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第一狂女:上仙饶命

更新时间:2021-04-19 20:00:24

第一狂女:上仙饶命 连载中

第一狂女:上仙饶命

来源:落初 作者:许闲乘 分类:言情 主角:黑棋谢舟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许闲乘原创的言情小说《第一狂女:上仙饶命》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黑棋谢舟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人生在世,自是要活在当下!  少女黑棋,自东宫宸之后的第二混世魔王,所过之处无不是血雨腥风,被她坑过的人能组成一个帝国,被她气到没脾气的人更是能填满整个离海。  炼药一流,永远只能炼出毒药;  炼器超神,炸鼎总比炼出的器更加爆炸;  靠着阵法走天下,人缘总比拳头硬。  行走天下,穿过大漠黄沙,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黑棋人在天涯。  在这个结丹遍地走,金丹多如狗的世界走出自己的不同修仙路。  天道为何?因果何算?  飞升又是真正的终点吗?  逆天,或许真的不是说说而已……  ……毕竟不逆天,就永远无法得知宇宙的真相。  -  小剧场一  斗篷男给黑棋喂毒药,然后冷冷一笑:“十天后我不给你解药你就会死,所以从现在开始我说什么你都要照做。”  黑棋:“好好好,大爷请吩咐。”  斗篷男:“你现在去找一个弟子把他的衣服给我扒了!”  黑棋:“你这么强大,为什么不自己去找?”  斗篷男:“……”  黑棋:“话说你刚刚杀的那两个弟子的衣服你为什么不拿而是破坏了?”  斗篷男:“……”  黑棋:“难不成你是忘了?”  斗篷男(恼羞成怒):“我说什么你就去做!信不信我现在就砍死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地洞里非常黑,而且这种黑像是带着什么东西,夜光石的光芒犹如石沉大海,最多只能看见拿着夜光石的那只手。

黑棋见夜光石没有什么用,便将它收了起来。

奇怪的是,没有夜光石之后,黑棋反而能看见一些大概的场景了。她感觉周围墙壁上有一些流动的什么东西,便伸手摸了摸,触及一片湿滑。

总感觉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东西…黑棋虽然能看清大概的场景,但是看不清具体的东西,她将手举到眼前也分辨不出这是什么,只能感觉到是一种液体。

她小心地扇了点风闻了闻,发现这种液体的味道意外的好闻,就像是非常干净的水,或者是切开的西瓜那样的味道。

带走一点以后再看吧。黑棋又从墙壁上弄了一点下来,放进了在小房间里拿走的那个盒子里。

地洞很长,黑棋在之后又走了很久,但是没有到底,一直不变的黑暗让她的心情也有点压抑。

这个地洞如此之长…而且黑棋走着走着越发感觉潮湿和阴冷,她不禁想着自己是不是已经到了内海里了?

竟然能在内海里开辟出路,也不知道是哪位大能做的,还真是大手笔。

黑棋蹲下敲了敲石阶,是实心的;她又把耳朵贴在石阶上,没有听见任何声音。

要是神识没有受伤就好了,黑棋沮丧地站了起来。这里的石头可能是某种带有屏蔽性的石材,也可能是底下还非常的厚,所以她并不能确定自己是在哪里。

她继续往下,走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看见前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亮点。

“到底了?”黑棋加快了脚步,在层层台阶之后,出现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空地。

空地三面都是青色的石壁,长度不足五米,一眼就可以看完,墙壁上有些地方可能因为常年的消磨破损了一些。刚刚黑棋看见的亮点是石壁上长出的蘑菇在发光,她第一次见到会发光的蘑菇,感觉很有意思,便摘了三个。

蘑菇摘下来后依旧发着淡淡白光,虽然不大,但是比夜光石的亮度要高一点。黑棋将它们放进了手环里。

她又四下寻找了一番,却没有发现自己扔下来的夜光石,便寻思这里是不是有密道什么的。

“这里的主人到底是谁啊,一直往地底,是想打通世界吗…”黑棋无奈地在空地上敲敲打打,希望能发现什么端倪。但是她把整个地面全都敲打一遍之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生,黑棋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敲打的方式不对。

如果不在地面上的话,那就是墙壁了?黑棋站了起来,敲了敲墙壁上破损的地方。

“空空!”

