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无名心法

更新时间:2022-01-13 20:15:26

无名心法 连载中

无名心法

来源:落初 作者:迟来的风 分类:玄幻 主角:林风李 人气:

完结小说《无名心法》是迟来的风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风李,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林风在一次探索古墓时,迷失在复杂的古墓隧道之中,当他好不容易走出来时,发现一切都变了,世界已经不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世界......  这是一个充满传奇的世界,完全颠覆了林风以往的认知。  在危难之时林风被一快要消散的神念所救,并传授其一部无名心法,这部心法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PS:新人,不敢奢望太多,只希望喜欢本书的朋友能够支持一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李浩的神色露出一抹向往,目光亦变得明亮,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然后擦拭了一下嘴角,悠然神往的说道:“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说那些人是神仙也没有错,至于修道界也可以说是修行界,只是一个广泛的定义,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修行界便也是如此。他们通常占据着灵山福地,闭关修行,很少到世间走动,所以普通人平时是根本接触不到的。”

说到这里,李浩又喝了口酒,接着道:“帝国人原本尚武,但自从帝国衰落后,武道之风也从此一落千丈。加上自古以来就有穷文富武之说,普通人更是很难在武道上有所成就的,充其量就是强壮身体,多添个几年寿命罢了。而富人虽然不缺修炼资源,但却缺少恒心毅力,只是练了一点花拳绣腿,就自以为天下无敌了,嘿!”李浩冷笑一声,“能在武道上有所成就的哪个不是有大毅力大恒心的人。”

林风听得心里凉了半截,如此说来,他回家的愿望似乎根本就是不可能实现的了,一时间神情有些暗淡,不由端起酒碗,用力喝了一大口。

李浩似乎有些说得兴起,酒碗重重的一放,大声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如此行径才算我辈中人楷模,真是令人向往。”话落,端起酒碗又喝了一大口。

“噗”林风原本正在下咽的酒水一下子喷了出来,心中却涌起了惊涛骇浪,李白的侠客行这首耳熟能详的诗词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异世界人的口中?

李浩奇怪的看了眼林风,说道:“兄弟你没事吧?”

林风稳了稳心神,组织了一下词语:“没事,李兄刚才所念的诗词太霸气与飘逸了,实在让人向往,不知出自何人之口?”

李浩看着林风,居然有点怜悯的说道:“兄弟,看来你所在的家乡真的太闭塞了,之前不知道叶嫣然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连三仙圣人李白的侠客行都没听说过,这可是家喻户晓,连三岁孩童都能倒背如流的名句啊!”

林风再也不能淡定了,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巧合之事?激动得有些语吃的道:“李,李白,三仙圣人?”

李浩神情变得有些恭敬有些崇拜,眼神明亮,并抱拳冲着上方拜了下,道:“千年之前,东方大陆凭空多出一个人,自称酒仙,诗仙,剑仙,名号李白。没有人知道他来自何方?更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只知道此人才华绝代,举世无双,酒量更是无人能敌,剑法天下第一,来往四方大陆之间如履平地,而直到现在能够随意来往各个大陆之间的能人也没有再出现一个。”

似乎知道林风的孤陋寡闻,李浩主动解释道:“所谓的四方大陆,就是分布在东南西北的四块大陆,据故老相传,这个世界原本只有一块大陆的,周围是无尽的海洋,但因为有绝世大能在天外斗法,一掌从天外落下,却把完整的一块大陆打成四分五裂,从而形成现在的地理格局,至于真假,却已经无从考证”

“那时,正值妖兽作乱,而偏又赶上千年难遇的大兽潮,东方大陆深处的妖兽和无尽大洋深处的海妖联合起来欲踏平人类大陆。所有人类修士联合起来抵抗**兽潮,却依然节节败退,便在这时...”

