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顾少深度宠:早安,神医娇妻!

更新时间:2020-11-01 21:37:22

顾少深度宠:早安,神医娇妻! 连载中

顾少深度宠:早安,神医娇妻!

来源:落初 作者:上灵游龙 分类:言情 主角:杜白虹顾独平 人气:

上灵游龙新书《顾少深度宠:早安,神医娇妻!》由上灵游龙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杜白虹顾独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首长?总裁?很厉害吗?抱歉,我认识的每个男人,都比你强!(上架当天即百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虹?”

便是于此时,一个清朗中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随后,一只手掌,在杜白虹眼前上下摆动了一下。

“小虹,你怎么傻站在这儿?”

杜白虹那小梳子般的眼睫,顿时便是一颤,她侧首望去,便是见到了祝延年那张俊朗的脸,近在咫尺。

见到祝延年,杜白虹依旧是没有什么反应,仍然是怔怔地站着。

杜白虹的状态,显然是十分不对劲。

祝延年微微皱眉,便是伸手,一把拉住了杜白虹手臂,开口道:

“小虹,别站在这里,我送你回家。”

回家?

听到这两个字,杜白虹方才微微一动,眼眸转向祝延年,苍白的唇角往两边拉开一抹自嘲的弧度。

家,她哪里还有家。

“若不是你,青山也不会死,我们杜家,没有你这样狼心狗肺的人……”

砰!

大伯杜青河的话语,便是于脑海中闪现。

杜家那扇大门,亦是在她面前无情地关上,由于力道过大,那悬于大门上方的两只白色灯笼,亦是禁不住颤动个不停。

当时,杜白虹望着那两只摇晃的灯笼,面上的血色,便是于那一刻,退得干干净净,宛如那糊成灯笼的,惨白的纸。

父亲杜青山去世,杜白虹却是全世界最后一个知道的。

她亦是最后一个知道父亲是被顾独平击毙的。

亦是无怪乎杜家如此对待她。

是以,那个她从小长大的杜家,那大门关上的那一刻开始,便不再是她的家。

而顾家,则是她现在最不愿意踏足的地方。

“我不回去,祝大哥,帮帮我。”

杜白虹艰难地开口,她现在发声皆是如此的困难,嘶哑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难听。

她的手反过来紧紧地攥住了祝延年的袖子,那力道,仿佛是溺水之人在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便是将后者的袖子都抓出了皱痕。

“帮帮我。”

杜白虹望着祝延年,眼中是充满了绝望的恳求。

自从认识杜白虹以来,祝延年何曾见过她面上浮现出这样的神情来。

以往见面,杜白虹总是温温柔柔的,连说话声音亦是不大。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看着这样的杜白虹,祝延年面上那一贯带着的玩世不恭,此时便是消失了,眼中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担忧。

“好,我帮你。”

祝延年不做他想,便是开口应允道。

不知是否是有了祝延年的保证,杜白虹的神情便是一松,此时,一阵晕眩忽然涌了上来。

杜白虹身体晃了晃,便是眼前一黑。

“小虹,小虹?”

意识消失的最后一刻,杜白虹听到的,是祝延年那焦急的呼唤。

祝延年接住了晕倒的杜白虹,反应迅速,手上一个用力,便是将她抱了起来,往停于一旁的车子行去。

一直关注着杜白虹状态的黑子,在见到杜白虹忽然晕倒的时候,便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便是立马踩下油门,想要跟上去。

哪知,便是于此时,一辆轿车,便是忽然从旁边的小区中驶出来,恰好挡在了他面前。

况且,这个司机,显然是个新手,连转弯都转不利索,简直是故意一般地挡在了黑子车辆的前方,将他的视线完全遮挡住了。

“***!会不会开车!”

黑子被气得恨不得下去揍那司机一顿。

瞪眼一瞧,前方那辆白色车子的车上,贴着几个硕大的字眼。

“新手上路,请多包涵。”

那硕大的几个字,无辜又气人地展现在黑子眼前,旁边还画了一只可爱的卡通小白兔,正笑嘻嘻地于他对视。

黑子顿时气得想要亲自送他上路。

似乎是感受到了黑子的杀气,前面那辆车,终于是转过弯来,飞快地开走了。

“***!”

黑子忍不住又是愤愤地骂了一声,往前看去,杜白虹,连同祝延年驾驶的那辆车已然失去了踪影。

“完了!”

