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嚣张狂妃:邪王宠妻成瘾

更新时间:2021-09-11 14:24:56

嚣张狂妃:邪王宠妻成瘾 已完结

嚣张狂妃:邪王宠妻成瘾

来源:落初 作者:颜意 分类:言情 主角:白皙平添 人气:

火爆新书《嚣张狂妃:邪王宠妻成瘾》是颜意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白皙平添,书中主要讲述了:她南流云是一名暗影特工,医毒无双,杀人无形,一朝穿越,把风华无双俊美如同天人的男人给OOXX了,不但不负责,吃干抹净,还想挥刀杀了人家。终于有一天被某男抓住。“本宫就算是虎落平阳,嫁鸡嫁狗也不愿嫁坐轮椅的男人。”“为何?”众人问。“女人夜生活不和谐容易变老。”南流云没有一点窘态,意有所指的望向北辰烈:“他不行。”北辰烈阴沉的脸能挤出墨水,竟然敢质疑他男人雄风,不知死活。夜晚,夜深人静的时候,屋子里传出南流云求饶声:“不……不行啦,你……你放了我吧……”北辰烈并未因南流云的求饶而停下动作,反而越来越快。一战到天明,南流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自作自受,质疑男人什么都行,唯独不能质疑男人那地方不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景祁抬眸看向南流云:“流云,蔡仁说的可属实?”声音温柔如水,使得南流云一怔,不明白南景祁对她态度怎么会如此温和,难道和南弦玉一样,都是表面装?

“太子殿下认为我南流云是那种人吗?”南流云并没辩解,只是平静地问道,话语里却是浓浓的疏离感,南景祁听出南流云的疏远之意,微微蹙起眉头。

南景祁的不语,看得南素梦焦急不已,忍不住开口:“南流云,你休想狡辩,我笃定,你一定和蔡仁做了苟且之事。”她绝对不会让南流云有好下场,今晚要她身败名裂。

“你笃定?你可是看到事情全部经过?”对于南素梦这个无脑的女人,她已经忍无可忍,被人当枪使的垃圾还在她面前拽。

“没有。”南流梦哼声道。

“没有看见你怎么这么笃定呢?”南流云一点也不想给南素梦留余地,在设套。

南弦玉一直观察着南流云,今天的南流云已经超出了她的掌控,以前的南流云,谁不管做什么或者说什么,她都不会反抗和反驳,可现在的南流云,她话虽然,却每一句话都暗藏玄机,步步设陷,南素梦被她说得毫无还击之力。

南素梦无话反驳,愈加恨南流云,怒声道:“南流云,都到这份你还在狡辩,我有没有污蔑你你清楚,二皇姐亦是知晓,二皇姐到现在没有开口,是因为她不忍心说出来,怕伤害你,你到现在还不死心吗?”

“你们是谁?”南流云听完南素梦的话,没有大声反驳,很平静地问出这句莫名其妙的话。

“大皇姐,我们都是兄弟姐妹,你怎么这样问?”南弦玉目光如水,温声说道,话语里满含委屈和不解。

南流云嗤笑:“哦,你们这样咄咄逼人我还以为是哪里来的仇人呢?事情没有调查清楚,便将罪名扣在我身上,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我死,恐怕只有仇人才能做得出来吧!”

众人被说得哑口无言,无言以对,南弦玉更是没有想到南流云会牙尖嘴利反击她,让她当众丢人,云袖里拳头紧攥,青筋凸显,显示她内心非常愤怒。

但,她嘴角却勾起一抹浅笑,温声道:“大皇姐,素梦不是在针对你,只是在针对事情,你别多想,你是我们的姐姐,我们怎么会害你呢!”

南流云从未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一朵超级白莲花,睁眼说瞎话,她轻笑道:“哦,原来如此,是我理解错了吗?你们从进来以后就像跳梁小丑一般上蹿下跳,硬是指鹿为马,说我与人有染,口口声声说皇家颜面,你们又是怎样去维护皇家颜面的呢?”

躺在密集的草丛后面的男子把所有一切都看在眼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南弦玉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眼里暗芒闪烁,不知死活的废物,竟然敢这样对她说话。

感觉到南弦玉的愤怒,南素梦气得破口大骂:“南流云,你个贱人,你少狡辩,你中了迷情花的毒,你到现在还好好站在这里。”语落,她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想要捂嘴已经晚了。

南弦玉听到南素梦的话,心道糟糕,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南素梦生气,话像爆豆子一般,噼里啪啦的便说出口。

不等南流云有所行动,一个人比她动作还快,只见紫色虚影一闪,南素梦已经被南景祁捏着脖子提在半空,声音冰寒彻骨:“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太子,殿下,我快,喘,不过气了。”南素梦俏丽的小脸已经变成青紫色,双手双脚在半空乱蹬。

“太子皇兄,素梦快不行了,你快放手。”南弦玉见状,立即上前去阻止,南素梦可是她的挡箭牌一定不能出事。南素梦说的亦是她想知道,南流云中迷情花毒是她特意安排,刚进山洞看到蔡仁衣衫不整再见南流云好端端站在那里,她心中亦是料定两人之间发生了关系,才由着南素梦闹。

不过,南流云却死不承认,逼得南素梦这个猪脑子说漏了嘴。

南流云没想到南景祁会比她还激动,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怒意是真真实实存在,不是装出来,她想不明白,不过却没有丝毫感动。

在她的世界里,没有人能真正走进她的心,目前说还没有这样一人。

前世,她有一个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朋友,可惜在最后时候,那人抓她挡枪子,她的心已经彻底冰封。

“皇兄,快放下素梦,再这样下去,她会死的。”南弦玉心急如焚。

“求太子殿下开恩。”众侍卫宮婢见状,齐齐跪下求情。

南景祁虽然生气,却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放下南素梦,星眸凝睇着她,等着她解释。

南素梦知道绝对不能说真话,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语言,才道:“太子殿下,都是我的错,我让大皇姐帮我抓七彩仙狐,没有考虑到她只是玄者修为,上山会路过一片迷情花地……啊……”

她话还没说完,整个人似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去撞在墙上滚下地面。

是南景祁出的手,他冷冷地看向跌落在地的南素梦:“本太子就没见你有知错的样子,从本太子来到此,你确实如流云说的一般,像个跳梁小丑一般上蹿下跳,自己有错不检讨,往她头上扣罪帽子,你居心何在?你就等着父皇惩罚吧!”

南弦玉暗恨,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亲哥哥为什么总是对一个贱人所生的丑八怪那般好,现在竟然不惜打伤南素梦,让她为难。

南弦玉吩咐宮婢将南素梦扶起,喂她吃了一颗丹药,难看的脸色才缓过劲来。

南景祁负手在背,紧攥的拳头显示出他心情很糟糕,强压下胸口的怒火,温声对南流云道:“流云,这件事情不怪你,我会禀明父皇让蔡仁娶你。”他知晓迷情花毒的厉害,南流云还能站在这里,已经说明她已经失身于蔡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