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诸神休书

更新时间:2021-01-23 16:52:19

诸神休书 已完结

诸神休书

来源:落初 作者:空堂月 分类:言情 主角:雷之域雷加 人气:

火爆新书《诸神休书》是空堂月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雷之域雷加,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本是个平凡少女,被浴缸里莫名出现的少年带入天地禁书之室,误损苍穹之书,不得不进入书内代替魔法士归月完成那一条条未经之路。她身携异宝,独闯异世大陆,扭转即了之局,整修残破之城!  遗忘大陆的首席英雄,竟然在家种萝卜。夺神剑,闯迷城,杀恶龙,救公主,但英雄遇见了公主,那么她的幸福,却在何处?  神待如何?  天地又奈何?  命运可以左右我的未来,但它左右不了我的这颗心!  本文已完结,新文《人鱼娇》已经上传,求票票,收藏,对于新文很重要,谢谢大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但身为有大气度的英雄,我怎么可以一个人占功呢!

一刻钟后,我已经走在了地道里。前面是一团不值得怀着什么心思惨绿的而在带路的鬼火,后面是为了给他一个出人头地机会而带过来的北灵。

地洞里的腐臭气味和比气味更让人难以忍受的北灵的抱怨声让我体会到了做拯救者的艰辛。但英雄不是该逆流而上的吗!无论怎样我是绝对不会低头的,不过我似乎应该弯一下腰,草鞋的带子开了。

对英雄而言,哪怕一个小小的动作也必定都有着非同寻常的契机。

在俯身的那一瞬,我感觉头顶擦过一股强劲的风。我听到剧烈的撞击声,听到从喉腔里挤压而出的一声闷哼和肋骨的断裂声,再回头只看到北灵凸出的眼球与大张的嘴,而一个足有脑袋那么大的铁球则在地上滴溜溜打着转。

沉默。这一刻英雄的悲凉已经无法用文字予之表述。但英雄的理Xing让我只能说一声,“对不起。”为了我所必须的拯救旅程,英雄路上的献身者,再见了。

“别走……我还没死——别——”

再见。

挥泪转身,英雄还需要前行。

先习惯四处游荡的白色幽灵,然后秉着英雄乐于助人的原则指路给它们去帮北灵整理后事。

前面终于有打鼾的声音了,经历了万千险阻的英雄总算找到了被困住的勇士们。鬼火用几簇喷出的绿色磷火向我告别,我也用随身携带的水袋回了礼。

接下来,英雄应该感慨一下这里的阴暗环境。可惜固定火把的不是骷髅头,也没有持着锈剑把守各个牢房的绿眼眸僵尸,没有稀奇古怪的各式夺命暗器,没有会伸出人头的木框描花古画,更没有吐气如兰的柔媚妖女。这里没有许多应该用来迎接英雄的魔王地牢里的东西,甚至连一扇象样的牢门都没有。眼前的这扇门,既不是金门银门,也不是铜门铁门,不是石门,木门,不是土门,这扇门,是一扇纸门。

想不到撒布列等无坚不摧的终极勇士,竟会为一扇纸门所困,人生真是难以言喻。不过也正因如此,才凸显了英雄的存在意义。就象现在,英雄的我只动用了一根手指,便达成了拯救的任务。但事情不会如此简单的,英雄就是要有未卜先知的觉悟。

看,远处逼近的那一个摇摆的黑影。

那,可能是拎着板斧的无头胄兵,可能是腰肢柔软的锦衣美人,可能是流着口水的长牙毛虎,还可能是……

——后面跟着幽灵的人类军师北灵。

这是令人震惊的一刻,这是令人心悸的一刻。悲痛的目光和僵直的身体根本不能准确表达出我现在的心情。

对,眼泪。在此刻英雄只能流泪!而眼泪过后,代替的则是没办法忽略的残忍。

要知道在英雄的战役里,牺牲是在所难免的,即使对面的曾经是我们最亲密的同伴,可如今,他只是魔王的傀儡。是的,哪怕他装作在逃避幽灵的袭击!

不要问我理由,英雄的判断在每一次实践中都会被证明是正确的!瞧他乱糟糟的头发,破碎的衣衫,这根本不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类该有的仪表!看他那那充血的眼睛,那怒列的牙齿,他的嘴在蠕动,那是进攻的前兆。而身为阻挡一切邪恶势力屏障的英雄,我怎能坐视不理而令懵懂的同伴受到伤害!

——唰!!!!!!

瞬间跳起的我用抢夺而来的撒布列的菜刀将北灵从左肩到右肋斜切成了两截。

我看到北灵空洞的眼神,他的嘴无力地张了一下,他连着大半个肩膀的头在空中划过一道利落的弧线,砸扁于地面。而他的身体兀自站立,伤口处“咕嘟嘟”冒着红色气泡。

幽灵们围了上去,贪婪地吸允着那难得的美味。我则让菜刀在发愣时从手中掉下,并扑通跪倒在北灵的残躯前。这,是英雄的了结手段——表达惜痛与绝不后悔的内心情感,并在必要的时候,舍身成仁。而在此前,先需对自己的行为加以合理的解释。

“你很奇怪吧,我的做法。”在嘴角扯起一抹符合语气的自嘲般的冷笑,我微微转头,当看到撒布列条件反射般的点头动作时后又继续回头悲伤地看着北灵道,“他被幽灵附了体,已是魔王的傀儡。”

