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鸢飞当归

更新时间:2021-04-14 23:25:49

鸢飞当归 连载中

鸢飞当归

来源:落初 作者:水浅时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妫氏 人气:

经典小说《鸢飞当归》由水浅时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小姐妫氏,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丞相千金变丫鬟?!体验生活吗?公子你在干什么你自己知道吗?!公子:她不说我就当不知道!鸢妹:他不说我就什么都不知道!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琴音起起落落,梓鸢的一颗心却平静无波。

一旁的珈良专心地听着看着,兴趣盎然的,也顾不上她。倒是珉玉,见她一副专心致志,却又兴致缺缺的模样,心下了然,拉过她的手便笑着问道:“妹妹可是觉得无聊了?”

梓鸢无奈一笑。她是有些乏了累了,只是自小的教养让她连靠着椅背歇歇都做不到,一挺腰背立得笔直的,时间一长都有些僵硬了。

而精神紧绷得久了,总是容易致人疲累,梓鸢此时就是这般状况。况且,在这江上颠簸了数日,她也有些吃不消了。

只是现下哪能让她休息呢?能撑一会儿是一会儿,无论如何都要坚持到最后。

朝珉玉宽慰一笑,梓鸢拿过杯盏抿一小口温茶,咽下去了,才消了口中的那一点苦涩。

轮到梓鸢时,姑娘们已经介绍得差不多了。她站起来,精神有些不济,只觉得说话都费劲。珉玉担心地握了握她的手,梓鸢朝她微微一笑,看向一圈的女子,精炼又不失巧妙地介绍了下珉玉。待掌声歇了,还未等梓鸢坐下,一个女子的声音就止住了她的动作。

“梓鸢姑娘说的是不是少了点呀?我看其他姑娘介绍还带着些展示,便是单介绍的,也不止两三句话。大家还不是很了解你介绍的珉玉姑娘呢。”

江上一片静寂,唯有泠泠琴声还在歌情缘、赞美景。

那名女子就坐在对面桌,正正面对着梓鸢,一袭红衣,端的是艳丽逼人。这会儿正瞧着梓鸢,笑意嫣然,很是明艳,只是那几分挑衅,却显露无疑。

梓鸢一时有些呆怔,认得这位名为红琛的女子方才已被人介绍过。只是两人从前并未有过接触,梓鸢也不知这恶意从何而来,实在让人费解。只是现下也不是疑惑的时候,梓鸢旋即回过神来,脸上便添了些愧疚。

“实在抱歉。我今日精神有些不济,介绍得不够细致,误了各位姑娘的时间了。”

“姑娘不必自责。近日天气转凉,总是容易病些,姑娘要照顾好身子才是。”满场无声中,席上一位唤作苏青的姑娘先解了围,其他女子也都纷纷附和。

等梓鸢坐下后,珉玉拍了拍她的手,问道:“你认识那位女子?”

梓鸢摇了摇头:“不认识,被救后也是第一次见,不知是哪里冒犯了她。”

珉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替梓鸢斟了杯花茶:“妹妹先喝口茶缓缓。结束了就先回去好好休息,有什么事之后再琢磨。”

梓鸢笑着颔首。

随着乌金西沉,琴曲也已捻入终章。待茶会结束,梓鸢看着一位位姑娘相携着往房间走去,视线就落在了那个红衣女子的身上。

她正挽着一名白衣的女子,一路说说笑笑,看起来亲切可人,全然没有方才面对她时的鄙薄轻视。梓鸢一时也想不明白,加上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处理,便忍着头疼,给丛画使了个眼色,就先行回房了。

已经是傍晚了,天色渐暗,游廊中也挂了灯笼。梓鸢回房点了灯,立刻在案前坐下,铺纸下笔。不过一会儿,便写了半张。偶尔又停下来想想,认真投入中倒把疲累都抛在脑后。

待她把笔放下,已经是戌时了。梓鸢这才想起早已放在几上的饭菜。

饭菜都已经冷了,打开还温热的汤先暖了暖胃,梓鸢又简单吃了些,就拿起写好的东西出了房门。

天已经黑透,正房的灯火飘过庭院,向她晃悠,如这房的主人般招摇。梓鸢向着灯火而去,晚风吹得皮肤如镀了霜。

还未到门口,丛画已经迎了上来:“外面风大,小姐快请进。”

跟着丛画一路走到书房门口,便见房内灯火摇曳,透过藤纹格扇木门传来团团暖煦。

随着房内一声低沉的“进来”,梓鸢推门而入,见妫珩立于书架前,如松如竹,侧脸的线条糅入光中,宽衣长袖似水如云。

他回头看来,却一见梓鸢便蓦然皱眉,问道:“你的脸色怎么这么苍白?”

