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棺祖

更新时间:2020-07-16 14:36:57

棺祖 已完结

棺祖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魅影幽魂岛 分类:言情 主角:古老阴森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魅影幽魂岛的原创小说《棺祖》,主角古老阴森,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棺祖世家,祖孙三代命运多舛,看他如何挣脱命运的束缚,镇凶宅、娶女鬼、除诅咒,游刃有余的行走在阴阳两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七章 悲痛

当一切完全消失不见之后,我猛地一下就醒了过来!

然后就听到田英和村长焦急的呼喊声!

“十六你快醒醒,你到底是怎么了?”田英的声音带着哽咽!

就在这时候村长说道。“田英快别哭了,你看十六他醒了!”

听了这句话,田英猛的止住了哭声,抬头朝我看去,果然发现我已经睁开了眼睛,她脸上顿时露出惊喜。“十六你终于醒了,你到底是怎么了呀?快把人急死了!”

村长也说道。“十六,你没事了吧?”

我晃了晃有些酸胀的脑袋,想起刚才在墓穴中的一切,然后慢慢地坐直身体看向四周!发现我此时正倒在墓穴的旁边!可我刚才明明感觉到自己灵魂出窍穿过了那些乱石,走进了墓穴里,在墓穴里见到了爷爷!

难道刚才的一切都是在做梦吗?可是,爷爷的话还回荡在我的耳边,是那么的真实!

所以我明白了,刚才的一切不是在做梦,而是我灵魂出窍,确切的说是爷爷把我的灵魂引到墓穴里,跟我说上那一番话,那是他的临终遗言!

我转头看向那个墓穴,原来爷爷已经死了,刚才在墓穴里跟我说话的是他的灵魂!而据他所说,他的肉身放在我们所居住那间屋子里的那口棺材里!

见我怔怔的不说话,村长问道。“十六你怎么不说话呀?到底怎么回事呀?刚才你突然间就晕了过去,可是把我们吓坏了!”

我慢慢的把目光收了回来,看向了村长!

“其山叔,我爷爷确实就在这个墓穴里,刚才我已经见到了他!”

听了我的话,村长和田英都吃了一惊,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十六,刚才你明明晕倒在这里,怎么可能到墓穴里见了你爷爷呢?”

“我灵魂出窍,走到了墓穴里,见到了爷爷!”我解释道!

“灵魂出窍?”田英和村长对视了一眼,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他们知道我没有说谎,从爷爷做法开始,发生了一系列事情,都是让人不敢相信,但却是真实的!

所以他们知道,不敢相信的事情并不一定是假的!

“十六这么说,你刚才晕倒之后,灵魂出窍走到墓穴里见到了十八爷?这么说十八爷真的在墓穴里?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赶紧派人把这乱石给清理开,把十八爷给救出来!”

村长说着站起身就要去找人,我急忙拉住了他的胳膊,冲他摇了摇头说道。“其山叔,不用了,在墓穴里的只是我爷爷的灵魂!”

听了我的话,他们两个再次吃了一惊!

“你说,在墓穴里的是你爷爷的灵魂,难道十八爷他已经……”

我点了点头。“没错,我爷爷已经死了,在他做法结束的时候,受到了反噬……”

田英瞪大眼睛看着我,久久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自言自语地说道。“十八爷已经死了,这不可能呀,他是那么了不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

村长也自言自语的说道。“唉,早在之前,十八爷就曾经跟我说过,三祖出棺不是一件小事,危险性极大,极损阴德,看来他说的果真不错,十八爷终究是没有躲过这一劫,他是为了我们阳村的人才……”

话没说完,村长再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懊悔和悲伤的神情,同时他也很自责的说道。“都怪我不好,是我无能呀,我不配做这个村长,关键时刻,还要十八爷挺身而出,当初我应该阻拦他的……唉……”

我慢慢地站了起来,对着村长说道。“村长,你不必太过自责了,对于爷爷的死我心里也很难过,可是爷爷他告诉我说,人总有一死,只要死得其所,死得值得,那就没有什么可悲伤的!你说的没错,爷爷是为了拯救我们阳村的人,所以才死的,他死得光荣,我们不应该感到悲伤,而应该为他感到自豪!”

听了我这番话,村长心里的悲伤才少了一些,他扬起头来看着我说道。“十八爷是一个伟大的人,他是我们阳村人的救星,我们将永远的铭记他!”

我说道。“村长,我们先回去吧,你让那些分散去寻找我爷爷的村民们也都会去吧,我爷爷的尸身现在还在棺材里,我回去之后要把他的棺材埋葬!然后整理爷爷的遗物,离开大山!”

村长说道。“什么?你准备离开大山?”

田英也吃了一惊。“十六你要离开这里吗?你要去哪啊?”

我说道。“天下之大,总有我的容身之处,这也是爷爷所希望的,本来我和爷爷相依为命,一直生活在这座大山里,现在爷爷走了,我也应该出去闯一闯了!”