“附体?”可以想象得出撒布列大张着嘴的样子。但我不愿对此多废口舌,便将其忽略,把倾诉对象转换成了北灵,用从心底涌出来的悲痛,化作唇边那几乎要扯坏嗓子的悲戚之音。

“你恨我吗,北灵?你救了我,我却亲手了结了你的生命。可是你知道我内心的挣扎吗?我们曾是那样亲密的同伴……”我适时地摇头苦笑,“你走了,是我,是我做的。如果你不甘心,我也情愿去陪你。不管怎样我都犯下了无法饶恕的错误……一起去吧……如果这样你能原谅我……”

该是英雄发狂的时候了,先失神地拣起菜刀,然后往脖子上砍。撒布列在愣了一下之后才来阻止,不过他当然成功地把住了我的胳膊。

“你冷静一下!”他大喊着。由于这话喊的并不到位,我依旧处于癫狂状态。直至他吼出“军师的任务还要靠你来完成”时,我才当机立断地松了手,在影子们的“完成!完成!完成!”中抹去眼角边的一滴泪水,又朝北灵的身体鞠了一躬,之后才带着尚未散去的悲痛容颜哑着嗓子对撒布列说:“谢谢你提醒我,方才是我错了,没有顾全大局。你放心,我拼死也会救出公主的。”

“英雄!”撒布列热泪盈眶,“我撒布列此生遇你真是不曾枉活。现在我决定了,只要你救出公主,我就把公主……让给你!”

“万万不可!”我惊慌道,英雄怎可夺人所爱!“在下只是一介草民,万万不敢高攀公主。况且撒兄对公主情深意重,我怎敢有妄求之理。撒兄若是再提此事,小可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英雄!”撒布列激动得嗓子都哑了,“英雄你如此付出……”

“英雄做事,不求回报!”话已至此,英雄的做法应该是为避免节外生枝而扭身就走。而事实我也这么做了,并且不是走,而是狂奔!

天已经亮了。就在我的脚后跟触到地面的那一刻,满脸笑容的魔王出现在我身前几米处。我看看他,用符合英雄身份的略带疲惫又不低卑的声音问道:“现在我们可以继续关于公主的事情了吗?”

“当然,”魔王笑道,“除了那个洛加,任你选。”此时他身后已站了一排不知从哪冒出的美女,各个眼波流转,身材婀娜。我犹豫了一下,道,“不,公主不是这个长相的。”

“脸肿了就像了。”魔王道。

我想了想,上前去,围着美女们转了几圈,先选中一个*的,照脸上给了几拳,不行,效果不太好,留下了指痕。于是我又试了第二个,第三个……当现场哭声一片时,我终于找到了脸肿的恰到好处的合适人选。英雄就这样救出了受尽折磨的公主,虽然红了拳头,却是值得的。或许还该杀了魔王,但看在他还未泯灭良知,也就罢了,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于是我终于没有动手,仅仅是看着魔王与一众美女们消失在了空气中。

撒布列一行人很适时地钻了出来,公主立即用含情脉脉的目光注视着他们。撒布列瞪大眼睛愣了好一会,终于反应过来,快步走向脸已肿成馒头的公主,心疼地道:“公主,您怎么会瘦的这么厉害,幸好脸还没变,否则,您让我们怎生是好……”撒布列说着竟已呜咽起来,被碰到脸的公主也抽噎着,实在是感人至深的一幕啊。而此时此刻,英雄该默默抽身了。转身,跨步,但腿却滞住。最后一眼的凝望寄托了我对他们的祝福。先停顿,然后在撒布列惊觉之时迅速转身。英雄的预见是在迈步的前一秒——

“英雄!你要去哪儿!”撒布列急切的声音响起,“你不能走!”

“可是我留下来已经没有必要了。”我用英雄招牌的淡然声音道。

“可是我们需要你!”莽夫撒布列一把扯住英雄的后脖领子,“你一定要跟我们一起回去!”

“英雄是与自由共存的。”我沉声道。

“可是你走了,谁来守护我们?”公主有很条理地接道。

“……”是这样,是的。原来我还没有尽到英雄的义务。看来,我只有与他们一起回去了,尽管这是违反我本心的。我理所应当护送他们,尽我英雄的责任。

经历了万千险阻,英雄终于与他的队伍救出了公主,踏上了归途。虽然在归途中也有磨难,有艰险,但英雄总会带着同伴们冲破黑暗,奔向光明。英雄是超越万物的,英雄是俯瞰众生的。就象现在的我,正站在卡第鲁斯山的山尖。头顶着银色的皎月,脚踏着潮湿的黑岩。刚刚,我拒绝了国王要把公主下嫁的提议,拒绝了那一人之下的大将军职位,也拒绝了一大袋的金银财宝。

是的,我是英雄。所以我不爱美人,不爱名利,不爱财富。我唯一带走的是一袋石子,那是为了不让他们难堪勉为其难收下的一点纪念品。

夜,深了。我伸展出一直叠在肋下的翅膀,轻轻扇动。纵然一跃,我融入夜色之中。英雄的逍遥激荡了我,我要飞向那未知的远方,飞向我英雄的天堂。

后记:

“听说昨天那个鹰妖又来赌钱了?那眼睛的精准劲儿,几乎把赌场给卷走。”

“什么鹰妖,明明是个熊精!不过你看过他带来的抵押品没有,一颗颗闪亮的……”

“——钻石!据言是从卡路那第带来的。以他的本事,怎么可能弄到那些宝贝?”

“卡第鲁斯山上有几个白痴小国把钻石当石子,把一堆破玻璃烂铁块当财宝,保不准就是从那猪脑国弄的。”

“——嘘,瞧瞧,谁进来了。”

“那不是灭绝一切的英雄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