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悍妻难宠

更新时间:2021-08-12 22:43:51

悍妻难宠 连载中

悍妻难宠

来源:落初 作者:一剪梅 分类:言情 主角:刘忙楚楚 人气:

《悍妻难宠》由网络作家一剪梅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刘忙楚楚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方楚从小彪悍到大,生平栽得最深的坑就是戚少宇。这个没脸没皮,无耻到了人神共愤的家伙到底从哪里来的!戚少宇任性薄情,体弱多病,偏偏对彪悍的方楚一见钟情。可是战五渣的他如何才能拿下战斗力max的人形霸王龙方楚呢?这是个问题,得好好合计……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自从那天韩二少兴匆匆带着一群小弟来砸场子不成,最后见着戚三少夹着尾巴灰溜溜走后,方楚的日子忽然变得格外舒坦起来。

先是魅夜大老板听说了此事,还亲自见了方楚一回,狠狠夸奖了她一番,工资蹭蹭蹭翻倍涨了上去。接着就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会所里所有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对她客气得一塌糊涂。

上班换制服,专门有人等着帮她穿;到饭点刚准备出去吃点什么快餐,立马就有人送来所谓“带多了一份”的食物;如果有人在会所里惹麻烦,只要看到是她值班,纷纷主动争着认错,态度简直不要太好!甚至方楚有种错觉,连出去送个快递,交通堵塞遇到她之后都变得畅通起来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方楚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人无缘无故对你好,有果就有因。因此她虽然不动声色接受了这些好意,但私底下也在暗暗寻找事情的真相。

这天,她来到医院看望母亲。方母当时入城为考上大学的儿子添置东西,不料在路上遇上车祸。肇事司机逃逸,因没有及时送到医院治疗,虽然捡回一条命,但从此再也没有醒来。

方楚习惯性走入母亲的病房,然而母亲常睡的那张床上却躺着个陌生妇女。她愣了一下,忽然扑上前,“之前睡在这张床上的病人呢!”

她一向沉稳惯了,大家看到她的模样就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那只是她衡量出事情在她可控范围内,如今方母的失踪顿时让她失去了一惯的冷静。

妇女看起来也不过四五十岁,脸色苍白,气息有些微弱。看到方楚杀气腾腾扑过来,立时感觉有些害怕,不由迟疑说:“今天来的时候似乎听人说过,你是不是在找之前睡在这里的那个植物人?”

虽然对“植物人”这三个字有些抵触,但她还是按捺住脾气点点头,一脸急切的看着她,“对对对,她去哪儿了?”

妇女说:“好像不行了了吧。我来的时候人已经被推走了,所以我才能睡到这里。”

“什么叫……不行了……”方楚脚步踉跄了一下,脸色灰败,连一向显得冷峻的目光都变得呆滞起开,“我……我没有收到消息啊,怎么突然就……不行了?这不可能,我去找医生!”

方楚转身就朝外跑,开门时与人撞了个满怀。她来不及看清楚是谁,只匆匆道了句“对不起”就准备跑开。那个被她撞了的人却一把拉住她,“哎,你跑什么?”

“我有急事,对不起!”方楚来不及回头就要跑,那人拉住她,“我说你跑什么啊,你是方楚吧。”

“啊?”方楚回头才发现被自己撞了的人原来是护士长。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把拉住护士长,激动的说:“我妈妈她……她……”

护士长笑眯眯的拉下她的手,“正要通知你们呢,有人向你们家捐了钱,给你妈妈换了病房,过几天还要请专家过来看看,说不定你妈妈就好了呢!”

虽然只是几句话,但方楚却消化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然而随着她理智的回归,她并没有露出欣喜的神情,反而皱着眉问:“谁捐的?”

护士长笑着说:“这我哪儿知道。你甭管谁捐的,关键是你妈妈有救了就好了。”

方楚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目光有些深沉。她问清楚了母亲现在的病房,走到房里去看了看她。

那是个单间病房,方楚去的时候,有个护工正在给母亲擦拭身体。她之前没有钱给母亲请护工,一直都是和父亲交错开来照顾母亲。今天下班晚了点,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只是这护工……

她走过去,“你是谁请来照顾我妈***?”

那护工是个中年妇女,人看起来非常老实忠厚,方楚问她,她就老实回答:“我也不知道,是一个同乡给我找的工作。”

方楚要到来了护工的同乡的手机号,又和她说了会儿注意事项,就起身出门去了。

她给护工的同乡打电话,问清楚了主顾,找按照地址找了过去。

对方是个商业精英,看起来年纪也不大,看到方楚的到来似乎有些惊讶,“你是……”

方楚笑着说:“请问您是陈阳先生吗?我叫方楚,是您资助的王凤英女士的女儿,今天打听到了您的家庭住址,因此特别来谢谢您。”

对方一下有些慌神,手足无措请方楚进门。方楚疑惑的看他一眼,他立马堆上一个微笑。只是方楚怎么看都觉得这微笑看起来怎么那么勉强?

