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怪病男巫

更新时间:2020-11-16 13:27:18

怪病男巫 连载中

怪病男巫

来源:落初 作者:小叁和弦 分类:玄幻 主角:林生斯辰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小叁和弦的原创小说《怪病男巫》,主角林生斯辰,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中古世纪,战火蔽日,巫魔现形,火神降世。在这中古世纪的西方异世大陆,寻找那复辟灵命之路。火鸦沼泽,火雉沉渊,野怒燎黑天!巫魔之会,万面血塔,巫女血绛遁巫门!圣骑士团,诸神之怒,异邦外族弑魔龙!……少年罹患癔病形销骨立,猫灵傍体,只身过虚灵罅隙,异世国邦,洪荒之地,弥天巫术,怒发冲冠为红颜。《怪病男巫》每日更新,永不断更,书友群QQ:216687002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若不是林生玄幻小说看得不少,此刻这一幕早就把他吓昏了。

但此番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也不再缩手缩脚,身体从那栅栏里出来了。

如此大的身躯,这怪物只消踩一脚下来,整座城市都要跟着自己陪葬,自己继续这样躲着,就跟鸵鸟无异。

那巨物,缓缓动了起来,身上的黄沙“刺啦刺啦”的落了下来,眉目也逐渐清晰明朗了。那是一个直立的人形怪物,手脚身躯样样具备,唯独他的脑袋上,居然长了一个可怖的狗头,用黛青色的长布裹狭着,两只狗耳朵微微颤动。

手中紧握着一把通天的金色权杖,玄青色的眸子睁开的第一眼就往林生看来。

“梅莉斯弥,我给你做选择,要么和我一起带走你那小情郎;要么我就毁了这个世界罢。”

“斯辰,你真是疯了,亚米克斯大陆的命运早已注定了。”

斯辰冷笑一声,高举右手,说道:“那么便只能如此了!”

话音刚落,那巨型狗头人也随着她举起右手的权杖,一团黄沙裹着血红的火球朝天上轰然而去,紧接着便是一阵滔天雷鸣。

轰!林生从未听过如此巨大的声响。

雨?停了?正诧异之际,天遽然开了一道土黄色巨口。

沙沙沙……

苦寒的苍穹竟下起了弥天的沙雨,汩汩的黄沙缥缈落下,举目望去,整片城市已在一片沙海之中,一片寂静。

刺啦刺啦。

沙土还长出无穷无尽的角蝰,毒豸,蟒蛇,野枭,嘶嘶地吐着红杏……林生的身体也被滚滚的黄沙压住,毒蛇嗫咬着自己的身体,神智也愈发变得不甚清晰,难道这便是世界末日吗?

坐在那匹绛红**马上的女人,梅莉斯弥狠狠一勒那缰绳,随一阵嘶鸣之声,眨眼间就到了自己的身边。

声音细柔,哀怨无比,只轻轻地说道:

“你不必害怕,可能在你身上已经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但无论发生了什么,千万都不要再回来……”

说罢,那裹着黑面纱的女子朝林生极尽荼蘼地望了一眼。

眸子里装着一面澄澈的湖,满是哀愁,林生一时间竟觉得这双眼睛是如此的熟悉,似乎自己在哪里见过。

啪嗒一声,一串漆黑的东西落了下来。

“那么,保重。”最后,她柔声说道,便纵身一跃往天际飞去。

“什么?你是谁……”林生刚喊出半句,只觉得胸口莫名的一阵绞痛,心中竟也悲痛万分,啪嗒,啪嗒,落下泪来。

这个女子究竟什么人,为什么她的感情会牵缠到自己?

“梅莉斯弥,你想明白了?”斯辰露出了久违笑意。“你素来善良,这倒是苦了你,巫魔会与猎巫联盟一战,你和他便是最大的牺牲品了。”

梅莉斯弥闷哼一声,徐徐从袖口中摸出了一把古铜色的金属物。

怒嗔道:“斯辰,是你应该觉悟了!”

