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帝仙问

更新时间:2021-01-23 16:36:51

帝仙问 连载中

帝仙问

来源:落初 作者:我欲风流 分类:玄幻 主角:叶闻老夫 人气:

《帝仙问》由网络作家我欲风流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叶闻老夫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乱世沧桑,古雨萧条,亿年前的陨仙绝帝之战,有一人崩碎了仙古十重天中的六重,万年前的新旧主宰之战,有一人碾破了天域第四重,算而今,至尊不现,三道难寻,是武道的没落,是大道的轮回?仙帝两路,仙路缥缈无人问,帝路坎坷难为尊。巅峰之路,处处荆棘,时时喋血,而谁能睥睨千古,傲视群雄,成就无上霸业?群号:139574719,欢迎喜欢这本小说的读者加入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聚会结束后,叶闻最终没有和之前打算的那样送萧婉欣回家,更不用说表白了。

其实,没有之前陆一峰的事,今天他也没有机会表白。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萧婉欣这唯一的主角已经醉得走路都走不稳了,她精致脸蛋上的酥红让她成熟女人的韵味更加浓郁了几分,眨眼凝眸间闪耀着异样的风采,就连雪白的双腿都微微泛起了红晕,那副模样,任何一个男人看了,心中都难免会生出一份火热。

陆一峰本是想以着学生会主席的身份开车送她回家的,但是最后萧婉欣的哥哥过来了,将萧婉欣和她的好朋友安雨都接了回去!

……

夜已深,怅然的一个人躺在公园的长椅上,虽然王雷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但终究还是被叶闻给赶回去了,叶闻知道,今天又是王雷他爸的生日,他理应回家而不是陪着自己在外面鬼混。

天空,诸星璀璨,月色似水。

回想着之前的一切,叶闻心中难免有些不大舒服,如若自己……

叶闻摇了摇头,一般情况下,发生了什么难受的事情,他总会跟王雷倾诉一下,有兄弟的支持理解,总好过自己一个人难受。

但今天这件事不行,他不能告诉王雷,不然,以王雷的暴脾气,这件事肯定会把他都牵连进来,叶闻并不希望给王雷带来这样的麻烦,而且本来王雷跟他爸***关系也不是特别好,要是王雷在学校出了什么不好的事,也许只会让他的家庭关系变得更加恶化。

要是自己的哥哥还在该有多好啊!

叶闻自我嘀咕道,他有一个哥哥——叶铭,比他大五岁。叶铭可以算是自己母亲,甚至是自己那条街上所有邻居的骄傲了。

叶铭成绩极好,高考时以全省第三的成绩被全国最高学府录取,人长得帅不说,还是学校篮球校队的队长,以前哥哥还在的时候,基本上每个邻居跟母亲谈论到他的时候,母亲都会骄傲地扬起头,眼眸深处闪耀着幸福而自豪的泪花,可谁曾料想,在五年前的一次自助旅游中,叶铭却失足落下了悬崖,到最后,连尸骨没能找到。

从小到大,哥哥叶铭对叶闻都极好,基本什么事叶铭都会将叶闻护在身后,单亲家庭中,长兄如父,这句话用来评判叶铭和叶闻的关系再为正确不过了,只是……

现在的母亲不再同当时那样绝望,可通过她时常红肿的双眼,叶闻知道,哥哥的失踪是母亲最大的悲痛,是她一生的痛苦,叶铭是母亲一直以来的骄傲和希望,当他离开之后,不成器的自己就成了母亲唯一的寄托,甚至有时叶闻会想,若当初出去旅游的是自己,摔下悬崖的是自己,而不是自己的哥哥叶铭,那会有多好啊!

可想象不能成为现实。

平时的叶闻很少这样失落,可能是因为今天白天的事,让他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

情到深处,他的鼻子难免有些发酸,泪腺也有点不受控制,在一片模糊之中,躺在长椅上的叶闻仿佛看到月亮轻微地跳动了一下。

不是吧,叶闻稍一凝视,似乎月亮又跳了一下,惊得他马上从之前的情绪恢复过来,打起了精神,猜疑着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接下来的场景却是让叶闻彻底愣住了,他竟然看到满天的繁星动了,那不是偶尔神识恍惚,眼中划过一颗流星,而是天空所有的一切出现了异变。

璀璨星河仿若萤火飘移,构成了一幅幅纷繁复杂的图像,古老的宫殿刻着从未见过的文字,星光的闪烁好像被控制了一般,每次变暗的间隙都缓缓演变,勾勒变换着的图画。而月亮,散发出了绿色的辉光,同时,在有节奏的波动中,将绿色光幕推向更远的星辰。

而当光幕临近星辰之时,仿若扩散的涟漪撞在了岩石之上,激起的圈圈绿色波纹描绘出一幅诡异的画面:在不断演化着的宫殿的前方,出现了一个身着古服的男子,他双手在背,虔诚闭眸,仰面皓月,仿若时光停滞,岁月止息。

孤寂落寞,这是那个男子给叶闻最强烈的感觉,好似站立群峰之巅,却只有一人的悲凉。

叶闻也不清楚自己为何会生出这种情感,但无疑星空那浩瀚的场面深深地震撼了他,他感觉自己的身子都在一种浩浩威压之下,他的目光呆滞,凝视着那神秘的星幕。

突然,年轻男子睁开了双眼,而叶闻,分明感觉那幽绿色的眼睛是盯着自己的。无边的恐惧从脑海中扩散,叶闻只觉得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战栗,他从未感到过如此无助与乏力,这种感觉让人窒息,甚至连思考的能力都没有,完全愣住的叶闻如同一尊雕塑躺在长椅上,一动也不能动。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星幕和月亮才慢慢恢复了正常,压在叶闻身上的威压也逐渐减小直至完全消失。

叶闻还愣在那里,突如其来的一切,实在是太颠覆他的世界观了。

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该不是自己眼花了吧?