方楚进了屋子四处打量,这里地段确实不错,房间装饰得也挺漂亮,只是东西有些少,看起来有些空旷。

陈阳给她端来果汁,然后就在旁边的离她最远的沙发坐下来,表情有些惊惶,“您……咳,你怎么想着过来了?”

方楚看出了他的不自然,但只是不动声色笑笑:“这么大的事情,我自然要好好过来谢谢陈先生。”

陈阳连连摆手,额角绷出了虚汗。他勉强笑道:“不用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说完自己也感觉不对,抬头就见方楚一挑眉,似笑非笑看着自己。

陈阳一慌,眼睛乱瞟,就是不愿与方楚对视。最后,他似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咬牙一狠心说:“哎呀,我就直说了吧!给你妈妈捐款的人确实不是我,只是借用了我的名义而已!”

“这个人是不是戚家三少爷?”方楚趁机追问。

但是陈阳叹了口气,苦着脸说:“您别问了,我要是说了就惨了。”

方楚点点头,“我明白了。”说着站起身,向他鞠了一躬,“替我向你身后那位道个谢,如果有机会,我会亲自道谢的。”

方楚走后,陈阳发了会儿呆才给那边打了电话:“三少,她发现我了,而且也知道是你在后面帮她了。”

电话那头的戚少宇没有生气,他就知道方楚是个聪明人。他笑眯眯的问:“那她说了什么?”

“她说有机会找您道谢。”陈阳老老实实回答。

这个回答显然取悦了戚少爷,他笑得很开心,“嗯,你做的不错,本少爷会奖励你的!”

挂断电话后他直奔戚老爷子的书房,“老爸老爸,我要去见你儿媳妇儿,快放我出去!”

老爷子不在书房,在卧室里换衣服。

戚少宇看着老头子把自己捯饬得光鲜亮丽,不由奇怪道:“老爸你要出去啊?”

老爷子斜睨他一眼:“怎么,你又想耍什么幺蛾子?”

戚少宇摸摸鼻子,讪讪一笑:“哪里,就是想出去一趟,有点事儿。”

老爷子冷哼一声,“得了吧,你大哥之前就说了,叫你这阵子留在家里。李力,李凡,你们俩好好看着他,不能让他离开家里一步!”

戚少宇不干了,“凭什么啊!老头子你一把年纪了还出门去,把自己弄得这么骚包,不会是出去相亲吧……啊,我的腿!”

老爷子一拐打到他腿上,当然没有下死力,就是让他疼了一下,“小兔崽子,再乱说就打断你的腿!”

“那你出门就不能带上我?”戚少宇死性不改,用尽心机想要出门去。老爷子戴上帽子走到门口,“我见我儿媳妇儿去啊。”

戚少宇愣了半天,回神时老爷子已经坐上车走了。他笑了一下,也不急着出门了,高高兴兴上了自己的卧室。

李力李凡对视一眼,忍不住摇头笑笑,跟着到他卧室门口站住了。

方楚兼职时间到了,刚刚与人换了班,就有个老伯走过来,笑眯眯的问她:“这位小姐,我们老爷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哦,当然可以,请前面带路。”方楚不疑有它,跟着老伯就走到了紫罗兰包房。

房间打开,里面端端正正坐着个老人,听见门响,老人也没有抬头,只是垂头喝了口茶。

方楚走过去,“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

老人这才抬眼打量她,一边看一边点头,“不错,你很不错。”

“啊?”方楚疑惑皱眉,“请问您是……”

老人笑而不语,忽然从衣带里拿出一个红包递到她手中。方楚更加迷惑,但她还是很快反应过来,把红包还给老人,“无功不受禄,请您收回去。”

老人把脸一板:“长者赐不可辞,你要是不收,我就生气了啊!”

“可……可是,咱们也不认识,您为什么要给我红包?”方楚一脸纠结,难道这位老人是想通过贿赂自己,去找戚三少爷?

莫名其妙冒出个戚三少爷,吓跑了韩一白,又给自己母亲换了病房。现在又来个老伯无缘无故给自己发红包,这个世界是不是有点不正常了?

方楚看着老人,很认真的说:“虽然不知道您的目的是什么,但如果您的目标是戚三少爷,那我只能说,我和戚三少爷不熟。”她把红包退回去,“您还是收回去吧。”

老人愣了一下,“你们……不熟?”

方楚无奈点点头,“我就只和戚少爷有过一面之缘而已,戚少爷热心,帮了我不少忙。但是我们真的不熟。”

老人沉默片刻后忽然笑了,他慈爱的将红包放回方楚手中,拍了拍她的手背,笑眯眯的说:“这是我给你的,与戚少爷无关。”

方楚想要还回去,但老人已经起身招呼着同伴走了。方楚刚要追上去,两个保镖拦上来,客气的说:“方小姐,您请回。”

方楚愣愣看着老人的背影,半晌没回过神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