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诱惑河流之鬼瞳

更新时间:2020-07-11 14:22:56

诱惑河流之鬼瞳 连载中

诱惑河流之鬼瞳

来源:落初 作者:证幻问幽 分类:言情 主角:雪玲华梁 人气:

新书《诱惑河流之鬼瞳》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证幻问幽,主角雪玲华梁,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个普通的电视台编辑记者,  一次偶然的采访经历,  一场惊心动魄的见鬼经历,  一曲跨越千年的爱恋之歌,  一个恐怖的千年诅咒。  恐怖,来自神秘的河流,  恐怖,来自毫无准备的突兀,  恐怖就在你的身边,  恐怖的原因只是因为一个不经意的错误。QQ群:272099742  主人公雪玲是个电视台的编辑记者,她经常被派外出采访,一次,她被主任外派采访一起失足落水死亡的事件,对神灵天生敬畏的她,第一次见到死尸,从那以后,死者死时的状态常在她眼前浮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雪玲几乎没有了食欲,她简单的扒了几口饭,就上床午休了。妈妈诧异的看着她,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不舒服,雪玲回了一句没事就回自己房间了,孩子喊着妈妈闹着要吃Nai,雪玲也没有热情去哄孩子,只是把孩子揽在了怀里,她感觉到了孤独无助,妈妈都六、七十岁了,这些让她担心的事情,不让她知道也罢,丈夫又远在外地做生意,爸爸在另一个城市帮妹妹家看孩子,家里连一个能帮的上自己的男子汉都没有,雪玲委屈的泪水再次流了出来,孩子在一旁懂事的嘟囔着:“妈妈别哭。”孩子稚嫩的声音引得雪玲更加的心酸,她温柔的拍了拍孩子,说了句:“宝宝乖,妈妈不哭。”

雪玲的脑海里不断的搜索着可以求助的人,同学、朋友、同事中的男同志不少,可以称的上是好朋友的也不少,但雪玲不想影响到别人的家庭,毕竟这样贸然的去找人家,会引起不小的麻烦,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危机越来越大,雪玲不想因此而引起人家的家庭不安,毕竟丈夫一个月回不来几次,自己这样一个女人独自带着孩子,因为一件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去找任何一位异Xing,都会让人家的妻子觉得其中好像有什么似的。

突然,雪玲想起了一位哥哥,她顿时觉得踏实起来,这位哥哥比雪玲大八岁,离婚有半年多了,自己带着他的儿子生活,而且最合适的是,他是一个奇门方术研究的专家,自己平时就在网上和他无话不谈,向他求助,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

事不宜迟,雪玲拿起手机,就给那位哥哥发了条短信:“予可哥,忙什么呢?我有事想请您帮忙,您有时间吗?下午我想和您见个面。”“好啊,下午我们在上岛咖啡见吧!”予可哥答应的很痛快。下午没有采访任务,在单位上也没什么事,雪玲大概四点左右就往上岛咖啡赶,路上她先给予可哥打好了电话,说好了谁先到谁就在那等着好了。上岛咖啡在这座小城较繁华的一个路段,雪玲匆忙的往那赶,但是,虽然不是上下班时间,这个路段上的车辆行人还是不少,等雪玲赶到上岛咖啡,快四点半了。

走进上岛咖啡的大厅,雪玲环顾四周,看予可哥还没有到,就先找了个角落坐下,虽然是白天,但咖啡厅的光线很暗,尤其是角落里,更显得黑暗。咖啡厅里装饰着一些橘红色的彩灯,更显得咖啡厅环境的静谧优雅。屋里的客人不是很多,大多都是些男女青年在那里谈情说爱,说话声音很小,男的殷勤的低声如耳语,女的微笑点头,都各自在自己的小空间里,唯恐被打扰似的。雪玲笑了笑,自己几乎已经过了这个相信爱的年纪了,她坐在座位上静静的等予可哥。

这时候,那首彼岸花又在雪玲的手机上响了起来,雪玲接起电话,“喂,喂,喂!”雪玲喂了三声,一声比一声卖力,一声比一声含着诧异。她把手机从耳旁拿下来看了一下,“****”四个小雪花,竟然没有来电显示,对方刻意的把号码隐藏了,雪玲笑了一下,以为是哪个朋友给她恶作剧,她继续冲着话筒喊了一声:“说话啊,不说挂了啊!”

