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千年忘川河

更新时间:2021-10-21 02:01:31

千年忘川河 连载中

千年忘川河

来源:落初 作者:猫娘1226 分类:玄幻 主角:小昭杨小昭 人气:

主角叫小昭杨小昭的小说是《千年忘川河》,它的作者是猫娘1226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缘起千年前的一次救赎,轮回眼中的不断重复,难以割舍的忘川河畔,三生石上许三生,而今再相遇,我是你一辈子的情劫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秦小爷背着昭儿冲进自家的药铺,把昭儿放在椅子上,就冲进药匣子柜台,各种抽屉翻着,柜台先生无奈的拉住了秦小爷,眼神示意郎中已经在给昭儿看伤口了。秦小爷放下手里一堆乱七八糟的药材,静静的蹲在郎中身边,看着郎中给昭儿轻轻上药。

秦小爷拿过包扎伤口的布,学着郎中的样子,一层一层的给昭儿轻轻的裹好,期间看着昭儿稍微皱一下眉头表示出的疼痛,都要停下手里的动作,让昭儿稍微缓一下,再继续,刚刚包好,准备带昭儿去吃饭的秦小爷就像是被点了穴道一般,僵直的站在那里,望着药铺门口的方向,昭儿下意识的望了过去。

“娘,我马上回家!”秦小爷什么都没来及的跟昭儿说,就灰溜溜的跟着那名妇女的身后走了出去。昭儿无奈的摇摇头,没有拿郎中开的药,独自回去了。

坐在老树身旁,昭儿总觉得不能安心下来,不自觉地就担心起秦小爷,毕竟他家的母老虎在外面是端庄的大家太太,可是从小对于秦小爷就是很严厉,不管是哪个方面,学习练武,甚至是对于家族药铺的继承,只是秦小爷也是个犟脾气,不接受的坚决不学,这习武练鞭还是因为总被欺负才有了学习的心。

昭儿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变了猫身,看着地上脱下的纱布,终究还是不属于自己吧,看了一眼皮毛下方的红印,随它去吧,昭儿跳上了房梁,就往秦小爷家的方向去了。

站在屋顶的昭儿望着主厅里跪着的秦小爷,心里也跟着心疼起来,这是跪了多久了?晚上有没有吃饭呢?正想着,就看见秦夫人慢慢的踱步到上座,静静的望着秦小爷低着的头,不知道在询问些什么。却见丫头拿了戒尺,一下一下的打在了秦小爷的背上,每打一下就看到秦小爷身子微微的颤抖,咬紧的牙快要渗出血来了。

昭儿实在看不下去了,便跑到了主厅的房顶,用力的踢下来几片瓦片,吸引大家的注意,以减少对秦小爷的惩罚,果然大家都跑出来看着屋顶上的动静,秦小爷回头就看到了房梁上的花狸猫,只见秦老爷刚进入院子,捡起地上的碎瓦片,夹在手指运气用力的丢了出去,快到连一个眨眼的功夫都没有,昭儿就这样在没有反应的情况下,从房梁上掉了下来,秦小爷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接住了花狸猫,头也不回的跑出了院子,任凭后面一片责备的声音。只有秦老爷捋了一下自己的胡子,邪魅的一笑。

昭儿低头看了看自己,后腿处有瓦片划伤的痕迹,也并不算太大的伤,又看了看抱着自己怒气冲冲的走在街道上的秦小爷,不自觉地笑了,这个孩子太任性,这是往主宅院墙方向走的,昭儿猛的反应过来,顾不得自己腿还是有点隐隐作痛,跳下了秦小爷的怀抱跑了。秦小爷怔怔的看着花狸猫消失在街道的尽头,有了点怅然若失,却也想去看看受伤的昭儿。

昭儿回到主宅,变回了人形,却看到自己腿上的伤口发出了淡淡的蓝紫色的光,这是什么,怎么会?普通的瓦片对于昭儿来说没有任何的杀伤力,为何此刻会觉得晕晕的。昭儿内心直叫不好,这是什么情况,却也无能为力,慢慢的躺在床上等待着可能的结果。

“昭儿?老大?你在么?我进来了。”门外传来了秦小爷的声音,只是此时昭儿已经无法发出声音了,连起身都是特别的困难,闭眼便是天旋地转,身上感觉有股力量在不停的冲撞着头颅,整个人昏沉沉的,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涌到了丹田,却无法冲破最后的防线。

“你怎么了?这是哪不舒服么?你别吓我,你跟我说说话啊!”秦小爷看着昭儿痛苦的样子,焦急的不知所措,外面突然响起了雷声,一声炸雷惊得秦小爷从床边跌落到地上,风吹的木窗咯吱咯吱响,秦小爷毕竟还是个孩子,吓得不自觉的就往昭儿身边靠,拉起了昭儿的手。

