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盛世狂歌

更新时间:2021-10-17 01:27:59

盛世狂歌 连载中

盛世狂歌

来源:微小宝 作者:合欢教主 分类:玄幻 主角:梅轻清杨休 人气:

《盛世狂歌》由网络作家合欢教主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梅轻清杨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江湖与江山、自由与秩序、正义与欲望、阴谋与爱情的华丽碰撞。 明朝靖难之役初定,永乐皇帝为巩固军权,封九大派为武林正统,规定大明军官皆从九大派弟子中选拔。江湖各派无不唯九大派联盟马首是瞻,只有合欢教不肯低头。九大派秉承皇帝旨意,煽动江湖中人将之剿灭。二十年后,合欢教遗孤任逍遥长大成人,不甘于片隅之地终老,笼络被九大派压制多年的各路人马重建合欢教,不择手段争权夺利,直至参与宁海王谋反。最终任逍遥在挚友冷无言、姜小白的影响下悟到皇权与秩序对社会安定的作用,放弃夺权,率部突破重围,出海为王,真正逍遥一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音未落,当地一声,不知什么东西打在刀脊上,单刀应声而断。梁诗诗定睛一看,击断单刀的竟是一枚杏子大小的石子,不禁惊呼一声。

  这是多大的力道才做得到?

  任姜二人也暗暗心惊,这附近潜藏着如此高手,他们居然谁都没发现。云翠翠一挽梁诗诗衣袖:“你被人跟踪了,快走!”二女出了小巷,一路奔上断桥,猛然停了下来。

  桥上站着一个人。

  这人一袭青衣,负手而立,背后一轮金黄色的满月,两侧是接天莲叶、迷蒙湖水,直如神仙降临,姜小白跟这人比起来,简直像条土狗。但最要命的是,这人身上散发着一股令人不寒而栗的剑气,娇弱的西湖,也仿佛染上了霜雪一般。尽管二女离他有四五丈远,却也被震慑住了。但仅仅过了一瞬,梁诗诗便挥着断刀冲上,大声道:“翠翠,千万要将东西交给师父!”

  云翠翠咬牙道:“咱们姐妹,怎能分开!”话未说完,她也扑了过去。

  青衣人剑已出鞘。

  剑光湛湛,剑气四射,却无剑影,断桥上仿佛起了一阵朔风,刺得人全身冰冷。

  梁诗诗和云翠翠左臂上相同位置,已多了一条长短、深浅和方向一模一样的剑痕,可是却连对方的招式都没看清,甚至,连剑是什么样子,也没有看清。青衣人第二剑挥出,她们才仅仅看清了那柄剑。

  剑身清凛,刃如月华。

  却直刺咽喉,而且,仿佛是同时刺向两个人的。

  二女都似呆了一般,竟忘了闪避。任逍遥心中一惊,姜小白已咆哮着冲了出去,挡在云翠翠身前道:“你快走!”

  云翠翠骇然道:“你是谁?”

  “我……”姜小白语塞,突又大声道,“我喜欢你!”说完抄起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朝那柄剑掷了过去。

  唰地一声,石头裂成两半。

  青衣人的剑竟与多情刃一样锋利。

  姜小白后退三步,胸前隐隐作痛,拳脚并用,连踢带抓,咬牙与这人周旋,看起来就像流氓斗殴,而且还稍稍占了上风。然而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清楚——周身都被剑气笼罩,饶是他轻功了得,也出了一身冷汗。梁诗诗与云翠翠突然同时出手,向青衣人扑去。姜小白吓了一跳,气道:“你俩怎么不走!我顶不了多久,我……”

  青衣人冷笑道:“暗夜茶花,你们还有多少人,一并出来受死!”

  姜小白立刻反诘:“你算什么东西!就算她们是暗夜茶花,按律也不当死!”

  青衣人道:“丐帮弟子若袒护犯人,也一并受死!”言毕招式一变,一剑向姜小白胸口刺去,四周立刻响起了呜呜风声。

  这是杀招。

  任逍遥已知道这人是冷无言,他决定出刀。

  刀剑相交,嗡地一声,两人都后退了几步。

  冷无言盯着任逍遥手中的刀,眼中掠过一丝惊异,道:“我明白了。”

  任逍遥虎口发麻。虽已料到冷无言的内力绝不可小觑,却还是吃了一惊,心中盘算着他那一剑用了几成本事,口中道:“明白什么?”

