,只是自己放慢了速度,扶着茶几,转身走近身后的书架。

藏经阁已是整座大菩提寺最高的建筑,二人所处的小阁楼,更是藏经阁的最高层,唤作秘经阁,唯有住持和住持信得过的人,才能进入。

秘经阁内书架林立,都由皇家特批金丝楠木打造,书架上所存放的都是九洲之内,最为顶级的各类绝版典籍,有很多连安仁自己,都没有细细看过。

安仁从楠木书架的最底层,抽出一块龟板,吹去上面的浮尘,返回到蒲团上,将龟板递给安七。依照院规,以安七的资历,并没有资格接触秘经阁内的典藏。安仁朝他点点头:

“鼎家都已经倒了,看看吧。”

安七显得格外庄重,双手接过龟板,只见上面裂纹纵横,有着明显火烤的痕迹。

“这比鼎家的历史还悠久?”

“起码有五千年。”

“上面的东西,我是一点也看不懂。”安七指着上面的裂纹和凿刻,一时竟然有些腼腆。

“这些都是远古的文字。”

“写了什么?”

“太卜问上天,酋长跟哪个女人交合,可以生出更强壮的孩子。”

安七听了不禁松了口气:“闲得慌。”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打开它。”

安仁示意安七打开龟板,安七翻转着查看龟板,发现龟板是由两块重叠起来的,稍一用力,犹如贻贝开壳,露出里面的一个夹层,从夹层中掉出一张纸条。

纸条颜色泛黄,看得出来起码已有十多个年头,再看那质地,纤维粗糙,却是一张兽皮制作的纸。

安七捡起纸条,安仁点头,喝下一口茶汤,让他放心看上面的字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