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娇妻好甜:战少,放肆宠!

更新时间:2021-03-01 22:24:26

娇妻好甜:战少,放肆宠! 已完结

娇妻好甜:战少,放肆宠!

来源:落初 作者:玖盏茶 分类:言情 主角:慕战北霆 人气:

主角叫慕战北霆的小说是《娇妻好甜:战少,放肆宠!》,它的作者是玖盏茶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小丫头,你撩起了我的兴致。”未婚夫出轨闺蜜,她转身闪婚权势遮天大人物,被捧在手心疼爱羡煞旁人。白莲花闺蜜轮番示威,打脸!心机绿茶婊上线处处针对算计,手撕!深水渣前未婚夫跪求复合,渣拒!于是她被战首长一路保驾护航走上人生巅峰成为当红小花——*“你够了……”看着躺在垃圾桶里被摧残的玫瑰花,她看向一言不合就吃醋的男人。“那只是粉丝粉丝粉丝!”“不,是潜在情敌。”“……醋吃多了身体不好。”“我身体不好?”于是她被男人拖着做了好久的体能训练,最后她腿软的可怜兮兮的抱着他,“老公我错了,你身体好棒!”“……”【1V1双洁,高能甜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的嗓音掺杂了一丝的嘶哑,掀眸看向身旁欲离开的男人。

沉声,泛着冷调,“今晚的事情我不希望有除了你以外的人知道,如果你敢说出去,我就……”

战北霆垂眸,视线在她攥着他衣角的纤白手指上扫了一眼,“你就怎么样?”

她抿唇,后面的话其实还没想好。

男人将自己的衣角抽回,慵懒的走了两步,高大的身子随意的倚靠在旁边的沙发背上,两条修长双腿优雅的交叠。

不急不慢的掏出一支烟,点燃,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

慕酒瞪着他,像极了发狠炸毛的小奶猫,“……我就说是你强一奸了我!”

男人不为所动,缓慢的吐出一个烟圈,唇角漾出丝丝笑意,极其明显的嘲弄及蔑视的弧度。

真是有意思。

见他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慕酒捏拳,很气。

“以桐城慕家的背景,告你强一奸罪,能让你把牢底坐穿,信不信?”

“嗤……”一声轻笑自男人喉中溢出。

“虽然,我没指望你知恩图报,”

战北霆垂眸俯视着沙发上娇小的她,狭长的黑眸眯了眯,晃了晃指尖的烟,“但如此直接的恩将仇报,慕小姐,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这是重点?

男人倏尔站直了身子,将指尖的烟掐灭,扔到垃圾箱里。

然后,开始脱衣服。

修长好看的指放在皮扣上开始一本正经的解腰带。

慕酒往后靠了靠,小脸蛋儿终于有了一丝波动,“你……你干嘛?”

“强一奸你。”

他轻轻挑了挑眉梢,淡然的调子像是在叙述一件很简单的事。

慕酒还没缓过神,男人长腿迈开,挺拔的身躯已经朝她压过来。

他盯着她那张娇俏的脸蛋,即使还带着点儿泛紫的指印,也丝毫不影响整体的美感。

战北霆抬手捏住她的下颚,一只手撑在沙发椅背上,朝她凑近,“喜欢在哪儿做?”

“床上,浴室,书房,或者是这儿?”

男人俊容冷硬淡漠,上身穿了一件深色系的线衫,透着满满的禁欲气质,偏唇角上扬的弧度带着一股子邪气,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你……”慕酒气的身子都在发抖,抬手要去推他。

他笑,“留下证据,方便你告我,嗯?”

男人的眸中没有一丝情一欲,冷漠寡淡又疏离。

她始终清冷无温的眸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因为如此近距离的姿势,白皙的小脸爬上一层红晕。

“你……你起来!”

她的视线都不知道落在哪里,抵不住他的视线,撇开脸蛋儿。

“你听不懂吗,我只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哦,大小姐自然是不一样的,商量和请求都要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姿态。

“不能好好说话?”

她抿唇,漂亮的眸还带着愠色,“那你起来。”

男人倒是利落的起身,长指整理了一下衣衫,俊容淡漠的没有一丝表情。

“我代表桐城慕家欠你一个人情,如果以后你遇到了什么麻烦,或者需要我,都可以来找我,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做到。这样,可以么?”

可以么。

……

室内只剩下她一个人,偌大的空间寂静无声。

她拖着疲惫的身子泡了个澡,温热的水蔓延至全身,闭上眼睛又惊恐的睁开。

这几天,她都经历了些什么……

“战北霆。”

那个男人离开时留下的名字。

这个名字对她而言并不陌生,甚至是熟悉的。

战北霆,这个名字放在京都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来形容绝对不夸张。

年纪轻轻便在部队披荆斩棘斩获无数军功,短短两年之内杀出一条血路,成为第一特战队血鹰首领,三年内剿灭三角湾无数穷凶极恶的毒枭组织。

战功勋勋,高高在上,矜傲果决,是京都最传奇最低调也最神秘的存在。

贴在他身上的标签更是数不胜数。

传说这个男人冷硬,血性,狠戾,矜冷,卓越超群。

可慕酒觉得,大概是重名。

毕竟那个只手遮天的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从浴缸里爬出来换上睡衣,擦了擦消肿止疼的药膏,是凌晨四点。

慕酒觉得她大概是疯了,才会病态的翻出之前保镖给她看的视频,看了一遍又一遍。

听着视频里女人娇柔的嗓音。

“黎川……”

季黎川。

期间她的保镖来过一次,确认她平安无事,在心底默默的感谢八辈祖宗。

然后把她之前丢在地库的手机交还给她,离开。

慕酒窝在沙发上,一只手撑着额头,小手一点屏幕,号码拨了出去。

其实这个时间她没指望季黎川能够接她的电话。

但是意外并且非常诧异的,那边居然接了。

男人的声音,更是异常的清醒:“小九?”

她的喉咙干涩的发堵,“季黎川,你在哪里?”

季黎川立刻听出她声音里的不对劲儿,“你的声音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

“你在桐城,你在尚景酒店,你和苏娆在一起,对吗?”

他捏紧了手机,“慕酒。”

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以为她跟他通电话的时候,会歇斯底里的质问。

但是,没有。

她反而异常的平静,“我很好奇,我被绑架的时候,你和她在做什么?为什么绑匪打你电话的时候,却是她接的?”

“你说什么?”

“如果我不是碰巧被人所救,或许现在命都没了,你呢,你在做什么?”

“小九……”

“我给你一天想清楚,怎么跟我解释你和她的关系。”

她颇头疼的捏着眉心,后半句像是在喃喃自语,“可是季黎川,为什么是苏娆?为什么偏偏是苏娆?”

妈_的,她现在只是想想见到苏娆的画面,就觉得异常尴尬。

一个是她的男人,一个是她叫了几年的闺蜜。

“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边男人的问话还没说完,慕酒直接挂断了电话。

将手机调至静音,扔到地毯上。

现在慕酒一想到当初看到那段视频,果断不信的说辞,就觉得打脸,啪啪啪的疼。

心烦意乱的她把自己扔进床里,睡到天昏地暗。

……

季黎川更头疼,耐心已经在爆炸的边缘。

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从沙发上起身,打开里间的门,将睡着了的女人弄起来。

“苏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