叶闻摇摇头,若是真的是眼花了,不应该出现那样真实的感受,可如果说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

“咦,叶闻?”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发怔的叶闻转头一看,正有一人向自己走来,公园昏黄的灯光照耀着一个文弱的身影,等到他的瞳孔适应了灯光,“冯月!”

冯月,是叶闻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他们是在大学才认识的,这人也算得上学校的一位风云人物了。

那道身影走到跟前,在月光的掩映下,楞次分明的脸庞苍白得没有半点血色,没等叶闻开口,那人先是一脸讶异地盯着躺在长椅上的叶闻,“你——还好吧?”

“我还好……”叶闻摇摇头,他有些恍惚的双眼变得清晰之后,再看向冯月,却发现此时冯月的脸上很是正常,并不是之前那样的苍白,肯定是刚刚眼睛花了的原因,他自我安慰道。

“你刚刚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现象?”沉思半许,叶闻问道。

冯月狐疑地瞥了一眼叶闻,慎重地点了点头。

“果然是这样,我还以为是我精神错乱……”

“大半夜的,一男子死尸般躺在公园的长椅上,这景象已经不能用奇怪,只能用瘆人来形容了……”

“不是……”叶闻正欲向冯月解释,却被他手中的木板吸引住了,不免露出疑惑之色,“大半夜的,你拿块板子出来干什么?”

对方一蹙眉,显然对面前这人的品味产生了极大的鄙视,“大哥,这是画板,不叫板子!”说着,顺便把画板翻转了过来,“我晚上睡不着,就出来画会画了,没想到在这遇到了你。”

叶闻看着贴在画板上还未取下的素描画,不由得一愣,整个人霎时被那画中的一切给震撼住了心神!

素描,古风。

画中的左上角一轮高悬的明月,正中间画的是一男一女,这二人相坐于石桌之上,桌上摆着一壶酒,两盏杯,细腻的笔触将两人的神态刻画得惟妙惟肖,女子酌酒,男子举杯,颦蹙举止,无一不生动形象,而在这男女的身后,是一片竹林,在月光的投射下,地上显现斑斑驳驳的叶影,清幽之意,不言自明。

这画似乎有着一种魔力,让人不自觉地就被那画中一切所感染,其中人物的情绪似乎完全作用在了自己的身上,叶闻无法想象,铅笔画出的人物,神态竟能如此传情!

画的右上角还题着几行诗,不过不是汉字,按照冯月自己的说法,这个应该是梵文。虽然看不懂,那种意境叶闻却是能够体会得到。

“这他|妈|的还是人画出来的吗?”叶闻啧啧叹道,画中给他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个一身洁白的女子,她的衣裙似纱,在皎月的照射之下,那种慑人神魂的美得几乎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了。

“你到底是夸我还是骂我?”

听到叶闻这不同寻常的称赞后,冯月眉头一皱,收起了画板,“你刚刚到底看到什么了?整个人弄得跟午夜凶铃里面的贞子似的?”

叶闻正欲跟自己的好友解释,却听得“叮铃铃,叮铃铃……”

冯月的手机响了,“你等一下啊!”他给叶闻打个手势,接起了电话,“哦,什么?”

半晌之后,冯月的神情顿时改变,他瞧了一眼叶闻,“我家里出了点事情,得马上回去,你的事等我回来再说……”

话音刚落,他整个人已经匆匆忙忙地跑开了,看着好友的背影如风般远去,叶闻也不知如何是好,本来他还想跟这个人倾吐一下白天的无奈,现在冯月有急事,他只得喊了一声,“有什么事要我和雷子帮忙的给个电话!”

“知道了……”

冯月和叶闻一样,都是本地的学生,他若是需要照应,自己和王雷应许是能帮得上忙的!

“呼……”

叶闻长吸一口气,继续躺在了长椅上,即便到了现在,他的心依旧难以平静,此时的他也不打算回家了,他感觉自己的全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尤其是冯月走了之后,他整个人就像是刚跑完了三万米,身上瘫软得跟面条无二,“今天只有当回流浪汉了。”

凌晨一两点的公园几乎看不到任何身影,此时万籁俱寂,这座喧闹的城市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可躺在长椅上的叶闻,他心中实在难以平静下来,他盯着群星璀璨的天空,回想着之前见到的一切。

自己应该没有出现幻觉吧?

到了现在,叶闻也不敢确定了,还是因为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自己的精神状态出现了问题?

“算了,还是睡吧。”想不出结果的叶闻只有这样自我安慰了。

终于,凌晨三点多的时候,他在一片恍惚之中进入了梦乡。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在他的胸前,一座幽绿色的宫殿缓缓浮现,而宫殿前的一架古桥也正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向他延伸。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