说到此处,李浩的眼神越发明亮,“便在这时,三仙圣人李白出现了,他一人一剑,白衣飘飘,左手持酒壶,右手握长剑,在无尽兽潮之中如履平地,杀入兽潮深处。几天后,兽潮如潮水般退去。而圣人李白衣白如雪一尘不染出现在联合起来的各方修士面前。即便当时传说中大陆公认的几大绝世高人,在李白面前却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并一致恳请李白领导整个修行界。谁知李白只是大笑道:“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并又曰:“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话落,并大笑三声,飘然而去。”

说到这里,李浩的神情居然有些狂热,“做人当如李白,如此逍遥自在,仗剑千里,随心所欲,真是羡煞人也!”

林风心里激动万分,他已经肯定,这个李白就是大唐的李白,在地球时,就有关于李白是酒仙,诗仙,剑仙的传说。想想李白的诗篇,直如身居九天之上俯视人间,便如“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或如“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又如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还“。也只有李白这种遨游过星空的人才能写出如此高度,时间跨度如此久远的诗句,普通人又何来这种概念?原来早有先人来过这里;原来我并不孤独。想到这里心里越发的激动,忍不住问道:“后来呢?”

“据说后来有人看到李白独立高山之巅,仰天长叹:‘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物是人非,徒留感伤...’然后踏空而去。李白虽然出现的突然,离去的也突然,但他却给后人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宝贵诗词财富,并留下无尽的传说,尤其是以一己之力平定兽潮,使人类免遭劫难,在无数人的心目中早已是神灵般的存在,后人为感怀这个奇人便尊其为三仙圣人!并且在东土帝国都城塑造了李白圣人的雕像,可惜此处距东土帝国都城何止千万里,便是先天高手想要前往也非易事,此生不知是否有机会一去瞻仰圣人尊容?”说到这里,李浩的神情有一些失落。

“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物是人非,物是人非...”林风默念这两句,竟心有所感,只怕当年李白欲乘风回归故里,却又怕原来的世界早已物是人非,故人不在,即便回去也只是徒留伤感罢了,如果有一天自己也达到那样的高度,只怕已是不知多少岁月之后的事情了,到那时原来的世界还会是原来的世界么?想到这里,心情一时间竟无比的复杂,看着酒碗怔怔的发呆。

李浩看着发呆的林风,忽问道:“兄弟日后有何打算?”

“打算?”林风一下惊醒,沉吟片刻,有些神往的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如今听闻李兄所说世上竟然有如此奇人,一时向往不已,有心寻访高人拜入门下,但苦于没有门路,也只能徒呼奈何。”

“看兄弟绝非普通人,体内气机充盈,但似乎并没有武道基础?”

对于这个世界修炼体系,境界划分,林风一无所知,甚至连自己算不算得上修炼都无从知晓,只好含糊其辞的说道:“小弟对修炼一无所知,只是无意中得到一部不知名的心法,甚至算不算修炼功法都不知道,只是好奇之下按照心法所说每天冥想,到现在也不知是否有成效,只是偶尔觉得体内有气机流动而已。”

李浩叹了口气:“也真是难为你了,须知,修炼最忌无师傅指导,自己盲目修炼,一个不小心很容易修错了方向而走火入魔。”说完,手指轻轻敲打桌面,若有所思接着说道,“武道不同于其他,需要从小打下根基,从基本炼体入手,所以帝国的武师从来不招收年龄偏大的弟子,哪怕根骨奇佳;因为随着年龄的增大,体内经脉,筋骨都已成型,很难改造成功,到头来也很难有所成就。当然,这只是以纯武道来说,因为修炼体系不同,要求也有所不同。比如说剑修,气修,魔修,等等。武修也只不过是其中一种。据说数百年前,帝国有一位年过半百的大儒,一夜之间顿悟得道,拥有了莫大神通,便是先天高手也难以望其项背。由此可见修炼一途并无定式,关键还是在于一个‘悟’字。”

关于这个“悟”字,林风并不陌生,在地球上很多派系都讲一个“悟”字,其中最著名的是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顿悟成佛的典故,只是自己有这种悟性么?

