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圣鉴帝师

更新时间:2021-05-13 18:34:23

圣鉴帝师 已完结

圣鉴帝师

来源:落初 作者:如此不可 分类:玄幻 主角:周进卫腾 人气:

主角是周进卫腾的小说《圣鉴帝师》此文是如此不可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无极系统,系统任务?不多,三大类,加起来总共也不过九个而已。1、造就三个武道至境的大帝。2、结三位道侣。前提:俩心契阔,死生无移。3、破解古今三大谜团。:养成大帝,获得帝心值。:比翼齐飞,获得情缘值。哦,还有情仇值。:无极挑战,获得天意值。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进在阁楼上见了苏慕瑶和卫林两人的交手,最后看到苏慕瑶居然御空而起,忍不住大大的吃了一惊。

她如此年纪,竟已修到真武第二境——气合境!

难怪卫林在她手上,连一招都接不下来。以她的修为,刚才若真下杀手,只怕一掌就要了卫林的命了。

“卫老三那小子也有点儿古怪,修练妖功……这卫家不会真跟妖族有什么牵扯吧?”

这个世界里,人妖两族,那可是亘古死敌,有着化解不开的仇怨。卫家真要跟妖族有什么牵扯,那不是自找死路?

脑中转过几个念头,也来不及多想,下楼离开了苏家,也跟着一路直奔卫府。

此时夜色已深,残月隐入云层,只有几点星光洒落,街道上一片黑沉。

“卫家不知还有没有高手坐镇……”

今天午后,城内四大武道家族里的族长和许多长老同时离去,显然是发生了什么大的变故。

卫家众长老倘若都已随之而去,凭苏慕瑶真武气合境的修为,卫家其他子弟,绝无一人是她对手。只不过她固然动了真怒,多半也不会当真对卫家下杀手。

“可惜了,卫老三这小子实在太也没出息。”

刚才路上看了下情仇值,已涨到了快九千。

可惜经此一事,那卫老三对他恨意倒是更深了,却已跟情仇无关。情仇值已完全停止了上涨。

如今卫老三既已不能“奉献”情仇,留之无用。趁他被苏慕瑶打成重伤,说不准倒能借此机会,为身体原主报了杀身之仇。

赶到卫府外的时候,庭院里面,已是一片惊叫声。

不多久,猛听得一声怒喝:“岂有此理!苏家的小丫头,你当我卫家是什么地方?”

怒喝声中,一道人影自后院里冲起,落入中院,已跟苏慕瑶交上了手。

片刻间,卫府中清辉大盛,轰轰隆隆的震响不绝传出。

“小丫头胆大包天,还真敢跟卫家里的老东西动手!”

周进既吃惊,又好笑。

此时府中一片混乱,众人惊慌之下,反倒并不容易被发现,于是便趁乱悄悄翻入墙内。

一路潜进中院,里面灯火通明,卫家里的一群十来个族人正围在庭院里。苏慕瑶周身笼着一层淡淡的清光,正跟个五十来岁的老者斗得激烈。

也不知是那老者留手,还是他修为不及,居然稍处下风。

周进无心理会这场大战,目光一扫,已发现了卫林。

那卫林明显伤势更重了些,正急匆匆往后院方向过去。

周进悄悄跟上,眼见卫林最后进了后院正面的一座祠堂,心下不由大奇。

这卫家后院几乎一片荒凉,倒像是处废园。遍地乱草,只有两条小路,一条通往西北角上的两间柴房,另一条便直通正面的那座祠堂。

“这祠堂有古怪。”

通往祠堂的那条小路,路面上的青石板磨得一片光滑,远比通向柴屋的路面磨损得厉害,一看便知经常有人踩踏。

祠堂这等祭祀敬祖之地,哪有大批人天天都前去的道理?何况卫林重伤在身,无论是躲避苏慕瑶,还是疗伤,都没道理去祠堂。

周进心中警觉,沿墙悄悄绕到了祠堂一侧,点破窗纸,向里张了张。

只见正面供奉着好几排灵位,靠壁的最深处有座塑像,祠堂里面幽暗的烛火照不到,也瞧不清模样。

那卫林举动奇怪,并不拜祭,也不疗伤,反而矮身在供桌下拨弄了两下,几声轻微的扎扎声响过,桌下的地面突然裂开,露出一道入口。

里面有光亮透出,地下显然是座密室之类的所在。

卫林进入密道后,入口的地面重新合上。

周进等了片刻,潜入祠堂,靠近了供桌,趴在地上,侧耳倾听。底下隐隐有动静传来,声音轻微,听不大真切,似乎极深。

在供桌下找到机关,开启了入口,往下一瞧,洞底却不到两丈。

跳入洞内,南面有道斜陡的石砌通道,很宽,几乎容得下三个人并肩通过。

通道中湿气甚重,更弥漫着一股血腥混着恶臭的怪异味道,极是难闻。

两壁插着火把,一路斜下地底,一眼望去,竟足数十丈深。

周进吃惊疑惑更深。

白天苏鹤年等人一行,整整二十多个真武气合以上的高手,那已等于是四族高手全部都出动了。

此刻中院里和苏慕瑶激斗的那老者,适才也是从后院里出来,显然是卫家唯一留下来的一个长老,目的何在,现在都用不着去想。

这卫家有古怪!