“圣地之枢,以匙引之。

灼灼诡日,化作苦毒。”

Muzzzya.lodi.samixiu.”

语毕,手中那物骤然发出紫光,弥天黑雾,冉冉而起,笼罩万物。

此刻风停雨缓,千万沙土中的魔物也逐渐消弭。

“所罗门之匙?!”斯辰惊呼一声。

“回!”

语毕。一道紫光从那金属物上骤然略过,如同风帚一般,匆匆扫过,从地之尾,直到天之边际,一尘不染。

只刹那间,苍穹上的巨口遽然关阖。

万物皆归于沉寂,魔物,黄沙,人语声都消隐不见,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

在这场巨大的硝烟散去之后,林生昏昏沉沉的进入了一个黑暗的梦境里。

这个梦境里是一片死寂的黑暗。

他心里奇怪:难道我穿越了?

只有满目的烟雾,翻滚变化,他睡眼惺忪地行走着,世界好像夹在两面苍青色的镜子之间。

林生的头顶是青灰色的巨大苍穹,朦朦胧胧的,偶有血红色的闪电,转瞬即逝。

土黄色的地面低洼不整,黑色的水滩中,积攒了墨水般浓稠的淤泥,啪嗒啪嗒打湿了他的裤管。

林生只觉得神情恍惚,在这黑暗中,漫无目的地行走,也不知道行走了多久。

直到眼前的景物变得愈发真切,一股莫名熟悉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一座诡异的中世纪建筑物横亘在了眼前。

乍一看,那只是一座通天的圆塔,直径超过了十米,典型的巴洛克建筑风格,其高度不可估,塔尖高耸入云,令人望而生畏。

随着九阜之上的雷鸣电闪,那座通天圆塔在晦暗的光线中若隐若现,带着一股凶煞的鬼魅之气。

那座塔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了,林生恍恍惚惚地停下来,四下里十分安静,没有丝毫人语声,塔也黯淡无光。

只看见那塔底正蹲着一个男人,身材伛偻消瘦,身上披着一袭巨大宽松的黑色大袍,弓着腰吭哧吭哧不停地忙碌着。

“咦……”

林生心中一阵好奇,便下意识走得近些,那男人似乎是个欧洲人,像是个中世纪的勤劳工匠。

左手拿着一把血红色的凿子,右手握着一把玄青色的榔头。右手高高举起,随着凿子与榔头的碰撞,咣当咣当,发出凄厉的敲击声。

男人那金灿灿的头发随着榔头的每一次挥动,都轻轻地颤抖。

那双手枯干得像是缠了白色纱布的树干,关节裸露,白森森的骨节畸形状蜷缩起来,在夜色中,锃光发亮。

再看男人的肤色,干瘪苍白,好像没有任何生命力。那袭宽大的黑袍在夜色之中,烈烈捕风,诡异可怖。

林生不禁迫切地想知道,那巨大的袍子里究竟包裹着一个怎么样的肉体,他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究竟做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产生后,林生索性就再走得近一些,再近一些。只是,每靠近一步,林生的呼吸就变得更加的凝重,脚步就愈发的疲软。一步,两步,林生的脚步开始慢了下来,因为他似乎在那男人的身上发现了一些熟悉的东西,那是与他朝夕相处的东西。

呼呼呼。

一袭风扑面而来,带着血腥的肃杀之气,可怖慎人。

……

男人黑色的袍子被吹得袖管飞舞,随即露出浑身细弱的骨架来,林生发现男人的肱二头肌上,都枯瘦无肉。

那双干瘪的手里,紧紧地攥着一个人类的脑袋。

他的身下是一些各式样的工具,血淋淋的,凌乱不堪,胡乱地散落在肮脏的泥地里。

凿子,起子,钢锯,榔头……

即便那个脑袋上的人脸早就血肉模糊了,但林生还是能够分辨出来,因为这张脸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鼻子直挺,嘴唇薄如蝉翼,左眉以下一寸有一颗黑痣,下唇略微厚于上唇,这张脸,自己每日都能看见,并在镜子里他观察了近二十年——那就是林生的脸!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