墙壁后发出了微弱的回声。

是空心的?黑棋后退了两步,然后狠狠地一踹——

“嘭!”

墙壁以破损处为中心,向四周蔓延出了无数道裂缝,轰然破碎,溅起一片灰尘。

黑棋将长袍扯到身前遮掩,咳嗽了两声。在她咳嗽的时候,她总觉得对面也传来了一声被呛住的声音。

不会又双叒是那个喻九吧…

就在黑棋这样想着的时候,灰尘散了,帅气的她与对面身着白袍的帅气男子面面相觑。

“黑棋!”喻九放下掩面的袖子,几乎是眨眼间就来到了黑棋面前。

黑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喻九掐着脖子死死地按在墙壁上。

“唔…”骨头要碎了。

“交出你得到的东西。”喻九紫色的眼睛里翻滚着杀意,黑棋觉得自己如果敢说不下场一定不会好看到哪里。

“给,给你就是了…”黑棋艰难地从喉咙里吐出几个字,然后哆哆嗦嗦地将存储袋拿出,被喻九一把夺过,同时松了对她的控制。黑棋趁机大口喘气,顺便偷偷寻思着逃跑路线。

附在存储袋上的神识被强硬的抹去,喻九直接把里面的东西抖落了一地。

于是各种各样的丹药掉了一地。

喻九低着头,黑棋不知道此时他脸上是什么表情,不过这都不关她的事,她已经发现了一条逃跑路线,现在就等一个合适的时机了。

“只有这些?”喻九语带笑意,但是黑棋总觉得他要生气了。

“那个…你看我还像是有存储袋的人吗…”黑棋捂着脖子,咳嗽两声。

“存储器千变万化,什么样子的都有,谁知道你藏在哪里呢?”喻九笑了起来,他本就生的极为妖异,这么一笑就有种说不出来的邪气,让人不禁想沉溺在他的眼睛里,直至醉死。

这家伙好像越生气笑的越开心呢…黑棋无所畏惧,她装出一副十分惧怕的样子,看着喻九一步一步走近自己。

三米…两米…一米!

黑棋突然暴起,弯曲膝盖,狠狠地顶在喻九不可言说的位置。

“!”

喻九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某不能言说的地方遭到如此巨大的撞击,让他不禁深深地担心自己风流九公子的称号会不会就此易主。

在喻九遭到人生重大打击的时候,黑棋已经机智地跑了。

喻九顾不得去追她,只是颓废地坐在原地,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

“黑棋…”喻九疼的笑不出来:“下一次,本座…”

他又停住了,自从遇见黑棋后,他这句凡说必应的话现在就和没说一样,还好妖族那些家伙不在这里,否则他下一任妖族之主的位置说不定会因此遭到反对。

离开这里之后他就能恢复实力了,到时区区一个筑基修士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得不承认,黑棋已经让他感觉到了危险,他能感觉这个人类今后一定非池中物。留一个对手无所谓,但是留一个威胁这种愚蠢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去做的。

下次见面,一句多的废话都不要说,直接上去把她砍死,这才是正确的做法。他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然后扶着剑站了起来。

那样东西很可能在她的手里,他选择的那条山洞里只有息壤。虽然息壤对他来说也非常珍贵,但是七星灯同样也是不可或缺的,他一定要得到。

按照图纸上说的,接下来就是三择最后的“路”了。一二他还能略猜一些,但是这个路他实在是不确定。

应该不是普通的路…或许说,又是幻境也不一定。

喻九想起自己最开始经历的那个幻境,突然想起了当时被他忽视的一个点。

在他出幻境之后,看到了黑棋,那个时候的黑棋,一点也不像刚出幻境的样子。

地狱变相图这个阵图妖族中有过记载,这是一个能激发生物内心最深处恐惧的阵图,它以心魔为突破口,一旦发现内心的缺陷就会造成极为恐怖的幻境。

这个阵图的可怕之处在于,只要是有心魔的生物,都会不可避免地陷入幻境。

莫非她…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他从来没有听过这种事情。

应该是自己想多了,这几天的失败都让他无法正常的思考了?

喻九按了按太阳穴,拿出一颗丹药服下。

这些药还能坚持两个月,如果两个月后还不回去,他的眼睛可能就真的废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继续赶路。喻九拍了拍外衣,单手掐诀。

下一秒,他消失在原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