  “你肯送我那匹马,只因那马跟这刀比起来,简直一文不值。”

  任逍遥道:“你的剑也一样。”

  冷无言微微一笑,横剑道:“再接一招。”

  剑身倏忽消失,一道冷透骨髓的剑气冲面袭来。任逍遥立刻重复了姜小白方才的感觉,可脸上居然露出了笑意。

  多情刃属火,火只有在寒意中才更显温暖。他一挥手,多情刃冲天而起,迎上冷无言的剑,用尽全力。

  嗡嗡之声不绝于耳,两人身影甫合乍分,各退三步。任逍遥头也不回,沉声道:“你们先走。”姜小白看得出任逍遥能全身而退,当下一点头,拉着云翠翠一溜烟地飞跑。梁诗诗猝不及防,迟疑地看了任逍遥一眼,也追了过去。

  冷无言没有阻拦,他的兴趣似乎全转到任逍遥身上来了,剑光幻为晨曦暮影,一瞬间便推到了任逍遥面前。

  方才那一招,二人拼的是内力,如今这一剑,却是存心要试试任逍遥的刀法。

  任逍遥已经试出自己与冷无言的内力不相上下,再不心虚,多情刃顿时如连山怒涛般劈出。

  多情刃之所以叫做多情刃,有许多理由。其中一个便是它所用的刀法,是血影刀法。乍听之下,这路刀法本是无情,而且事实确实如此。这刀法没有单独的招式,一招使出,整套刀法便无可抑制地潮涌而来。杀一人是如此,杀百人也是如此,招招纠结,如多情女子,附骨之蛆,不死不休。除非对手的内力高出任逍遥一筹,抽身而退,或者招式逊于任逍遥一成,被多情刃一刀劈中。

  冷无言的内力只高出任逍遥一丝,招式只逊于任逍遥一毫,所以他亦无法从多情刃的纠缠中挣脱,只能一招接一招地拼下去。然而他不但不沮丧,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冷某七岁练剑,天下兵器皆算粗通,任兄这样的刀法却是闻所未闻。”

  任逍遥也在笑:“我从小只练这一种刀法,能在它刃下走过五十招而不见血的人,也难得一见。”

  “你我何时停手?”

  “分出胜负自然停手。”

  “你我谁胜谁负?”

  “我练刀时间比你长。”

  “剑乃王道,刀为霸道,自古仁者之剑平天下,是故轩辕皇帝剑可破蚩尤苗王刀。”

  “依我看,铸剑即为伤人,剑才是霸道。刀却不同,除去杀人,它还有许多事可做。平民百姓或可无剑,家中却一定有刀。是故刀才是百兵之王。”

  两人相视一笑,不觉越打越顺手,越打越默契,铮铮剑鸣和森森刀气在这洒满满月光辉的断桥之上,一直持续到东方天际发白,就像墨汁中慢慢滴入了清水。

  任逍遥和冷无言走到钱塘门附近的街市上。

  街面上冷冷清清,只有几家早点铺子里冒出了袅袅香气。任逍遥猛吸一口香气,道:“这次你带钱了没有?”

  冷无言一笑:“看来你还是没带。”说着,便在一家铺子里坐了下来,跑堂的见他这身华贵打扮,立刻过来又抹桌子又赔笑。冷无言礼貌地吩咐道:“桂花酒酿圆子,虾爆鳝面,虾肉小笼、吴山酥饼、油炸桧、荠菜馄饨。”跑堂的一一应和着,一溜烟地跑了。

  任逍遥也坐下来。经过一夜比拼,他的心情还是难以平复:“你用的是什么剑,居然能与我的刀相持两个时辰,丝毫不损。”

  冷无言将剑放在桌上,道:“此剑名为承影,却不是传说中那柄殷天子三剑之一。”

  任逍遥点头道:“承影、含光、宵练这三把剑,自春秋后便再无人见过。何况你这柄剑的样式,分明是今人所铸。”

  冷无言笑道:“你的刀也是今人所制。”

  任逍遥将刀也放在桌子上,沉吟道:“不知这刀与真正的承影剑拼起来,会是什么光景。”

  冷无言不答,沉默片刻,道:“你的刀法戾气冲天,彼此粘连,若是用它对付寻常之人,恐怕要血流成河、惨烈无匹。便是对你,也定然有损。”

  任逍遥暗暗佩服,道:“你的剑法含蓄大气,干净利落。我若向常人出招,两个时辰恐怕可出上万刀。但碰上你,只有千招。不过,”他的嘴角又出现了那丝恼人的笑意,“我却觉得痛快极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