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清穿我想嫁给你

更新时间:2020-07-31 09:49:55

清穿我想嫁给你 已完结

清穿我想嫁给你

来源:落初 作者:婳云白 分类:言情 主角:弘哥千金小姐 人气:

《清穿我想嫁给你》由网络作家婳云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弘哥千金小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民间故事老相传,不知乾隆妈谁?不知乾隆爹谁?女主和儿子就穿越到这个故事里,侥幸被人捡了不说,顺手还帮儿子认了个便宜爹!趟地图,卖人设,女主没钱没技能,又没有随身带空间,好赖抱条大腿便一路从关外粘到京城。小打小闹卖商品,晒晒儿子秀厨艺,一不留神,女主竟成了商业神话,走上人生巅峰。穿越前,女主为儿子没爹所困,穿越后,女主却为谁做孩子爹的事情发愁!一众小奶狗和老玉米,女主只想对他说:我想嫁给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呃?”塘钰竟被弘哥说的一愣,居然世上还有人嫌大米难吃。

婉清扬觉得他们一个要饭的,有的吃就已经很不错了,还敢挑三拣四,别再不招人待见。

不过话说回来,婉清扬也觉得这古代米难吃,以前只知道古代大米产量低,没想到连品种居然也不行。

婉清扬见塘钰表情诧异,刚刚自己又一副“没有粥就吃肉”的表情确有不妥,忙嘿嘿的赔笑两下。

“要是不喜欢,一会干爹差人去给你买点贡米。”塘钰望望奇葩得不行的这娘俩,忽有一种自己似乎有些养不起他们娘俩的感觉。

“贡米?你们这除了吃这个就得吃贡米了?小孩子家家吃吃习惯就好了,不用太当真!”婉清扬尴尬的笑了笑,心里对古代的大米不禁画了一个打问号。

花些钱塘钰是不会计较的。既然婉清扬和孩子在这做客,他理应照顾好。

“小哥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我们辽东的大米不是一直很好吃吗?”婉清扬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明明丹东的水土还可以,怎么产的米就不好吃了?

“辽东大米是好吃,但辽东山多耕地少,产量低,生产的大米或是进贡,或是高价卖个好钱,留给当地百姓吃的一般都是低价买来的糙米。”

塘钰简单解释了句,一双死鱼眼睛便盯盯的瞅着婉清扬,似乎还有下文要说。

被塘钰盯得有些发毛,婉清扬也不知他葫芦里都卖些什么药.“有话就说,这么盯盯的瞅着我,还让人继续吃饭不?”婉清扬把有屁快放几个字生生的咽回了肚子。

“你刚才说:我们辽东,也就是说你的家也在辽东?”塘钰慢慢揣摩婉清扬刚才的话说。

“口误!完全是口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婉清扬心里暗自比划下,辽阳应该是辽宁中部。“我的家应该是辽中,在我们那有时‘我’和‘我们’完全是可以通用的。例如我说‘我们家’,完全说的是‘我家’而不是你和我两个人的家。”婉清扬解释说。

塘钰摇头表示没听懂。

“就比如,你刚才问我:你昨天晚上睡得好吗?我说:我们睡得很好。意思是说:我和弘哥睡得很好,不是代表说:我和弘哥还有你睡得很好。”婉清扬话一出,只见塘钰满脸黑线的望着她,恨不得一口就把她吃了。

“我比喻错了,我再举个别的例子!”婉清扬忙赔笑,希望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

“不用说了,我听懂了!不过你还是没说,你家究竟是在哪?”兜了一个圈子,塘钰又回到主题。

“应该是辽中没错,具体在哪还真说不清。我们女人不是都头发长见识短嘛,你瞧我这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领孩子出门还走丢了,我要是能说清,还能跑你这蹭饭吃吗?”婉清扬辩解道。

“不像!我看你头发不长,见识却应该挺广。要是有难言之隐,我塘钰也不强迫你说出来,暂时安心住在这里便好,什么时候愿意说家在哪了,我再送你和弘哥回家。”