我没有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村长和田英,比如说我之所以要走出大山,是为了到各地去捉鬼除魔吸收阴煞之气来喂养身体里的三只火飞蛾,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我并不想把这事告诉任何人,我也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

可是听说我要离开大山之后,田英整个人都变得心神不宁,她死死地抓着我的胳膊说道。“十六你要离开这座大山吗?外面的世界虽大,可是你要到哪里去呀?你从小一直生活在这里,到外面世界恐怕会不适应!”

我说道。“总归是要适应的,如果不走出去,将永远都不能适应!”

村长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唉,既然,这是你的决定,也是十八爷的意思,那我就不好阻拦了,不过十六你记住,不管以后走到哪儿,你疲倦了,累了就回来,这里永远是你的家,我们阳村的这些人永远都是你的亲人!”

我感激的看了村长一眼,没再说什么,而是大踏步的朝前走去!

村长跟到了我的身后,他一边走一边说道。“现在我们回去之后,当务之急就是要把十八爷给安葬了,入土才能为安嘛!他老人家这么多年为大家做了这么多事,也该是好好歇歇的时候了!我会召集全村的村民为十八爷举行盛大的葬礼!彰显他老人家身份的尊贵和荣耀!”

我摆了摆手说道。“其山叔,不用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爷爷不希望他的葬礼大张旗鼓,一切还需要低调进行,如果大张旗鼓的话,对我爷爷的尸身也是不利的!”

村长说道。“那……好吧,既然这样的话,那一切就听你的!”

我没再说什么,继续大踏步的朝前走着!

可是走了一会儿,村长却顿住了脚步,转过身来看向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田英!

“田英,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快跟上呀!”村长对着发愣的田英喊道!

但是田英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村长的话!

村长觉得不对劲,于是就转过身朝着田英走了过去!

“田英,赶紧走呀,你愣在这里干什么?”村长上前,拽住了田英的胳膊,可是马上他就发现,田英微微的低着头,一脸的泪水,一副很伤心的样子!

村长吃了一惊,急忙问道。“田英,你这是咋啦?咋哭的这么伤心呢?”

田英慢慢的抬起一双满是泪水的眼睛,自言自语的说道。“十六他要离开这座大山?不知道为什么,听了他的话之后,我的心突然空落落的,不行,我要跟他一起离开!”

村长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叹了口气说道。“唉,说实话,我们都不想让十六离开,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这么多年一直生活在大山里,现在一个人要走出大山,到外面的世界去,肯定会遇到诸多困难,我真是不放心啊!但是十六说的对,他总归是要长大,总归是要一个人去闯一闯的,这也是十八爷的意思,我想我们不好阻拦!”

“就因为不放心,所以我才要跟着他一起走!”田英语气变得坚决起来,然后她把目光转向了村长,语气里又带了乞求。“村长,我现在请求你,允许我和十六一起离开这里!”

村长略微有些为难。“你是要跟着十六一起离开吗?我知道你是不放心他,想照顾他,但是你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到了外面的世界恐怕不但照顾不了他,反倒会成为他的拖累……”

“不,我不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田英打断了村长的话说道。“表面上你们看,我是一个柔弱的女子,但其实并不是,我的实力足可以帮助十六,村长,就算我求你了,让我跟着十六一起离开吧,我向你保证,到了外面,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他,保护他,不会让他有事的!”

村长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好吧,如果十六同意的话,我不阻拦你!”

听了这话,田英才长松一口气,她擦了擦眼泪说道。“谢谢村长!”

************

从山上回来之后,我就一个人陷入了沉思,不吃不喝不说话也不动,就那样呆呆的站在我爷爷的棺材旁!

我爷爷说的没错,他的尸身果然就放在那个棺材里!

在我爷爷的房间里有两口棺材,一口是黑色的,平时晚上的时候他就睡在里面,相当于他的床!

还有一口棺材是红色的,爷爷是在没有人预定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地做了这口棺材,当时他可能就已经预料到,这是他自己为自己做的棺材!

我又想起了那个表情怪异的男人,爷爷说他就是鬼差,其实是来索命的,不过知道爷爷接下来要做一件大事,于是就宽限了三天的时间!我一直以为那个男人是个坏人,因为我看到他的时候总让我觉得不舒服!

可是现在才知道,其实他并不坏!他本可以当即就索了我爷爷的命,不过还是宽限了我爷爷三天,只是可惜我爷爷终究还是没有过完这三天,做法结束之后就受到反噬,然后失去了生命!

爷爷的灵魂在那墓穴里,和三位老祖宗的魂魄呆在一起,这是他向三位老祖宗赎罪的一种方式,毕竟,他为了做法,为了保护阳村的人,把三位老祖宗的魂魄给引了出来,这是极损阴德的!

而我爷爷的尸身,则在这个棺材里!

我低着头,一动不动地看着棺材里爷爷的尸体!他跟活着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面色还是一样的苍老,表情也还是一样的僵硬!唯一不同的是,爷爷他再也不能跟我说话,再也不能抽那个古老的烟斗了!

我的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虽然爷爷告诉我,他死得其所,死得值得,我们应该为他感到自豪,不应该感到难过!

