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宁若白衣误丹青

更新时间:2021-06-16 16:18:49

宁若白衣误丹青 连载中

宁若白衣误丹青

来源:落初 作者:宁皇叔 分类:言情 主角:刘译宁裴山 人气:

完结小说《宁若白衣误丹青》是宁皇叔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译宁裴山,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宁裴山活了千年,习正统天师之道。曾贵为皇叔,亦或是做了市井草莽,对他来说,一切都毫无意义。这千年以来,他想知道的,只是自己为何会长生不死。岁月的长河磨灭着他的心,冷眼看待这个世界,寻求死亡的彼岸。日食将至,诸事逆天。他意外的遇见了日常见鬼吓成狗的姜欢愉。本该早已顺天应命的他,却迁出了一桩桩灵异的案件!似乎有什么力量牵引着事情的走向,宁裴山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到底谁在下棋!?书友会「816230269」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真是自己!

驸马又惊又喜,这可是天大的荣耀!眼前这惊喜是他连做梦都不敢妄想的!

可机会就在眼前,箭在弦上,容不得他多想。

他赶忙双膝跪地,一个叩头咬牙应了下来!

“臣李璟在这起誓,无愧苍生,善待公主。不负江山亦不负东邺。璟不是俗拗之辈,惟愿王爷能辅佐在侧,璟不管他人何想,依以皇叔待之,视为至亲,孝以天下养!”

话语满满的承诺,这也是自己一直坚持的道。

李璟知道,宁王要的不过便是国泰民安!

若说皇叔是妖人,那也要祸国殃民才是。真要将宁王算作妖人,那也是来普度世人的!

闻言,宁王笑了起来,这辈分可真是乱的。不过这份心思,哪怕只是句戏言,自己也听的有几分愉悦。

“这江山本王都不要,要什么天下养。璟啊,看着本王。”

驸马抬头,皇叔抬起他的下颚,让他直视自己的眼睛。

“璟,记住你答应本王的话。可本王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凡事皆有因果,上苍是有眼睛的喃。”

宁王的话,认真而严厉,眼中的光深邃异常,驸马被这目光打在心底,一阵胆寒,冷汗瞬间湿了他整个背脊,而后他坚定的对视回去!

“璟,决不食言!”

闻言,宁王直起身子,将手中的卷轴扔进了不远的香炉鼎中。

不多时,一股烧焦的臭味传了出来。

宁王往椅背靠了靠,整个人松懈了下来,慵懒而疲倦。

今夜,他真的累了。

“王公公。”

王仁维应了一声,推门而入。低着头,跪在驸马身后。

“王爷有何吩咐?”

额头及地,王仁维的心满满的不安。他知道,龙塌上的人已经仙去。而自己好听叫做大内总管说到底不过一届卑微的奴才,命从来由不得自己做主。

他在等宁王的吩咐,他也知晓今夜内乱过后,自己便要与天合殿的所有人一起殉葬!

“先帝驾崩,宁王篡位弑杀太子,驸马勤王除乱,传太子死前口谕,将皇位托付于驸马,李璟。”

宁王的话在大殿上如同一个惊雷炸裂!

王仁维、驸马皆一阵惊呼。

细雨抬起了头,眼神闪过一丝慌乱!

宁王将手中的龙吟破随意的抛在李璟跟前,斜依在椅背,眼神慵懒的凝着着跪在自己眼前的人。

“驸马,拿起剑,割下本王的头,转身走出殿去,从今以后你便是这天下之主!”

宁王话语的每一个字都是那般清晰,可内容却所有人都难以置信的!

驸马一阵惊呼,一个响头叩地。

“王爷!臣!臣不敢!”

李璟不知道宁王这是试探,还是旁的什么。单说这样的做法,李璟不敢啊,眼前的人,那是宁王!

