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军嫂改造计划

更新时间:2020-09-24 12:42:19

重生军嫂改造计划 已完结

重生军嫂改造计划

来源:落初 作者:沈阅 分类:言情 主角:马艳丽黄大贵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重生军嫂改造计划》的小说,是作者沈阅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军嫂居家日常:随军、带娃、做家务,样样是能手。祁南:吃吃吃,喝喝喝,买买买!军嫂遇事日常:忍让、大度、讲道理。祁南:拍飞他,击垮他,弄死他!某男:要改造俺媳妇的人生观,任重道远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冷俏被祁南这一出,弄得心里毛乎乎的,笑容干在脸上,“那……那个,你脑子又进水了?”

这是活生生的冷俏啊!

祁南想说话,喉头哽住了。

冷俏还是这幅俏生生的模样,依旧是这样活泼爽朗的性子,真好。

前世,母亲跟小弟来接自己的那个让人绝望的夜晚,被算计得不死不活的时候,在所有人袖手旁观的时候,是冷伯伯,拖着一双瘸腿,拐杖也摔断了,也不知道这样崎岖的路,在那样的雨夜之中,他是用什么样的毅力坚持的。

为此,她跟母亲弟弟三人才得以活着出去。

但冷伯父拖着一身的伤,只能躺在床上,冷俏独自照顾冷伯父,性子好强的她,为了不拖累两情相悦的恋人,很快找了人带了冷伯父出嫁了。

待从病榻之下活下来的母亲,听继父偶然说起报信的人,回来找他们的时候,冷伯父已经过世了。而冷俏……嫁在这当地,这不把女孩当人的地方,生了女儿当场被婆婆浸死的时候,她就疯了。

母亲带走了她,好的时候,跟正常人一般无二,不好的时候,冷俏就抱着枕头当成自己的女儿,浑身再没有以前半点生气。

祁南透过泪眼看着冷俏,心下是激动的。

那天还没有来,真好,那天永远都不可能再来了,真好。

那个日子,改变了他们的命运,母亲再也不会失去腹中的胎儿,弟弟也不会不死不活,冷伯父也不会遭受那样的磨难,冷俏依旧还是这样元气满满,自己……

祁南没有再想下去,只用力抱着她,“俏儿,我们都还好好的。”

被祁南抱着的冷俏,僵着一张脸,猛然推开祁南,用手探探她的额头,舒了一口气,接着嚷道:“哪里学来的这套,发什么神经!”

说完,自己倒是噗嗤一声笑了。

刘招弟见一向不合的她俩,居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很是不可思议,也有些不甘道,“祁,祁南,冷俏她就是嘴巴坏一点,你不要往心里去,以后,有什么事情咱们都商量着来,毕竟咱们都是苦命的人。”

祁南擦擦眼泪,拉住要说话的冷俏,对刘招弟道:“是我们,但是没有你,刘招弟,我刚才就跟你说过了,你不要再把别人当傻子糊弄,以前我不明白,现在我想通了,你不就是一边跟黄芳芳告密,一边看着我多惨然后安慰我吗?看到有人比你惨,你就安心了,你安慰人还安慰出优越感来了,我也真的是服气。”

心里的秘密被人这样直接说出来,刘招弟有瞬间慌乱,想要辩驳又被祁南打断,“刘招弟,我可怜你!”

她怎么敢!她居然这么说!自家好歹还有爸爸妈妈,即便她经常打自己几下,让自己做很多家务,把好的留给弟弟,但是这是祁南啊,她连亲妈都没有,从小就吃黄芳芳吃剩下的,穿黄芳芳穿剩下的,闷声打不出两句话的人,就是这样的人,她!居然!可怜自己!

恼羞成怒的刘招弟走了。

冷俏哈哈笑了起来,眨着眼睛盯着祁南瞧,“哎呀,我真是想看看你这脑子是不是偷偷被人换了,这才算是有点人的样子嘛,你这么说她,担心她背后阴你!”

祁南很无所谓地摊手,“我就算不说她,她也一样阴我,要我知道她阴我……哼!”

“怎么样?”

“见一次打一次呗!”

于祁南而言,与冷俏这如久别重逢,于冷俏而言,看祁南而今是步入正常,惺惺相惜,很快闹成一团。

事实证明,世上永远都不会有十全十美的事情。

即便当事人满意了,旁观者也不见得就满意。

黄芳芳现在就十分、尤其不满意。

她被打的脸依旧还是肿的,又不知道马艳丽哪里弄来的紫药水,涂上去更是显得狰狞。啪地放下手里的镜子,黄芳芳心里的气无论如何都平息不下来。

她这个样子,怎么去见李厉。

想到李厉,她就有些失神,眼前居然浮现出一个高高大大的身影,俊朗如玉,力大无穷,他把自己救了上来,还安慰自己不要想不开,就连略微低沉的声音都那么迷人。

黄芳芳赶紧摇摇头,打断思绪。

你想什么呢黄芳芳,李厉才是最重要的,以前她一直觉得李厉的完美男子,白白净净的样子一看家里就过得好,那个人其实只能算粗壮,他有李厉那么好吗,他有李厉家里的权势吗?

黄芳芳想着李厉,仿佛可以看到,通过李厉之后,自己眼前就是一条康庄大道:让人羡慕的工作,温柔体贴的丈夫,不需要节约的花钱,众人羡慕的眼光……

没错,他只是还没有发现自己的好,祁南那个小贱人,只不过是会装可怜罢了。

“芳芳,你们班那个李厉,果真是有个在政府里工作的爸爸?”马艳丽进门,盯着黄芳芳说道。

黄芳芳点点头,“是,我听姐姐说,他爸是副镇长了。”

黄芳芳说的堂姐,叫黄莹莹,在他们的学校做老师。

马艳丽的眼神就更热切一些,抓着黄芳芳的手说道:“你这孩子,怎么也不早说,你是女孩子,没有什么比嫁个好人家再要紧的事情了,你看你姐姐,嫁镇上,平时什么都不用做,你又是高中生,要真的嫁过去,以后就是享福了。”

见母亲不仅没有责怪自己,黄芳芳揪着的心总算是放开一些,也敢说话了,“妈,李厉哪哪都好,就是太心软了,见祁南会装可怜,才给她东西的,她有什么,以为自己长了张好的脸,就会勾搭人,以后要是她成了,肯定不会让咱们好过。”

马艳丽轻蔑地笑了一声,摸摸黄芳芳的头发,有些古怪地说道:“脸又有什么用呢,当初她娘还不是被赶出去了,这男人啊,看的可不是脸,你这样……”

一通话,说得黄芳芳面红耳赤的。

说完这些,马艳丽叹息一声,“原来我还有点不忍心,但她既然碍了我女儿的前程,也别怪的狠心了。”

这话听得黄芳芳心里一喜。

天色傍黑的时候,马艳丽偷偷溜了出去,开始自己的“狠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