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时间的味道锦鲤

更新时间:2020-06-27 15:33:58

时间的味道锦鲤 连载中

时间的味道锦鲤

来源:落初 作者:胡儿燕归巢 分类:言情 主角:浩凌云 人气:

主角是浩凌云的小说《时间的味道锦鲤》此文是胡儿燕归巢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要有多浓的爱情才那能经得起世俗的折磨?茫茫人海,总有一个让你牵肠挂肚的,拿不起放不下的,少了人生就不完整的人!冗长的岁月,他穿过风雨黑夜与白天,折叠了时间,只为能与她一起品尝爱情的美酒!至死方休!她要如何选择,爱情,亲情,那个让她放不开的人?那个对她放不下的人?神取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做成了女人,只为了与男人做伴!谁才是彼此生命中注定的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愿一切都是我想多了,先按兵不动,静观其变吧!”

齐牧炎点点头,“只是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从江西分公司下手,那边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如果是你二叔爷俩的主意,一定会从总公司下手,那边出问题,可能是别人想利用你二叔有利可图,只是现在还没有到时候”。

“那就静观其变吧!明天我们去公司汇报工作,还有几个投资项目商讨一下,我想尽快回去”。

齐牧炎对那边还是不放心的,牵涉到公司前途,马虎不得,一点小事都有可能演变成大事。

“好的!只是……”

齐牧炎看他父亲犹豫了一下,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不像他的风格。

“怎么了爸爸?有什么事你说”。

看齐牧炎望着自己的眼神,那么亲近自然,还有一个儿子对自己父亲的尊敬和崇拜,齐霄更不知怎么开口,思量了一下,觉得还是要说,这是迟早都要面对的问题,这不光是自己儿子的事情,也是他们老两口的事。

“儿大当婚,女大当嫁,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你也可以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看今天晚上齐牧炎对舒然的表现,至少儿子并不排斥女人,这些年他一直独善其身,还害他妈妈一直担心他的取向问题,看来是瞎担心了。

只是看他和舒然之间,故做亲昵又别扭的神情,似乎是故意做样子给别人看的,看来是做给胡亚南看的,他一直对那些爱慕他的女人们避恐不及,这一点随自己。

但是他能把舒然千里迢迢带来家,看来她是特殊的。

“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

齐牧炎站起来准备出去

“很晚了,早点休息吧!”说完率先转身往外走,身姿挺拔,玉树临风。

看齐牧炎离去的背影,齐霄点点头站起来,跟着出去,总感觉自己不该谈他的婚姻大事。

他不想自己变成自己父母的样子,更不想自己的宝贝儿子夹在爱情和亲情中,受自己当年受的罪。

一整天,舒然都没有看见齐牧炎。

下午的时候,舒然正在补觉,电话响了,她摸到电话,困的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喂!”声音还有点沙哑。

“什么情况?怎么这个时候还在睡觉?生病了?”

听凌云路这慵懒又充满磁性的声音,舒然心里就特别亲切

“没有,你就不能盼我点好,我只是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有事吗?”

“你在家吗?能有什么事!想你了呗!”

听凌云路情意绵绵的语气,舒然真的是哭笑不得,外人如果发现他们的相处模式,误会是难免的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之间其实就是家人般的关系。

“我在上海,在齐牧炎家里”

对方停了几秒钟,舒然喂了两声没人回应,就在她以为断线了的时候,那边传来了低低的声音,仿佛来自缥缈的外太空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呢!工作处理完就回去”。

回去的具体时间要有“话语权”的人说了才算,她只知道不会太久。

“应该几天时间”

舒然接着说

“嗯!好,注意安全!”

说完不等舒然接话就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早上,舒然进餐厅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餐桌边在喝水了。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在他的身上,仿佛渡了一层金边,又有点不真实,好像随时会消失在阳光里一样。

舒然犹豫了一下,坐在他的对面,齐牧炎抬眼看他,冷峻的眼眸中没有一丝波澜,嘴角勾了一下说

“我们今天要去公司,东西准备一下”

“知道了!”

舒然端起面前的牛奶喝了几口

想想昨天他把自己当枪使时的“得心应手”,再看看现在的冷若冰霜,舒然心中就一阵不愤。

再说,来到家里就是客,最基本的礼貌应该有吧!好像自己多稀罕……

“怎么了?多吃点!”

正当舒然聚精会神的腹谤齐牧炎的时候,他竟然推了一笼小水晶蒸饺在自己面前,看上去还是自己最爱的鲜虾馅的,卷曲的虾仁在薄薄的皮里若隐若现,勾的舒然一肚子火气顿时就消了

“谢谢!”

