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猎奇之安魂愿

更新时间:2021-10-23 02:03:44

猎奇之安魂愿 连载中

猎奇之安魂愿

来源:落初 作者:小鱼籽 分类:玄幻 主角:丹宵凌厉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小鱼籽原创的玄幻小说《猎奇之安魂愿》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丹宵凌厉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在冥界人眼中的花狸是个痴半仙,为人冷漠自私,为得一件宝物,可以不惧怕任何危险,也要得到。只要东西对上花狸的眼,不得到手不罢休。得冥界人称花爷。花狸才不管别人是怎么看她的,只在乎她房里宝贝多了没,脸是不是又好看了,及能不能成人。当花狸真的做了人后,脸没了,财没了,就只剩下个人样了?不管谁出手,一下就能把她撂倒在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商末整个魂缩在角落里,魂体不停的往墙里缩,退到不能再退,睁大着一双血红浑浊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花狸!嘴里呜呜呀呀的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老妇人在一旁比商末还要着急的看着那副,道“花姑娘小心点,小心点,这可是我儿的心爱之物啊!小心点啊!”

花狸没有理会老妇人,嘴角挂着阴森森的笑,对着商末道“你要是不走出门一步,我就给你把这画点了。”

老妇人劝说不得,只能紧盯着那只蜡烛,以免花狸失手将她给点了。

花狸转头再次看着商末,见他还在呜呜呀呀的,现在居然还出现了丝丝的声音。花狸头都是疼的,她是真的听不懂。

“你到底在说什么?能别呜呜呀呀丝丝的?”

老妇人在一旁焦急大声道“花姑娘!花姑娘!画!画!画!”

老妇人忘记自己是个鬼影,双手合掌着急的拍着那燃烧的地方。

花狸自然也看到了,见着还没烧到人像,也不着急。只是这画纸燃烧起来有一股奇怪的味,有些熟悉,她一定有闻到过。还没等花狸想起是在哪闻过,就看见商末盯着那副画,委屈巴巴的往屋外飘去!道门口时还是被门口的一道无形的障碍给挡了回来。看来这办法不可行啊。

花狸见着要烧到画卷上的女子,用手拍灭了画卷上的火,手指摸到那发热的灰尘,愣了愣,这画的手感有些不对劲。立即抬头看向他们母子,只见商末还是紧盯着那副画,手却抬起来,指像屋外。花狸寻着那方向看了过去,神色微冷的看着商末,没有说什么,起身向院外走去。

老妇人在一旁担忧的道“末儿别担心,虽然刚才花姑娘神色有些不对,不一定发现了什么,娘手上有她向想要的东西,你别担心,别担心。”

商老妇人这话不知道是在安慰商末,还是安慰自己。

商末恶狠狠的朝着商老夫人吼了一声,低下头,蹲在角落里。

四周荒郊野岭,面前除了草还是草。花狸走了半天了,什么都没有看到。她敢确定商末指的就是这个方向,他这是想让她来找什么?

“丑八怪,你来这里做什么?”

花狸眼里微冷,扭头看见草丛里蹲着的清辉,道“怎么这里不能来?”

清辉看着花狸的脸一脸嫌恶,恶声恶气的道“鬼鬼祟祟的一看就是没安好心。”

花狸看了看蹲在草里的清辉,又看了看站着的自己,不屑的道“小伙子看你长的眉目清秀的,不像是个瞎子啊。”

清辉面色一红,立即站起身,气愤道“你在骂我瞎?”

花狸蹲了下来,没有说话。清辉立即也蹲了下来,和花狸对视着,嫌弃的转开了脸也没有说话。

等着耳边的脚步声走远了,清辉一脸怒色道“你这丑东西居然骂我瞎?”

花狸黑眸中压抑怒火,笑眯眯的看着清辉道“这个村想让我走的不止你一个。到时候我要走,就算你想要留我,我都不会停留的。”

清辉用眼角嫌弃的道“我留你,你是在做梦吗?”

花狸“做不做梦,到时候在说。在我弄清楚一件事情后,就离开。”

清辉转过头,眼中带着好奇的看着花狸问道“什么事?”

花狸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眸色微亮的看着清辉道“其实我飘到这里的来之前,在百河上遇见过一个女人,叫阿箩。”

说着花狸特意看了看清辉的神色变化,看着清辉只是有些惊奇,没有过多的表情,便接着道“她想让我帮她找到商末。”

清辉看着花狸惊讶的道“你真见过阿箩?她让你帮忙找商末哥?”

花狸认真的应道“是的。”

清辉站起身,想了想道“没想到女人真的存在过。不过商末哥的事情,你可以问问商族长。”

花狸摇了摇头“问过,商爷爷不愿多说,毕竟这也是他老人家的伤心事。”

好像是这个道理,清辉上下打量了一下花狸,犹豫着道“你跟我来。”

“好。”花狸指着商老族长刚走过来的那个方向,接着问道“对了,那边是什么地方?”