“快离开那里,姑娘,快点!”是一个苍老的声音!是一个老太太的声音!“喂,你是谁?”雪玲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了电话霎时没了声响,对方把电话挂断了?还是突然间没了信号?无论是谁,她为什么让自己离开这里?自己还没等到予可哥呢?雪玲定了定神,决定接着等下去。

大概又过了五分钟的时间,门口来了一个人,高高大大的,一米八左右的个子,相貌很端正,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典型的福相之人,雪玲和予可哥开玩笑时常说:“你这懂周易的人是不是算好了这种长相有福气,在大娘肚子里的时候你就算好了要以这种相来示人?”予可哥总是嘿嘿的憨厚的笑着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就怎么长了这副德行,呵呵。”虽然予可哥已是四十出头的人了,身体微胖了些,但是还是不失为一大帅哥,“唉,那位嫂子也是,怎么就不懂得珍惜呢?”雪玲在心里说。对于予可哥和嫂子离婚的原因,雪玲略知一二,好像是嫂子经常在外面喝酒,还和男同事一起去,而且一般还不是和一群人去,总是单独的和某一个男同事一起去,或者和某一个男客户一起去。予可哥倒不是担心她与别的男人有什么事,因为予可哥是佛家弟子,是皈依了佛门的,所以他对嗜酒成Xing的人有天生的反感,而且酒为色媒,他担心嫂子会因为这样的一些饮酒习惯最终引发不可收拾的恶果。所以他一再的劝说嫂子不要饮酒,尤其是不要和男同事单独去饮酒,岂料嫂子每次都是左耳进右耳出,予可哥担心这样的不良习惯会给孩子做出不好的榜样,所以在忍耐了许久之后,最终决定离婚。当然是不是有人家夫妻间不想让外人知道的原因,雪玲就不得而知了,但是雪玲觉得像予可哥这样的男人,是值得为他改掉自己的坏习惯的,所以她总觉得嫂子有些傻。

看予可哥进来,雪玲站起来向他打了一个招呼,看予可哥朝她微笑了一下,往这边走过来,她才坐下。谁知予可哥刚走到她的身边就拉起她的手往外走,她都来不及拿自己的手提包,看着雪玲询问的表情,予可哥只是用眼神关切的看着她,并冲她稍稍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什么也不要说,走到大街上,走到人群中,走到阳光下,予可哥才松开了手,雪玲的脸羞的通红,她从来没让一个男人这样握着自己的手走在大街上过,即使自己的丈夫,在谈恋爱时,他们也没有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样走在大街上过,即使看到小青年在大街上晒爱情,搞行为艺术,雪玲也总是抓紧低下头,或者别过头去,装作看不见,她始终认为,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没必要让第三个人知道。可是这次,雪玲想起来就有些耳根发热。

“好啦,别那么不好意思啦!瞧你,你真是个现代社会的另类!哪还有你这么循规蹈矩的女孩!”予可哥呵呵笑着跟她打趣。“哈,你别笑我了,真是的,怎么回事啊?二话不说,抓起人家的手就走。”雪玲嗔怪道。予可哥看周围人多,边走边凑近雪玲的耳朵说了一句:“刚才在你的身后有鬼!”“啊——”,雪玲禁不住大叫。引得很多人侧目。雪玲发觉自己的失态,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悄声问:“你怎么知道?”“呵呵,你可能不知道吧?我是可以看到那些东西的。”“不会吧?你哄我玩的吧?”“我因为经常打坐,在入定时就可以看到那些东西打扰我,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不过,不打坐的时候我看不很清楚,只是知道那地方有鬼气,而且还知道鬼大体所在的方位,刚才那鬼就在你的背后,不过,她是只厉鬼啊,也惊了我一下!”予可哥慢慢的向雪玲解释道。“你怎么知道是厉鬼?她现在还跟着我吗?”说着这话,雪玲缩着脖子,惊恐的前后左右的查看,“不用看了,她不会在你身边了,太阳下去之前她都不会再来找你了。”予可哥说。“那太阳下去之后呢?”雪玲后怕的睁大了眼睛。“不是有我嘛,小傻瓜。”予可哥轻轻的拍了拍雪玲的脑袋,像极了大哥哥。“我之所以说她是厉鬼,是因为她在白天,竟然也能显形出来,虽然是在阴处,但这也不是一般的鬼就能做到的。当然她显得形不是全部,可能和她的功力有关,也可能和咖啡厅的环境有关,咖啡厅虽然暗,但是人气还是不少的。主要是选的那个角落太方便她显形了。”“你都看见什么了?予可哥?”“嗯,也没什么。其实就是一双眼睛,不,确切的说,几乎看不到眼睛的眼白,只看到黑黑的瞳孔,黑亮黑亮的。呵呵就像两个黑色的玻璃球在你的脑后方。”予可哥答道,然后,他接着说:“不过,那两个黑球球我不可能一下就注意到的,只是她竟然穿着一件红色的内衣,而且弄的你所在的位置寒气逼人的,我才感觉到的。”“你看到她的长相了?你知道她是女的?”“我没看到她长相,我只看到了一对黑色的瞳仁,和一件红色的内衣。但我估计这是她怨气最大的地方,也可能是她成为厉鬼的原因。”“没看到她的长相,你说她是女的?”“你傻呀?男人穿文胸吗?”予可哥一脸的坏笑。“你说是内衣,又没说是文胸!”雪玲笑着说。“你倒是还笑的出来,傻丫头。”“唉,我能怎样呢?事情无力改变时,就只能认命了。”“谁说无力改变了?天黑之前,我们得想出来对策才行。你快给我说说情况吧!”予可哥催促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