宁王到底没什么心情与他咬文嚼字含沙射影说些旁的意思,刘译的离世让他开始质疑自己是否干预了世事太多……

“呵,弑父谋逆……璟啊,总要为陛下留几分死后的薄面吧。他这一生够苦了。况且,本王不死,你的心,不安。”

宁王有些悲伤,说出了自己的理由。而后,他眼中一寒,上位者的威严尽显无疑。

宁王知道李璟心里的想法。他不怕新帝心里有自己的顾虑与多疑,作为继位的皇帝,将会有太多身不由己,勿忘初心才是最后的底线!

“王公公,你侍奉先皇多时,劳苦本王是看在眼里的。驸马继位后,你会活着,他不会也不敢杀你,你是他名正言顺继位的唯一证人……”

他在敲打驸马。

宁王知道王仁维也是为了自保选择了中立,可毕竟刘译身边的老人了。

今夜死的人够多了,他实在看不得这些打打杀杀的了。

王仁维叩头应了一声,倒有些哽咽。

宁王的仁善。自己伴君如伴虎,实在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说到底,自己是该死的,也必死的,可宁王还是护了自己!

“王爷,先帝已去,奴才死不足惜!可您不必如此啊!”

细雨跪在一旁,虽然他永远听令行事,可现在也顾不得了。

“王爷……”

听见连细雨都开了口,宁王笑了起来。

“细雨,你来吧。怕是他连剑都提不动喃。本王走后,将本王与陛下一起葬于太虚东陵,太子那猪狗不如的东西,发了丧便给本王丢远些,脏了本王的眼。”

闻言,细雨应下又再次开口。

“属下愿追随王爷!”

宁王眼中没有一丝离别的悲伤,转而有了些笑意。

身边的人,还在。还好,还有细雨陪着。

他认真的凝着细雨的双眼,里面有了一些其他的颜色!

“你知道的。不用也不必……”

这一眼的深意,细雨猛的一怔,似乎懂了什么,他深深望了皇叔一眼,便低头应下。

没有多余的话语,他将手中的细剑寒光放在地上,拿起驸马身前先帝的御剑——龙吟破,而跟前儿的驸马正睁大了双眼,惊恐的看着这一系列动作的细雨,难以置信他能听从主子真会执行这样的命令!

细雨冷淡的瞥了驸马一眼,转过身去来到宁王的座前,也只有陛下的御剑才配的起宁王的身份,咬牙拽紧剑柄手起剑落。

溢出的血液瞬间染红了这一身龙纹白袍,而宁王脸上的神色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欣慰的笑意!

细雨冷着一张脸,将宁裴山的首级轻轻放在锦缎上,置于托盘呈到了驸马眼前。

整个动作他异常的小心,血依旧染红了细雨的指尖,温暖而冰冷……

“恭贺驸马成为新帝,万岁万万岁。”

没有跪地,没有任何臣服。连出口的话,都没有一丝恭贺的欣喜。

这便是细雨,他在做自己主子最后的吩咐。

王仁维看着眼前这一切,吓的不住的磕头,听到细雨的话,才算找回了魂,哽咽着跟着呼了声万岁,可老泪依旧湿了他的脸庞。

李璟看着眼前的首级,而太师椅上斜靠着的无头尸骸,眼睛有些酸涩。他将头伏低,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璟,愧对王爷!谢王爷赐……”

李璟捧着托盘,在软筋散药力下,艰难的步出了天合殿。

殿内的软筋散药力,使得王仁维只能被小太监们架着出门,腿脚发软,连嘴唇都开始发颤。

他含着老泪宣布先帝病逝,宁王谋乱,驸马继位的事实。

根据礼制,发丧,出殡一切顺利,不过都被李璟安排在了泰安殿。

天合殿的回忆如同一个噩梦,他不愿再想起。

那天之后,新帝再也没有踏入过天合殿门。

不久,天合殿失火,里面的一切,都被付之一炬。

皇叔虽然被定为叛乱,公布天下却是暴毙。

新帝将其追封为德贤皇帝,首级与尸身合璧,与先帝同葬东陵。

几年后,王仁维心悸病死。

而细雨自请镇守东陵,一年后无故失踪。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