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云照清秋

更新时间:2020-12-29 16:11:46

云照清秋 连载中

云照清秋

来源:落初 作者:诺尘0001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青禾 人气:

主角叫小姐青禾的小说是《云照清秋》,它的作者是诺尘0001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小姐翦云照,进京不到两月,在闺房里意外晕倒……当娘的第一个念头便是:怎么会?照儿虽是文静的女儿家,可身体一直很健康,从没让她这个当娘的操心……想那么多有什么用,还是请郎中要紧……翦清秋三十来年的人生,将近十年都在恐慌与紧张中生活,心上的那根弦从来就没有放松过……没办法,谁让她各方面都那么优秀,做卧底就需要这种极品人才……很不幸的是,在卧底任务即将完成的时候,却被自己的接头上级一枪毙命……干什么?死都死了,还灌什么药?堕胎药?要疯了,本姑娘活了三十来年,还没谈过恋爱呢……王八蛋…好不容易重生了,本姑娘还想着好好的享受一下古代的闲适人生呢,就因为那王八蛋,使得她初初来到便焦头烂额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确实很有缘的!”

黎潇然慨然一笑,迷住了翦云照的双眼,跟着呵呵笑了起来:“这样的缘份真好!”

“确实真好!”

“咳……”

某人已经听不下去了,凉凉地道:“姑娘可否伤着哪?”

“哦,还真是,好像是伤着椎骨了,可能得平躺十天半个月甚至一个月。这……”

翦云照抬眼四下里打量一番,满脸歉然而又懊恼地道:“可否麻烦你们帮忙就近找一个住处?最好准备一副担架,把我顺过去就行。”

骆云霆与黎潇然交换了一下眼神,彼此表示对“担架”这样的名词很陌生,只不过,看翦云照眼下的情形与其字面的意思不难理解。

“担架没有,倒是可以拆一扇门过来。”骆云霆的话依然冷硬的让人心底发寒,翦云照听了却暖暖地笑着道:“那就有劳了!”

“职责所在,住处我这就去找。”骆云霆说完这一句,一个旋身,就跃到了不远处的马背上,然后,手中的马鞭一扬。黎玉萱的声音跟着急切地响起,“师父,我随你一起去。”

骆云霆愣神间,黎玉萱已经跨上了拉马车的马。作男儿打扮的她,虽然身形相对娇小了一些,却也不失少年的英豪之气。

她很喜欢骑马,张扬恣意,可大哥偏说女儿家不能长时间骑马……

两骑风卷而去。

翦云照闭了闭眼,心头漫过之前发生的片断,蓦然惊觉:她今天杀人了。

这个记忆很惊悚!

真的,她上辈子的三十年,虽然不是寻常小儿女,抓捕过嫌犯,却也没亲手杀过人。

古代生活的人真可怕!

杀人仿佛家常便饭似的。要不然,就她这个来这个世界才第三天的小女子怎么会动手杀人呢?而且,杀人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杀人后,恍惚也没什么感觉。

原来的她,可是杀只鸡也要念半天咒语的,把鸡杀了之后,心底还会对鸡生出无限的怜悯之情,只是在吃鸡肉的时侯努力让自己忘掉。

青稞怯怯地走到翦云照身边,眼里滚动着泪花,尽量放缓了语气、放低了音量说道:“大小姐,容嬷嬷与青禾姐姐都死了……”

说着憋了憋嘴,有点想哭,却极力忍住,那样子可怜极了。

翦云照轻轻拍了拍身边的草地,放柔了声音道:“我知道了。今后,就我和你相依为命,你怕吗?”

青稞乖觉地坐到她拍打的草地上,觉得这话里的意思透着一丝古怪,一时之间也没有多想,很是小声的回道:“有大小姐在,婢子不怕!”

“那好!既然容嬷嬷她们已经去了,我们伤心难过都无济于事。或许,她们到另一个世界去生活了。为了让她们在另一个世界生活的好,等我们安置下来,就给她们烧好多好多的纸钱,还做一些小船、马车、衣服……等等,只要我们能想到的能用的都给她们做好了烧过去,她们收到后,就能生活得很快活。”

“好!”

青稞是一个简单而又特别容易满足的丫头,此时听翦云照这么一说,心里的那份伤心与难过顿时烟消云散。

如玉公子坐在不远处,太阳的光线为他打造了一个光圈。他的身影笼罩在里面,仿佛与主仆俩人各成一个世界。只是,她们之间的对话,会随着爽爽的秋风传进他的耳膜,让他忍不住感沛于心。

翦云照安抚完小青稞,眼神不自觉朝如玉公子这边看过来。

文质彬彬的少年很注意分寸,在骆云霆与黎玉萱离开后,他便跟着走开了十几步,在她们主仆说话时,他的视线一直照射在草坡地下的树丛里,仿佛那里面有着吸引他的风景。

此时,他感受到她的目光,偏头投给她一个如春天般和煦的笑颜。她的目光与他的笑颜裹挟在光影里,稍显朦胧,却也不妨碍那样的笑熏染翦云照的心,使得她由然的说了一句:“谢谢!”

黎潇然莫名的道:“我好像什么也没做,又哪能担翦大小姐一声谢?”

“你知道我?”