塘钰说完后,婉清扬不知道怎么接话,气氛顿时尴尬了下来。

“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在我们大清,除非国殇,女人是万万不可断发的,如果被有心人瞧见,可就是断头的死罪。”塘钰咽了口粥,突然问道。

婉清扬大惊!女人剪头发是死罪?那她该怎么回答?虽说她这披肩发在现代也是标准的长发,但跟这个时代女人发量比起来,还真是有一点没一点的。婉清扬想到这,忙眼睛躲闪的开始搜词。

塘钰见婉清扬表情躲闪,无奈在一旁坐等她辩解。

婉清扬一脸祈求,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好!如果你是从家里逃出来的,或者是被家人撵出来的,无论有什么难处,都请告诉我。毕竟我已认了弘哥做义子,弘哥也叫我一声干爹。

昨日你又帮我救了我额娘,无论你和弘哥是谁,是从哪里来,救命之恩对我塘钰来说还是最重要。

如果暂时无去处,就请先暂时住在府里,一切有我安排,你们母子大可放心。”塘钰说完郑重的瞅向婉清扬,仿佛给她吃定心丸。

听塘钰这么说,婉清扬难心道:“想必你也知道,我和弘哥包里都装了什么东西,除了一些吃食和我的胭脂水粉,一点银两都没有。找不到舅舅家,也不知道回家的路怎么走,如果你和老夫人能先收留我和弘哥,我真是万分感激。”

说完,婉清扬怕塘钰回绝,忙又补充道:“放心!我不能仗着自己医好了你额娘,就在这白吃白喝。我能干活,府里有什么事我都能帮着做。”

“反正,我不是离家出走,也不是逃婚,也没有任何仇家,不会给你惹麻烦。你赏口饭吃就好!”

塘钰听了不禁翻白眼:“就你那点手艺,生个火估计都得把我整个宅子点了!”

塘钰一句说到婉清扬痛处,婉清扬表情顿时暗了下来。

见婉清扬情绪低落,塘钰忙岔开话道:“虽然祖上有男女七岁不同席的规矩,但我家人口少,阿玛过世后又只剩我和额娘两人,吃饭是一直在一处的。”

婉清扬听塘钰这么说,是一头雾水,不知塘钰想说什么。刚见面时他就救她们母子于危难,但现在她和弘哥基本就是块狗皮膏药,是黏上人家的。不知塘钰往下会说些什么,婉清扬此时温顺的像只绵羊,静静的继续听塘钰往下说。

“男……女……七岁不同席?”这个说法婉清扬好像听过。

“能看出来,我额娘喜欢弘哥,如果你不介意,以后就每餐都与我和额娘同吃。如果你介意,那我只能端着饭碗在一处单吃,怕是会冷清了些。”塘钰表情略有为难。

“你端着饭碗,一处单吃?”婉清扬觉得这个情景有些不对。

“那可使不得!这些小礼节我一点也不介意,你怎么方便怎么来,我随意!”婉清扬尴尬的答道,说完忙扒拉碗里的稀饭,不知再继续说些什么好。

“干爹,一会买米,你少买一些够我吃就行。我妈妈减肥,一般不怎么吃主食,水果和肉多给我妈备些就行!”弘哥稚气道。

“减肥?”塘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止不住上下打量婉清扬,娘俩一唱一和的总让他掉下巴。

婉清扬汗颜道:“米吃多了也对身体不好,所以就……哈哈……哈哈……”也不知该和塘钰怎么解释,最后只好自嘲的笑了两声。

“米吃多不好?吃饱饭撑的!伸手就能摸到骨头,还是有点肉好!”塘钰若无其事,喝口粥顺了顺刚刚被耶得喘不顺的气。

“……”

起床的情形又浮在眼前,婉清扬只感觉脸颊发热的厉害,尴尬到无语。

“还有件事,称呼这事得改改!”塘钰暗想自己糊涂,差一点就把大事给忘了。

婉清扬心里顿时拔凉起来凉意,好不容易抱上的大腿,塘钰不是反悔不想认账吧!立做可怜道:“我也觉得让孩子认你干爹不太合适,只是……”