周进抬头瞧一眼密道入口,不再犹疑,沿着通道慢慢下去。

通道后面半截,已达地底岩层,尽头处是座不大的天然石洞,正面洞壁上嵌了扇厚重的石门。

此时石门微启,里面腥臭的气味和纷乱的声音传了出来。

那是阵阵的呻吟和哭喊,但气息微弱,声音嘶哑。

周进靠近石门,往里一瞧,不由得浑身大震,几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见。

石门后面,是座极大的圆形石洞,里面火光通明。由上往下看去,洞中央有座祭坛似的六角高台。上面砌了座池子。

一座血池。

血池中心,竖着一根丈余粗的石柱,直通洞顶。

石柱的中央处,用铁链绑着一头似狼非狼的怪物,体型巨大,足有两丈来高。毛发漆黑,头顶生着根尺来长的金角。

粗短的嘴巴大大张开,一柄巨剑从口中插入,贯脑而过,半截剑身都钉入了石柱内。

周进为之震动的不是这些,而是祭坛下面。

石洞东南角上,男女老幼,一丝不挂,全是尸体,堆成了一大堆,足有好几百人。

能够看到的东西南三面,每侧的洞壁下方,都有一排十来座铁牢。

铁牢里面,也都关着人。多的有四五个,少的一两个,加起来恐不下五六百号。

关在铁牢中的人,同样一丝不挂,大半也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是死了还是昏了过去。

周进所听到的那些呻吟和哭喊,便是铁牢里那些少数还在动弹的人发出。

此时在那祭坛上面,背对着石门方向,卫林盘坐在血池的边上,左臂前伸,手掌五指抓在一人头顶。

那还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

她双目紧闭,瘫坐在血池内,全身不着寸缕。胸肩以上,惨白的肌肤下,有丝丝缕缕的黑气在缓缓上升,向她头顶处汇聚。最后慢慢都没入了卫林手掌。

吸收了少女体内的那些黑气,卫林体外黑焰逐渐又蒸腾而起,原本重伤后虚弱的气息,竟在短短的片刻间,便重新恢复了过来。

周进微微吸了口气,脑中念头飞转得几下,悄悄闪入了洞内。

入门后,左右是两道下去的台阶。

北面的洞壁下方,倒再没铁牢。但两个角上,却围起了两圈墙壁,里面一片脏污,也都堆满了尸体。

这两处跟东南角上的不同,尸体幼小,大都已经残碎,而且模样说不出的怪异可怖,非人非怪。

周进顺着左侧台阶,隐入了东北角上的墙后。

卫林这番修练,并没用多少时间。

吸收完了那少女体内的黑气后,他便站起身来,提着那少女的头发,将她拖下了祭坛,一路拖着丢在了东南角上的尸体堆里。

周进屏息凝神,耳听得脚步声渐近又远,石门开合的声音响过,卫林已离开了地牢。

“卫家,你们可真是胆大包天啊!”

别说卫林伤势已好转大半,他不可能得手,就算有把握,眼下最重要的,也不是去杀他。

眼前所见,卫家隐藏在这地牢里的秘密,他必须先搞清楚。

东侧的一排铁牢都是关的男的,一路看过去,里面的人要么一动不动,要么只是无意识的在呻吟,几乎没一个完好正常。偶尔几个还在动弹的人,全都神志不清,对他的低声呼唤,也无反应。

东壁下的铁牢渐至尽头,其中的一座牢栅内,忽然有个青年挣扎着冲到了铁栏边,一声低吼,左臂猛然伸出铁栏,向他抓来。

这人出手速度居然不慢,周进险些给他抓住。一惊之下,侧身避过,一把反抓了他的小臂,低声道:“老兄,你别激动,我不是卫家的人。”

那青年一愣,神色间半信半疑,暂时停止了挣扎。

“现在不是多说的时候,老兄神智既然还清醒,此事最好不过。我马上救你出去。”

周进一边说着,一边松开了他的手臂,便要去凿开铁牢上的锁链。

那青年见此情形,方才消了疑虑,却又急道:“不,不,这位道兄,你去救我师妹。我……我不能出去。”

周进一怔,道:“怎么?”

那青年眼中流露出一股愤恨之极的神色,咬牙切齿的道:“卫家的那些畜生,他们……他们……你瞧见那些还能动的人没有?我跟他们一样,都……都已被血池里的的妖血煞气侵蚀过了。就算你救我出去,我也活不了多久。道兄,求你……求你快去救我师妹。”

周进这时也没工夫多问其他,只道:“你师妹神智可还清醒?”

那青年不明白他为什么如此在意神智是否清醒,忙答道:“铁牢里昏过去的人,都只是中了毒,还没沾染妖血。我师妹有内息护体,虽然受了封禁,但神智不会有影响。”

“你师妹叫什么?关在哪里?”

“她叫路子嫣,关在对面左起的第三座铁牢里。”

周进心中一动,道:“你们是郦水城路家的人?”

那青年怔了怔,不知他何以由此一问。

“你不必疑心,我跟你们路家并无仇怨。卫家既然连你们路家的人都敢抓来,想必这里面也有宋家的人了?”

“没错,这铁牢里面,的确有宋家的人。而且其中还有一位长老,只可恨两个月前,就被卫家那些畜生们折磨死了。剩下那位宋家的兄弟也快活不成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