但是我怎么能够不难过呢?这可是我的爷爷,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

我和爷爷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早已习惯了他对我的照顾和教诲,可是现在他突然离我而去,我一时间无法接受!

“爷爷……”我的眼泪噗嗒噗嗒的往下流!

就在这时候,田英的声音传了过来!

“十六……十六……”随着她的声音,她的人已经到了我的面前,当她看到我一动不动的站在棺材前的时候,顿时微微愣了一下,随后轻轻的走了过来!

“十六,你别难过了!”田英抬起了一只手,慢慢的扶在了我的肩膀上,我知道她想安慰我,可是,现在所有安慰的话对我来说根本就不起作用!

“十六,你别难过了好不好?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的心里也突然间……突然间难过的不行,你不是对我们说过吗?十八爷他是为了我们阳村才死的,他死得其所,死得值得,我们不应该感到难过,而应该感到自豪!”田英说道!

可我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棺材里的爷爷!

“十六,其实我今天是想来问问你……”

田英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打断了她!

“田英,谢谢你的好意,我知道你是来安慰我的,可是现在,我爷爷他死了,他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我想好好的缅怀和纪念一下他,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这是我跟爷爷独处的最后的时间!”我说道!

听了我的话,田英没再说什么,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说道。“那好吧,那我就先不打扰你跟十八爷独处的时间了!可是十六,你不要太过悲伤了,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我点了点头之后,田英就把那只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拿了下来,转身离去了!

田英离开之后直接去找了村长!

她刚刚走进村长的家,就看到村长呆呆的站在院子里,手中拿着一根烟,但是那烟似乎并没有抽多少,因为烟灰已经燃了一大截儿,直直的挂在烟上,而村长却根本就没有把烟灰弹掉的意思!他只是象征性地拿着那根烟站在那里,眼睛茫然地望着前方,一动也不动!

“村长……”田英走起来之后就喊了一声,可是村长好像并没有听到她的话,依然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田英迈步走了过去,对着村长说道。“村长,你这是怎么了?刚才我去看过十六,他一个人站在十八爷的棺材前发呆,而你怎么也在这儿发呆呢?”

村长这才听到了田英的声音,慢慢的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随后才说道。“唉,对于十八爷的死,我的心里总是堵的难受,虽然嘴上说他是为了我们阳村人死的,死得其所,死得值,我们不应该感到悲伤,应该为他感到自豪,可是我的心里……十八爷是我们村里的一位老人,德高望重,这么多年来,为我们村里做了不少事,可是现在突然间就离开了我们,我是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他老人家怎么就这样说走就走了呢?”

田英叹了一口气说道。“村长,你不要难过了,人总归是要死的!这或许就是十八爷的命吧!”

村长也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对了,十六怎么样了?他的心情有没有好转一些?嘴上说不难过,其实他比谁都难过,毕竟十八爷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呀!”

“我刚才去看过十六了,他的心情并没有好多少,不过我相信十六是个坚强的人,他总会过了这个坎儿的!”

村长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十六他是个好孩子,也是个坚强的孩子,对了,田英,你刚才有没有跟他说你要和他一起离开的事情啊?”

田英说道。“我本来是要说的,可是看他的情绪不佳,于是也没有提这事儿,还是等他的情绪好些再说吧!”

村长说道。“这一次十八爷做法,虽然灭了鬼村,但是也造成了意想不到的后果,比如说阴云密布,水漫龙潭,家禽横死,山洞崩坍!田英啊,你看看这天空还是阴沉沉的,总好像是要下雨的样子,还有黑龙潭里的水,在十八爷做法的那天晚上,全部集结了起来,像一条黑龙一样穿过了大山,淹没了鬼村,之后那一条黑色的水龙,又返回了黑龙潭,鬼村已经被夷为平地,完全的不存在了,而黑龙潭里的水,不再乌黑,变的清澈无比,但是那水中总是弥漫着一股说不清楚的煞气,让人不敢近前!还有,鬼村以及我们阳村所有的家禽都死了,院子里,村里的路上到处都是横死的家禽的尸体,至于山上的那个蟒蛇洞也崩塌了,早就听说里面藏着一条白色的大蟒,虽然我们都没有见过,但是山洞崩塌的时候,有村民看到一条白色的东西从山洞里跑了出来,很快就消失不见了,我想应该就是那条白色的大蟒吧,腿本来居住在蟒蛇洞里,现在那个山洞崩塌了,你不知道它逃到了哪里去?”

田英说道。“村长,十八爷说过,三祖出棺不是一件小事,看来确实如此,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必然的,凡事儿都得承担后果嘛!”

村长说道。“唉,不说了,不管怎么样?这一次三祖出棺之后,鬼村算是彻底灭亡了,从今以后这大山里只剩下我们阳村,我们可以不再受任何人的欺辱了!”

田英也点了点头,但她总好像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村长,你说如果我提出要和十六一起离开大山,他会同意吗?”田英问道!

“这个……”村长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这个就要看十六的意思了,这个孩子虽然年纪不大,但还是挺有主意的,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听到这话,田英突然更加的心神不宁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