“嗯!有点巧,出城的时侯遇到了你父亲,他大致描述了一下你们一行人的特点。”

“他担扰,所以让你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能帮一把。”

“嗯!大意是如此,可我什么忙也没有帮上。”

“哪能这么说!此时公子相陪在一侧,已是对我莫大的帮助了。只不过,我父亲好像有张乌鸦嘴。”

黎潇然愣了愣,疑惑的看向她,“谢谢你能这么说……不知后面的话是何意?”

翦云照双手摆了摆,两侧肩膀微动:“看看我现在,还有之前的惊马,不是很能说明问题么?”

黎潇然再次一愣,即而了然一笑:“翦大小姐当真是思维敏捷,枉我自诩有些才情,却也跟不上翦大小姐的思维,当真是惭愧!”

“公子客气,我只是不习惯按常理说话,公子乃谆谆君子,自是不适应……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黎玉停。”

“具体何字?”

“黎明的黎,玉器的玉,停下的停。”

翦云照欣然一笑,“看来你父母是明白人,知道玉不琢不成器,所以从小督促你黎明即起,孜孜以求的学习,却也知道一个人的神经线不能拉得太紧,有时得停一停,适当放松一下。”

“哈哈哈!翦大小姐这解说还真有意思,我父母想没想那么透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黎玉停眉毛扬了扬,比先前端坐时的儒雅多了一份闲适与肆意,一手在旁边扯了一根狗尾巴草衔在嘴里,顺着问了一句:“不知翦大小姐的闺名是否方便透露?”

翦云照无所谓的笑了笑:“一个名号而已,有什么不方便透露的!”

只不过,她仰躺在草坡上,头一直这么偏着,此时感觉有了一丝僵硬,却也不好转过来。觉得那样子有些对不住眼前的暖男,而且,翦云照似乎也愿意忍受那些许的不适,只求多看一眼貌赛潘安的男子。

潘安的美貌与才情,于她而言,只是一个传说,而眼前这男子,此时却是真实存在的。看着也就十八九岁二十挂零的样子,虽然一直表现得淡然优雅,但从他身上隐隐透露出来的另外的某种气质,莫名就让她觉得他不是单纯的学院派少年。

此时,许是对她多了一份了解,他身上又多了一份洒脱与自然,这又让翦云照感觉到一份亲切。

面前的人不是遥不可及的嫡仙,而是如她般普普通通的人。

骆云霆与黎玉萱这一去就是一个多时辰,回转时,身边多了俩人,而且,那俩人中一人右腋下夹着一扇门,右手扣在铜质的门环上。

在翦云照的感觉上,那人很奇特。因为另外三人是骑马前来,而他是步行,而且腋下还夹着一扇门,可随着他们的身影由远及近,那人步行的速度一直与骑马的人保持同一个节奏,不快不慢,如闲庭信步般。

几人至身边,黎玉停才把头转过去,脸上的笑还未完全隐退,便迎着骆云霆清清淡淡的说了一句:“来了!”

看在骆云霆等人眼中,显然,在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他们相谈甚欢。

骆云霆睨了他一眼,以一个特别潇洒从容的姿势下了马,把马缰绳交给后面的骆辛,一手提过疾风手中的门板,走到翦云照身边,门板挨着她的身子放了下来,然后转了一个圈,至翦云照的另一侧,将她不由分说的抱起,放到门板上。

然后,一手从怀中掏出一摞宽布带,丢给黎玉萱,吩咐她与小丫头青稞帮着缠上。

而这时,因他抱翦云照的举动是那么娴熟自然,在场的人都瞪大了眼在看他。

黎玉萱机械地接过布团,好像他刚才所吩咐的语言有多么深奥,让她完全不能领会。而且,她有随身丫头,只是如同她一样作男子打扮,与大哥的跟班,被充作车夫的那位在主子没有特别吩咐的情形下,自动当成了布景墙。

小丫头青稞更是不明白对方这是要做什么,她呆愣愣地看了看黎玉萱手中的布团,然后又看向在初遇时觉得好看的高大男子。

此时,男子凉凉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不绑也行,只是小丫头你可要注意了,别让你家小姐从门板上摔下来。”

骆云霆纯属好意,于他而言,能对一个小丫头说这么多废话已经非常难得了。

习惯上,除了公事上必须要说的话,在日常生活里,他可是惜字如金的。

这一点,黎玉停甚是了解。他对此时睡在门板上一动不动的翦云照无奈的笑了笑:“还是绑着吧!虽然有些不好看。”

“绑吧!我无所谓的。”

翦云照抬了抬眼皮,看向黎玉萱,然后回过头来看着小青稞:“绑吧!你家大小姐如今都这样了,好在还有人理会,要不然,今天可就要在这荒野之地逗留了。”

说完,脸上拂上一抹凄伤。

看在骆云霆眼中,还是不那么相信这是少女内心最真实的情感流露,充满冷意的声音再次响起:“疾风、骆辛,你们动作麻利点。”

被点名的俩人相互看了看,还能说什么?虽然他们的身份一个是暗卫,一个是明卫,别说现在主子只是吩咐他们抬一个看似娇滴滴的少女,就是让他们抬一头猪,他们也绝不敢二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