清辉顺着花狸的手势看了过去,道“野坟,族长几乎天天这个时候去上香。”

花狸打量着清辉道“你蹲在这里是等着看族长去上香?”

清辉有些别扭,点了点头。

看来着安平村的闲人可真不少。

清辉道“等会你先在院门口等着,我娘不喜欢长的丑的人。”

花狸瞥了清辉一眼,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院门口,花狸背对着门站着,淡淡的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村民。每个人走过去,看着她时,眼里都带着厌恶和不喜。花狸摸了摸自己的脸,咯噔不平的,是挺不好看的。只是现在这身皮在她身上,被人这样看着她就不喜欢了。每路过一个人,在别人还没有看她之前,她就给瞪了过去。吓的路过的村民绕开老远走。花狸才满意的笑了笑。

清辉在屋里对着他娘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阵,清辉的娘眼前一亮的点了点头。

清辉娘走到院门口,面容跟清辉的眉眼相似。看着背对院门站着的花狸道“听说你认识阿箩那个女人?”

花狸转过身,笑着道“认得。”

清辉娘看着花狸的脸,眉头紧皱,道“进来吧”

尽管清辉的娘没有说什么,花狸还是察觉到了清辉娘对她的不喜。花狸笑了笑,跟着进了院门。

清辉娘在院子里停住脚步,道“坐吧。”

“多谢夫人。”

花狸笑着应道,要是这是清辉他娘对不喜欢的人最差的态度,比起他人,这可真是相当客气了啊。

“清辉去送点茶水出来。”清辉娘对着跟在她身侧的儿子道

清辉不满的看着花狸,小声嘀咕道“这丑女人还喝什么水。”

说完还是往里屋走去。

花狸自然也听见了,看着清辉的眼神变了变,脸上依旧带着笑意。

清辉娘自然见到了道“姑娘要见怪也无所谓,清辉说的是事实。”

花狸又是一愣,这次看着清辉的娘,眼里笑意真了不少。道“夫人是个诚实人。夫人不喜欢我这张皮囊,为何还让我进来坐着。”

清辉娘笑的市侩,道“这村里从没有人喊过我夫人,听你喊了我心里高兴。你那有我想要的知道的东西。”

花狸笑咪咪的道“多谢夫人礼待,只是在说阿箩之前,我想问问您知道商末是个什么样的人吗?”

清辉娘眉头一皱,想起商末这个人面上露出了明显的不喜,道“他论辈份算是我侄儿子,这孩子的性子邪的很。”

花狸一抬眼,追问道“邪?怎么邪法?”

清辉娘直言道“他从小被他爹和他娘宠的不行,含在嘴里怕了,捧在手心怕摔了。本应该这样的养出来的孩子很骄纵霸道的。可是在外面性子却很软弱,怕和人多说一句话,看见人就躲。”

“这也还好,不算很怪啊。”花狸这跟商老夫人说的一样,似乎有些不一样。

清辉娘不屑的笑了笑道“如果只是这些我都不会说他邪气。以前经常路过他们家门前,有次他家院门有缝,见到他打他爹娘,还是下死手的打。那凶狠的劲,像是不共戴天的仇人似的。见我进去后,跟耗子一样,放下家伙就躲在屋里不出来了。”

“他真的打他娘?”花狸紧皱眉头,不确定的问道

商老夫人可没有跟她说过商末会打人,都是说着商末的孝顺和痴情。

清辉娘“这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见的,我这人从不撒谎。”

花狸沉思着叹息一口气,突然想起商末身上的血案问道“商末离家多久了?”

清辉娘不暇思索的道“整整二十七载有余。”

二十七年?只是清辉娘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花狸疑惑的看着对面的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

清辉娘见着花狸不说话,道“阿萝与商末同一天离家。”

花狸略过了阿萝的事情,接着问道“商老夫人死的时候商末在家吗?”

花狸握紧着手,明亮的双眼看着清辉娘,等着她回答。

如果说商末身上背着的是他娘的命,这个魂是她绝对不能送了,就算商老夫人用蜕皮的方法诱惑她,她都不能做。

清辉娘拿过清辉手中的茶壶,给花狸倒了一杯,道“当时情况应该是不在,他那个时候离家都有两三年了。”

花狸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血亲债,那就是还是有办法的,只要被他杀了的人愿意原谅他。

清辉娘喝了口茶突然道“我们院子离商老哥院子远。不过听住在他隔壁院子的李跛子说,老姐姐死的那一天晚上,好像听见老姐姐的大哭大骂声,可凄惨了。骂自己教子无方,要是死了便是罪有应得。”

李跛子?是昨天晚上一瘸一拐翻墙的那个老头子?安平的村的闲人可真是多。

花狸点了点头,道“我打扰太久了,该走了。”

清辉娘撂下茶杯,拉住花狸的胳膊,瞪着眼睛道“哎,你走什么,你还没有告诉我在哪看见阿箩了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