黑子连忙取出手机,匆匆在上面按了一下。

“喂,首长,嫂子忽然晕倒,被祝延年带走了。”

……

“什么,你要离开这里?”

一片白色的空间中,充斥着刺鼻的消毒药水的味道。

一抹消瘦到极点,仿佛成了纸片人的单薄身影,此时正坐在病床之上,她将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侧首望着窗外。

窗外是一片萧瑟,光秃秃的树上,那最后一片枯黄的叶子,便是被雪花无情地压落了下来。

令人感到无端的绝望。

然则,眼前这萧索的景象,同那双空茫双眸相比,倒是算不上什么了。

那片枯黄的落叶,于半空中,起码还与那凛冽的寒风中翻飞,进行了一场最后的舞蹈。

然则,杜白虹的眼眸之中,唯有一片死寂,仿佛完全失去了生命力。

祝延年皱了皱眉,不免开口道:

“小虹,独平他不像是这么鲁莽的人,会不会是有什么误会?”

顾独平可不像是会做出这种昏头事来的人。

耳边传来祝延年的声音,杜白虹唇角自嘲地弯了弯,眼中依旧是宛如一潭死水,开口道:

“他恨我,所以连一点机会都不给我父亲。”

原本是有机会的,或许,有证据能够证明父亲是无辜的。

“都怪我死缠着他不放,如果我早点放手。”

早点放手,成全了顾独平同林新瑶,或许一切都不会发生。

虽是在说着这番绝望的话,杜白虹的声音却是出奇地平静,只是干涩地可怕。

也许一个人心痛到极点,便是麻木。

顾独平恨杜白虹?

祝延年听着这话,感觉好像是在听一个笑话,然则,此时他是绝对笑不出来的,望着杜白虹,唯有眉头深锁。

据祝延年对顾独平那个小子的了解,他若是恨一个人,可绝对不会是这种表现。

然则,看着面前的杜白虹,祝延年却是无法将这话说出口。

“好,我帮你离开。”

沉默了片刻之后,祝延年便是开口应承道。

唯有祝延年自己知道,答应杜白虹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

要突破都城军区特战队大队长顾中校的防守,神不知鬼不觉地将顾太太送出都城,且要防着顾独平找上来,这难度,真不亚于华国历史上那场著名的突破战役。

更何况,这件事过去之后,还要面对顾中校,顾独平的愤怒,那可不是好玩的。

然则,祝延年此时担心的却不是这一点,他看着杜白虹,说道:

“可是,你要去哪里?”

闻言,杜白虹倏然愣住,她怔怔地坐着,眼神愈发空茫。

这个问题,便是连杜白虹自己都没有考虑过。

天下之大,竟无她的容身之处。

杜白虹抿唇沉默,眸光愈发暗淡。

第二天,都城机场。

祝延年面上带着玩世不恭的神情,手中拉着行李箱,望向一旁那个单薄的身影,开口道:

“走吧,我送你过去。”

杜白虹面色依旧苍白,闻言,便是微微颔首。

“铃铃铃!”

哪知,便是此时,手机铃声又是响起,祝延年随手接通了电话。

听了几句,神情便是一变。

他侧首看向杜白虹,皱眉说道:“白虹,我有事情要处理,就不送你进去了。”

闻言,杜白虹一怔,便是立马说道:

“祝大哥,我没事,你先走吧。”

祝延年看了杜白虹几眼,忽然便是一笑,面上又恢复了玩世不恭的神情,伸手在她的脑袋上揉了揉,直接将那柔顺的发丝揉乱了些许。

杜白虹睁大了眼睛,盯着祝延年。

祝延年却是毫无愧疚之意,揉了半天,将手收了回来,说道:

“到了之后给我打电话。”

说罢不再停留,一个转身就离开了这里,脚步有些匆忙。

杜白虹望着祝延年的背影,本想道谢的话语却是未说出口,唯有看着后者消失于门口。

此时机场中人来人往,不少人将目光有意无意地瞥向这抹略显单薄的呆立身影。

片刻之后,杜白虹转过身,手中握着行李箱杆,看着来来去去的行人,眼神有些茫然。

“我该到哪里去呢?”

她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没有家,也没有亲人,她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呢?

杜白虹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大屏幕,机场中一片喧哗,行人有说有笑,唯有这一抹单薄身影,如同一抹幽魂,被整个世间所遗弃。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