“怎么这么烫,你在发烧么?郎中说发烧容易烧坏脑子,不,你别吓我!”秦小爷望着已经通红的昭儿的手,两行眼泪不自觉地就流了出来,二话不说背起了昭儿就要往门外走,背后由于压迫传来的阵阵疼痛,让秦小爷晃了几下,却又双脚踏地,坚定的走到了门口,天空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就是两声雷响,吓得秦小爷后退了几步,堪堪靠在了床上,听到耳边昭儿迷迷糊糊的喊着“哥哥!”秦小爷的小脸上有了坚决的表情,用力把昭儿往肩膀上托了托,从衣柜中又拿了一件衣服给昭儿披上,冒着风就冲出了门。好不容易爬出了三进院的院墙,秦小爷站在墙边喘着粗气,毕竟还是一个7、8岁的孩子。

秦小爷没有回自己家的药铺,他知道这个时候郎中已经回家了,他凭着记忆去街道里找着其他家药铺,只是不停的敲门,却得到的答复都一样,郎中不在回家了。天空飘起了雨,秦小爷把昭儿轻轻的放在屋檐下,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裹在还在发抖的昭儿身上,定睛的看着越下越大的雨,分辨了街道的位置,努力的回忆着郎中家的位置,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了。秦小爷又用力的背起昭儿,明显的感觉到昭儿四肢的软弱无力,让秦小爷的心越来越慌。

秦小爷努力的敲着记忆中的房门,可是怎么都没有回音,为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只是想找个郎中给昭儿看看病。秦小爷在街角,一个屋檐下避雨,看着迷糊的昭儿,此时是多恨自己没有听娘的话,好好跟着郎中学习,秦小爷在雨中放声的大哭起来,。

街道传来了不正常的声响,这样的雨夜,除了着急寻找大夫的秦小爷,再也想不出来还有谁会出现在街道。秦小爷紧张的望着街道,黑漆漆的只能看到眼前的一段距离,就在秦小爷还没有看清楚来者何人时,在听到了一阵短兵相接的声音后,整个街道又陷入了死一般的静寂,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等秦小爷反应过来回头看时,却发现一个男人正在认真的给昭儿擦拭受伤的小腿。

“你是谁?不要动她!”秦小爷像疯了一样冲了过去,用力的推搡着那个陌生的男人,一晚上的委屈和憋愤都发泄了出来。

“带她回去,我可以治好她!”男人只是抓着秦小爷的衣领,从自己的视线范围移开,秦小爷前所未有的觉得自己没用,却在听到可以治好的时候,眼里放了光。

“你可以治好她?真的,我们走。”秦小爷上前想要再次背起昭儿,却被男人制止了,男人横抱起了昭儿示意秦小爷带路。

到了云府主宅,男人放下了昭儿,只是把秦小爷推出了房门,秦小爷就是不放心,不停的敲着门,直到男人出来警告了他,他才安静的坐在厅房的椅子上发呆,居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房间里,男人从袖口中拿出了一瓶药粉,轻轻的倒在了昭儿的伤口上,只见幽幽的蓝光蔓延到了昭儿的全身,瞬间,昭儿变成了花狸猫的样子,腿上的伤口狰狞的显现出来。男人掏出了自己的伏妖绳,和孟梦的一样,只是不会发出孟梦伏妖绳上的光芒。望着不断翻涌的蓝紫色的光,男人做出了备战的状态,只要蓝紫色的光渗入到昭儿的身体里,男人恐怕就要用伏妖绳对付花狸猫了。

只是蓝紫色的光一直浮在伤口上,好像在和什么做着斗争,怎么都无法渗入昭儿的身体,男人慢慢的收起了伏妖绳,静静的观察着伤口,花狸猫胸口的杂毛慢慢的浮起,汇聚,在男人吃惊的表情下汇聚成了那朵蔷薇花木雕,淡淡的绿色的光芒笼罩在昭儿的身上。眼看着伤口慢慢的愈合,逼着蓝紫色的光芒落在了床上,变成一层晶莹的粉尘。

“果然是魔妖粉!”男人轻轻的将蓝紫色的粉末装进了瓶子中,再看昭儿,蔷薇花已然回到了胸口慢慢的烙印进去了,花狸猫又变成了那个7、8岁的女童,只是均匀的呼吸显示此刻她的安逸。

男人没有多想,既然是妖,自己又是捉妖人,擅自进入人类世界就该被绑回去妖界,伏妖绳一出,就向着昭儿冲了过去,就在快要缚住时,从昭儿的衣服上腾空而起了一条一模一样的伏妖绳,只是细了很多,两条绳子缠绕在一起,出现了孟梦的影像。

“孟堂主?!”男人惊奇的看着。

“这只猫妖是我的宠物,留在云府看管云府,捉妖人不可冒犯。”

原来只是伏妖绳上的一丝记忆,在某种刺激下才显现出来的。男人了然于胸,于是用捉妖人特有的消息传递方式给啾啾良传了消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