李浩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之色,接着说道:“不瞒兄弟,我一心向往修行界,但我们帝国地处偏远,资源匮乏,都已经快被世人遗忘,国力更是衰落的厉害,先天乃至先天之上的能人也都远离帝国去其他资源丰富的地方修炼,想要在修行上有所成就实则艰难。”说到这里,李浩不由仰头喝下一大碗酒。

林风见状不由敬佩不已,这李浩为人豪爽,酒量却更是惊人,此时桌上已经放了两个空酒坛,第三只酒坛也已经见半,却有一大半都进了对方的嘴里,然而却一直面不改色,如平常人一般,如此酒量当真是少有。林风只是以地球人的标准来衡量,却不知他的标准在这里根本称不上标准。

李浩忽然自怀中摸出一物,递给林风道:“我与兄弟惺惺相惜一见如故,甚是投缘,便是连话也比平时多了不少,在修炼上我帮不上什么忙,但却可以介绍兄弟一个去处,便是帝国的凤凰学院,只要兄弟拿着这块玉佩,学院应该不会拒绝的。”

林风没有矫情,伸手接过玉佩,却见这是一枚龙形玉佩,背面刻着一个李字,并无奇特之处,这样的玉佩他盗挖古墓的时候却也见得多了,他的怀中还藏着一块救了他性命的残缺玉佩。

林风把玉佩贴身放好,端起酒碗道:“多谢的话就不说了,能遇到如李兄这样的人是我的运气,日后如有用得上的地方请尽管吩咐。”说完一口干了碗中酒

李浩哈哈一笑,刚要说什么,一个劲装的年轻男子忽然跑了上来,径直来到李浩身边,并在耳边说了句什么。

李浩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对林风说道:“兄弟,我有事先走一步,以后有机会我们不醉不归。”说完,从怀中摸出一定银子放到桌上,然后与来人一同出楼而去。

林风起身抱了抱拳,“李兄走好!”

看着空空的对面,林风有些怅然若失,初来这个陌生的世界,能遇到李浩这样的人实在是他的幸运。但随即想到一件事情,凤凰学院在哪?他还没有来得及询问,对方就已经离去,不由得有些傻眼,但随后一想,凤凰学院应该很有名气才对?应该不难打听,至少他对这个大陆的语言已经不再陌生。

看看天色已晚,林风不由又开始发愁,今晚住在哪里?总不能露宿街头吧?虽然感觉现在的天气并不是很冷,但谁知道这里夜晚会不会安全?又或者再被当成妖孽抓进大牢?

林风忽然有些怀念以前入住的高级酒店,环境一流,服务一流。

“哎!”林风叹了口气,人生真是奇妙的很,际遇不由人......

感叹无用,牢骚更无用,未知还要靠自己去摸索,想到这里,把伙计叫了过来。

伙计正是之前辱骂林风的伙计,此时的伙计已经不是那种狗眼看人低的脸色,而是恭恭敬敬的立在一边,并小心的问道:“客官有什么吩咐?”

林风淡淡的道:“结账。”并把桌子上的银子推了过去。他不知道这顿饭要多少银子,但觉得这么大一块银子应该是够用了。

伙计恭敬的回道:“一共二十三两银子。”说完,把银子收下,并找回了二十七两。

林风对银子并没有什么几两的概念,他对地球上古代的历史也只是一知半解,更何况是在这里。收了找回来的银两,忽然又问了一句:“凤凰学院在哪里?”

伙计的眼里似乎闪过一丝鄙夷之色,但随即恭敬的答道:“在帝都以东百里之外的凤凰山中。”

林风得到大概的地址,施施然下楼而去,却连打赏都没有。

看着林风的背景,伙计心里却鄙夷加不屑:“一看就是穷山恶水里出来的土鳖,穷鬼,还他ma的故意打扮的奇奇怪怪的,好像多么与众不同似的,像你这样的骗子流民老子见过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我呸!”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