“不是这个意思!”塘钰忙把话打断,免得一会还得费口舌解释。

“在关外,小孩子一般都称母亲为额娘,你们的叫法一下就让人听出来不是满人。”然后塘钰语气一转又问道:“你们有户籍和路引吗?”这是他一直关心的大事,这娘俩估计什么事都需要他操心。

户籍和路引?听得婉清扬又是一脸茫然,听着估计是古代身份证和介绍信。婉清扬叹口气,又摇了摇头。

“那通关文牒呢?”塘钰又上下打量婉清扬一番,无奈的问道。

婉清扬又摇了摇头,心想那又是什么东东,这个她以前听都没听过。她随身带着身份证,可这玩仍古代也不能认呀!看来就算她直接就说她住辽阳塘钰他也不能信。

塘钰看婉清扬摇头,暗想自己猜测果真没有错,接着说道:“你们这相貌和言谈举止一看就不像满人,即使穿上旗装顶多也是汉民旗人。

朝廷颁布‘禁关令’!在关外如果不是满人,身上没有‘通关文碟’如果被官府抓到不论身份一律杀头!那日你擅闯柳条大泽就是死罪!”

塘钰又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给婉清扬抹的顿时就感觉后脖子凉嗖嗖的。

“通关文牒?”婉清扬暗自感叹自己真命苦,穿越都没穿越对地方啊!

婉清扬开始在大脑里快速搜寻记忆中的古代。古代电视剧里都拍什么了?《康熙微服私访》、《戏说乾隆》、《还珠格格》说的好像都是往南边走的事。北边?充军宁古塔!宁古塔应该是东北这旮沓的,还有近代点的闯关东。东北原来这么荒凉?怪不得有“闯关东”一说,是相对“禁”来的。

“咳咳!”婉清扬还在那胡思乱想,塘钰干咳了几声才把婉清扬从胡思乱想中拉回来。

婉清扬忙整理下塘钰说的话,认真道:“是让弘哥改口叫我额娘是么?”

塘钰示意的点点头。

弘哥是满脸不在乎,张嘴闭口“额娘,额娘”的就叫开了,不过自己的小命掌握在一个六岁孩子的手上,婉清扬总感觉心里头不怎么踏实。

院里“咯咯咯”的鸡叫声传来,婉清扬和弘哥探头一望,原来是下人们把笼子里的鸡都放了出来,围在栏子里喂鸡。

王妈在院里等弘哥无聊,也跟着拿把谷子在一旁喂。

“额娘!王奶奶在喂鸡,我也要去!”弘哥改口改的还挺快。

“去吧!别把鸡弄疼了!”

弘哥得到许可撒欢的就跑了出去!

“你这当额娘的,不担心儿子被鸡叨了,反倒担心孩子把鸡弄疼,真是笑话!”塘钰挖苦道。

塘钰话刚说完,就听到院子里小公鸡小母鸡们咯咯咯地就叫开了。

王妈在院子里紧维拢:“弘少爷!鸡不是那么抓的……弘少爷鸡翅膀要被弄折了……哎呦!哎呦!鸡应该这么喂,要不明天鸡该不下蛋了……”

塘钰听的是又气又好笑,刚入口的粥差点喷出来!

“老夫人怎么样了?”婉清扬突然想到。

“应该没什么大碍了,谢谢姑姑的药!无以回报,请先暂时安心住在我府上,通关文牒的事也先不用担心,暂时不要出门就好。姑姑如有什么需要,尽请吩咐便是!”塘钰拱手施礼说。

古人礼节多,婉清扬听了就想笑。怕塘钰觉得自己没礼貌,顿又忍住。

“哪里!哪里!”婉清扬嘴上客套,心里暗自说:万幸!我可是瞎猫碰着死耗子了!

接下来吃饭的气氛比较尴尬,旁边侍候的小丫鬟时不时的上前为婉清扬布菜,让婉清扬觉得浑身有些不自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