舒然朝他一笑,这才是待客之道。

齐牧炎看她一会阴一会晴的脸色,只觉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单纯,喜怒从脸上一眼看的清清楚楚,一点也不知道掩藏自己的情绪。

李一吹着口哨坐在舒然的旁边,刚坐好就“哇哦”了一声

接着舒然就看见一双筷子接二连三的,把一盘虾饺叨完了,最后一个还是舒然从他手下抢来的。

看着抢过来夹在筷子里的虾饺,舒然欲哭无泪,她败给了李一风卷残云般的速度,实在是没有料到。

看着对面两个人,一个一脸满足,一个欲哭无泪,齐牧炎不觉轻笑出声。

舒然和李一跟在齐牧炎的后边往会议室走,一路上投来各色的目光,一大半是对齐牧炎的,男人羡慕嫉妒恨,女人嘛!羡慕嫉妒,还有爱!

舒然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哪个见到美好的东西都会想要据为己有。只是总觉得那些女人看自己的目光不那么友善,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看着前面气宇轩昂,大步流星的齐牧炎,舒然替自己的两条腿感到难过,没有别人的长度,却要迈一样的步伐,还有自己穿高跟鞋的脚,真的想踢齐牧炎一脚,但是看着突然停下,转过身看着他们的英俊脸庞,又有点不忍心,更多的是不敢。

原来是电梯到了

舒然和李一进去,站在齐牧炎身后,看他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指,按了26楼,然后收回手又揣进西装裤的口袋里。

就在电梯门要关上时,一只中指带了一个白金裸戒的白皙的左手拦住了电梯门,接着一张邪魅张狂的脸,出现在电梯门口,然后慢悠悠的抬腿进来了,后面还跟着三个抱文件夹的人。

“哎呦!原来是我亲爱的弟弟啊!真是好久不见啊!怎么国外的饭吃腻了?可家里的饭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他站定以后,阴阳怪气的向齐牧炎说。

同齐牧炎阳刚正气不同,他有一丝阴柔和邪魅并存。

他站在齐牧炎的旁边,其余的三个人挤在后边,电梯里顿时显得拥挤起来。

“是好久不见,不过以后就会经常见面的,做好心里准备”。

齐牧炎说道,微微向他的堂哥齐牧云侧了一下脸,然后又转了回去,面向前方,舒然只看见他英挺的鼻子和帅气的眉毛。

“哦!那我一定会好好的招待我的好弟弟的”

齐牧云嬉皮笑脸的冲齐牧炎说

“我很期待”

齐牧炎正了正身子说道。

其余三个人大约猜测出了齐牧炎的身份,声音不大不小的喊了一声“齐总您好!”

齐牧炎没有回头没有出声,只轻点了下头算回应。

舒然只觉得冤家路窄,倒是李一淡定,仿佛后来进来的几个人是空气。

进了会议室,舒然和李一并排坐在齐牧炎的左手边,舒然的左手边一溜排坐了十来个人,当然了,没有一个她认识。对面是齐牧云和十来个舒然同样不认识的人。

等了一会,齐霄进来了,大家站起来喊了一声“董事长”,他抬手示意大家坐下,自己也在主位上坐下,扫了一眼下面左右两边,对齐牧云说

“你父亲怎么没有来?”

齐牧云坐直了身子回答道

“父亲这几天身子不舒服,都没法来公司了,托我和大伯说一声”

齐霄没有说话,点了一下头,不怒而威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一闪而逝。

接着齐霄向大家介绍了齐牧炎,还有坐在对面的几个董事。

大家打过招呼以后,李一和舒然汇报了分公司的近况以及近期要投资的几个项目。

舒然把资料准备好,投到对面墙上超大的显示屏上说道

“这是江西九江准备投建的国际陆游观光城的详细资料,是由‘天行’出资,工期八年,总工程分为两个部分,旅游观光风景区一部分,天上人间新城一部分。新城包括仿古城,民国街,现代街区,囊括医疗,教育,消费,行政,生活各方面,还有一个专门为老年人而建设的养老疗养林园”

舒然顿了一下继续说

“我们准备对新城投标,这是预算文案,一个月以后开始投标,这是投标书,当然了,标底现在没有写,估计前期垫支十亿,然后一年为期,结算工程量的百分之八十,余下的等工程完工”

舒然把显示屏上的资料又换了一下,停下来看着在各位专心看着显示屏上的招标书,她轻轻的坐下来。

“嗯!这个工程早有风声,有很多大公司都在挣抢,你们有把握可以中标吗?”

齐牧云对齐牧炎说

“我还真没有把握,相信很多人也和我一样,难道你有把握吗?”

齐牧炎盯着齐牧云的眼睛,那双眼睛里的一闪而逝的笃定让他疑惑,也就一秒的时间就恢复了原样。

“我怎么会有把握,我对这个项目了解不多,只是觉得是不是应该让总公司来接这个项目,毕竟从人力财力来说,还是总公司更胜一筹”

他不紧不慢的说道,有几个董事也跟着符合,对自己有利的事情都会据理力争。

“这些就不劳烦你们费心了,到时候你们等着收钱就行了”

齐牧炎把胳膊放在桌子上,眼风扫过对面一排人,对面说话的声音顿时就低了很多。

“现在说分钱为时尚早,等你中标以后再说吧!还有这里面的风险你了解吗?政府的钱不好挣啊!”

齐牧云担忧的说

“你说的对,但是风险和利益是并存的,有把握的冒险精神还是要有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