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美丽新人生

更新时间:2021-09-11 14:34:38

重生之美丽新人生 已完结

重生之美丽新人生

来源:落初 作者:红豆生南锅 分类:言情 主角:雪莲高耸 人气:

火爆新书《重生之美丽新人生》是红豆生南锅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雪莲高耸,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社会发达,富裕安康;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还保留着贵族和平民的阶级划分!  她重生于这个灿烂的时代,从一介小小的私生女,掀开轰轰烈烈的新纪元,  誓要赚一个美丽的新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四照原县皇家法庭,第六号审判厅。

“全体起立。”

栗色大门一开,法官穿着黑色长袍,雷厉风行的走上审判席。审判席底下是书记员,向法官点头,表示控方和辩方都已经就位。法官便敲了小锤子,“现在开庭。”

史悦而心脏砰砰跳,紧张的同时,还有一股兴奋。她很隐秘的,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四周,发现审判厅布置完全摈弃了中式传统,十分的西方化。审判席侧面是陪审员的空位,明显是用西方陪审制度!

不是法官的一言堂,她该高兴的流下眼泪吗?

职业关系,她首先想的竟然是——哇,这个地方好适合拍摄律政剧!场地大,装潢精美,墙壁上挂着一幅幅形象各异的肖像画,充满了沉重的历史感。

“皇家首席大法官,肖步宇,中华帝国102-154年”。

“皇家首席大法官,陈少敏,中华帝国222-246年”。

诸如此类的,史悦而都是一眼滤过,毕竟她现在的身份是犯罪嫌疑人,没多余时间研究“中华帝国法官谱系”之类的问题。

刚一开庭,辩护律师方莹以“刚接手,希望法庭给予几天时间做详细了解”,希望推迟审理时间,不过,被拒绝了。法官看着史悦而手中的案卷,“前任辩护律师将全部资料移交,本案不许推迟。”

方莹无奈,只能匆忙接手。看着秦芳芳留下了许多空白页,她向史悦而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在没什么准备的情况下,这一天各种不利的人证物证,简直打得没有招架之力。

证人一号——徐晓晓。她的长相小巧玲珑,怯怯坐在证人席上,眼眶带泪的形容了那一天的“噩梦”。

“我是四照原中学八年三班的劳动委员徐晓晓,是我负责每天那早点回班级。史悦而是我的同桌……那天,我肚子突然很痛,就拜托她,让她帮我。我怎么知道,她竟然会借机调换了有毒的点心。都怪我,我应该尽责的,或者让更多的同学一起去,也就不会发生中毒案了。”

虽然方莹尽力举手反对了,说这是“证人臆测,不能作数”,但控方律师却趁机让徐晓晓说明她的怀疑。

徐晓晓满怀悲伤的看着史悦而,

“史悦而是半年前转到我们班级。在之前,就有人说,她是在原来的班级呆不下去了,才转班的。后来,慢慢相处着,发现她传言不是空Xue来风……史悦而就是和大家格格不入。比如说,在一起开玩笑,她突然冷了脸,不知为什么不高兴了;或者集体活动,她不参加,还故意扯后腿。久而久之,大家都不大理她。只有我,我是她同桌,老师安排我和她做一起,也是让我帮助她融入这个集体。但我没想到,她竟然利用我……”

一连串例举了不少生活小事,事情虽小,却很快在陪审员的心中,建立了史悦而是个小气、掐尖、占强,还虚荣自私的女孩儿。一句话不和,能一个星期不说话,容易走极端,Xing格十分偏激孤僻。属于急需心理救助了一类。

证据四——日记本,也被提前呈上法庭。

这是史悦而的日记本,控方律师声情并茂的朗读了其中的一部分。

“我恨她们,她们脸上的假笑,做作的举止,还有虚伪的言谈,都让人想呕吐。”

“烂透了,比烂了十天的西瓜还要臭!一群不知道廉耻的,还追着捧着臭脚说香。老天,为什么惩罚我跟这群婊、子在一起,我快受不了了!真希望雷打死她们!统统打死!”

日记本是原主肆无忌惮发泄情绪的地方,从遣词用句中可以看出,原主儿或许真的有心理疾病,背着很大的心理包袱,压得年轻女孩都快受不了了。她用“暗无天日”形容她在四照原中学的生活,用“我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云”,诉说她没有朋友,极度苦闷的心情。

光看日记,或许会同情原主的处境,但放在投、毒案的法庭,辩护律师读到“梦境”“花儿”时,露出胜券在握的得意神情,因为找到了史悦而的犯案动机!

原主在日记本中,写了几个她做过的梦。她为班长陈毓秀取了个外号,叫“食人花”,学习委员安玉华是“喇叭花”,校草体育委员于亮是“扑蝇草”,言辞极近鄙薄,用一切办法侮辱他们,并且让自己手持“镰刀”,一把一把铲断四处乱吠的喇叭花的根,给食人花投食,撑死她,最后丢了许多苍蝇给校草,活活恶心死他!

最逼真一个梦境是,她化身为巨人,举着火把,把整个花园都烧光了,里面的人烧得肠子都露出来,流了一地,可怖之极。

控方律师摇摇头,用惋惜并厌恶的眼神看着史悦而,“这是一个走上歧路的学生,心理非常不健康。我很意外,为什么没有人发现,让她犯下如此大错!”

陪审员们一阵交头接耳。

方莹见状,无力的闭上眼睛,天,她要怎么扭转陪审员的看法?就连她听了,都觉得史悦而十分需要救助,或许监狱改造是个合适的办法?

这案子,还有坚持的必要吗?

结束今天的审理后,方莹木然的收拾东西。

不同于她的消沉,史悦而的心情不错——她最怕的是一无所知,现在原主的陌生感一点一点没了,她才有办法让自己彻底融合啊!

“方律师,你打算放弃了吗?”

方莹撇开头,“那你说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帮你!我真没有想到……你在日记本里写那些东西!”不是送把柄给别人吗?

方莹甚至怀疑前不久的判断了,她怎么会觉得史悦而是个聪明人的?哪个聪明人在日记本里写自己有杀人的想法?

“方律师有没有遇到讨厌的人?”

“嗯?”

史悦而笑了一下,“肯定遇到过吧?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大矛盾,就是看着不太喜欢,对方的长相,或是说话的语气,总之就是不喜欢。如果有一天,这个人送东西给你吃,你会吃吗?”

方莹一怔。

她会吗?也许?

“但如果这个人不仅仅是讨厌,甚至是非常憎恨你呢?你们彼此都怀着对对方的憎恨之情,并且大家都知道的,你还会想也不想,就吃她拿来的东西?”

史悦而眼神镇定的启发着她的新律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