梓鸢压了压有些干裂的唇,抿出抹温和的浅笑:“可能是吹风吹久了吧。”

说着,走至桌前展开手中的卷好的纸:“还请公子先看看,这是今日记下来的各位姑娘的基本情况。”

骨纸上是齐齐整整的簪花小楷,鸾飘凤泊,高逸清婉,很有几分红莲映水的味道。

一点一点看去,妫珩的眉眼逐渐染了笑意。

早在一个时辰前,妫珩便从丛画那里得知她身体不佳,虽是想着她今晚该是不会来了,但也还是吩咐了丛画在外候着。

如今见这纸上行云流水密密麻麻的全是各位姑娘的基本信息,有姓名籍贯、有个性印象,可说是相当的详细全面了。

且在他看来,还没有一点错漏之处,这也是有些出乎意料的。

他知道她聪慧灵秀,自不会把她当做普通的闺房女子,但如今看她一步步开始按着自己的计划行走,终究还是生出些许赞叹的。

“鸢儿自己觉得满意吗?”他放下手中的纸,抬眼笑看着梓鸢。

梓鸢并没有想从妫珩这里得到认同和赞赏的意图,一丝都未曾奢望,一点都没想过。可是如今依然像上京赶考的穷苦秀才,终于递了考卷了,心里就有点期待,又有些自卑。

攥着手,感受着手心的汗水,临开口,喉咙又有些发涩。梓鸢叹了口气,努力驱散心中的不安忐忑,抬眼直视着眼前笑得有些轻佻的男子。

“梓鸢……不觉得自己做的有多好。”

“原本,梓鸢并没有想到要用这样别致的形式。只怪自己还是太过轻视,不够慎重。如果不是有人点醒,只怕梓鸢一不小心就在大家心里扎了一针了。”

话中,终究还是泄露了些悔意。

妫珩一下一下地敲着桌案,空气中只有手指和花梨木碰撞的“嗒嗒”声,以及蜡烛燃烧时偶尔发出的“吡啵”声,让人更加地心烦意乱。

他也不看她,视线在书架间徘徊,掠过了一本又一本。过了好一会儿,才下巴一抬,点向书架边摆着的椅子,笑道:“怎么一直站着,站了那么久不累吗?”

梓鸢咬了咬牙,想着等了半天竟等来了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心里也有些燥郁了,于是行了个礼,道一句“既然公子无事,梓鸢便先走了”,就转身向门口走去。

手刚碰上门,还没拉开,门就又被推了回去。

她抬头看去,妫珩的手就压在门上,五指修长,随意一摆,就是一款巧夺天工的白玉。

她急急向一旁退了开去,一时也有些着恼了:“公子到底想要作何指教?”

他一手撑着门,在门的“咯吱”声中,挺拔的身子向她压了过来,面容一片沉静。

“你知道自己是谁吗?”

“你清楚自己身在何处吗?”

他唇角的笑还在,两枚梨涡在灯下深深浅浅。她想回答,却怕开口就是一句口不择言。

“你看透自己面对的都是些什么人了吗?”

“你了解自己现在面临的局势是怎样的了吗?”

一句又一句,妫珩的声音越发低哑,身子也越逼越近。那些话扎入她的双耳,又被压着涌进脑海,让她脑仁儿一阵阵地抽疼。

她伸手去推他,他却岿然不动。

“如果你知道、你清楚、你看透、你了解,你还会在我面前负气而跑吗?”他挑起她的下巴,自始至终,一双初现锋芒的桃花眼不离她的双目。

“你敢现在推开我吗?”

眼波流转间,每一句话都是咄咄逼人。

“这两日过来你没想明白这些,那现在在我面前,被我如此压制,听我问着这些问题,你想明白了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