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双生

更新时间:2021-10-14 00:17:22

双生 已完结

双生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苏菲 分类:言情 主角:比丘尼太久 人气:

完结小说《双生》是苏菲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比丘尼太久,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有些人,有些事,有些爱,没我想的那么好,也没你想的那么脏…… 谨以此文,祭奠我的青春,以及前男友。——苏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石生的命很苦,很小的时候就没了妈妈,石叔叔也没有续弦,加上他是一个卡车司机,经常要出远门天南海北的跑长途,很少能在家,所以石生从小就没什么人管。

石叔叔一家是从外地搬到这里的,本地没有什么亲戚,我妈因为我常年不在身边,所以经常帮忙照顾石生,石生从小几乎是在我家长大的,只是我从小不在父母身边,所以不知道有这么个人而已。

石叔叔本来是想让石生认我妈当干妈,但因为我妈那时候已经有了我,顾及到乡下“认了干的死亲的”的迷信说法,所以一直没有真正点头。但石生从小就脸皮厚,小嘴特别甜会哄人,嘴里“干妈干妈”的叫的比谁都亲。我妈也不好反驳,私底下一直拿他当亲儿子待,所以石生嘴里才会把我家当他家。

石生从小就是个皮猴子,调皮捣蛋,没有他不敢闯的祸,是我们那一块有名的熊孩子头。但石生也是个大孝子,尤其对我妈,大概因为从小缺乏母爱的缘故,石生把对生母的依恋全部转变到了我妈的身上,向来把我妈的话奉为圣旨一样。

我妈既然说了不准欺负我,他就很认真的放到了心里,而且从那以后,真的再也没有欺负过我,反而处处、事事让着我,替我遮风挡雨,甚至最后为了我,独自对抗整个世界……

当然,这是后话,暂时不提也罢。

我就这么的跟石生见了面,从此以后,就开始了我们长达二十年的交情。

那年我五岁,石生六岁。第一次见面,我和他之间闹的并不愉快,甚至于我很讨厌这个对我妈撒娇的臭小孩儿。

但小孩子没有隔夜仇,很快我们就玩到了一起,当然,是石生主动跟我道歉以后,而且他答应和我一起把小黑狗养大,这个主意深得我心,我决定原谅他了。

尤其是在我知道这条呆萌的小黑狗有一个“兔崽子”的名字以后,险些笑爆了肚皮。

石生的不正经从小就开始了,后来我们一起养过很多狗,无一例外的都有个不正经的名字,都是他的锅。

本来那时候我是不大乐意跟小男孩玩的,但那个年代,几乎家家都是独生子。我们家虽然小孩子多一个,但我是那个多余的,我姐一向看我不顺眼,从来不带我玩,所以石生就成了我唯一的玩伴。

更何况,自从知道我是我妈亲生的以后,他更是卖力的讨好我,这让我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终于肯认下这个朋友了。

石生从生下来就是个喧嚣的混球,也不知道刚刚六岁的小男孩,哪来那么大的精力,每天到处疯跑,没有他去不到的地方。小小年纪,上树下河,追猫逗狗,简直无法无天,有时候淘气起来,甚至连我妈都治不住,只有我爸一个人能镇住他。

他明年就要上小学,但是跟我一样,连学前班都没进过,石叔叔忙着挣钱养家,根本顾不上他。我老爹那时候生意不行,每天清闲的时间大把,所以就把对我俩的教育亲手抓了过去,我和牲口很快就开始了暗无天日的学习生活。

我还好一点,虽然从小没人教我,但毕竟遗传了父亲大人的基因,我老爹当年能够在八十年代考上大学,正经是一位学霸。而且他执教多年,有着丰富无比的教学经验,很快就把我带进了门,让我感受到了学习的魅力和乐趣,所以很快我的成绩就大有提高。再加上我和牲口整天混在一起,土里泥里乱滚乱爬,着实干了不少调皮捣蛋的事,已经颇有淘气男孩的样子,所以父亲大人心怀大慰,再也不对我吹胡子瞪眼,变得和蔼可亲,成了慈父。

我对新家庭也渐渐熟悉,对父母的依恋也越来越深,虽然还经常想起奶奶,姐姐也经常找碴欺负我。但是在我后来长大后离家在外的时候,回想起这段时光,感受到的却只有温暖和无限的平安喜乐。

我活到二十八岁,似乎只有童年里的这段时光才是真正快乐的,就连在以后历尽千辛万苦终于跟牲口牵手以后的那段时光,虽然惊喜甜蜜各种美好,但现在回想起来,似乎也不如五六岁时什么也不懂的时光。

(看来我真的是老了,虽然生理年纪还没那么大。但心却早已垂垂老矣,经历了那么多事以后,已经苍老的只能靠回忆的温馨和刺激才能跳动了……)

我的学习成绩越来越好,但石生就不行了。

他虽然人很聪明,调皮捣蛋超级拿手,但一提到学习就抓瞎。用我老妈的话说:脑袋瓜子不分瓣。经常气得我老爹拿教鞭狠揍他的屁股,他还没地告状去。

我妈没什么文化,对于读书认字的事一向看的比较神圣,甚至达到了虔诚的地步。对于不好好学习的孩子,一向看不下去,所以即使石生被揍得吱哇乱叫,她也假装看不到。

至于石生的老爸石叔叔,本来文化也不高,初中毕业,看他平时为人处世的样子,估计当初也不是什么好学生。但石叔叔平生最敬佩读书人,更是对我老爹推崇备至。

而且石叔叔是个粗豪的东北汉子,虽然已经在我们这定居多年,还娶过石婶婶这样的本地女子,在我们这安家落户,但东北爷们儿的豪爽劲依然不减当年。

在我们小时候,石叔叔经常是出车回到家,连衣服都不换就拎着一瓶酒来我家蹭饭。喝到酒酣耳热之际,就会指着石生对我爸说:苏老师,我是个粗人,这辈子是毁了,除了开车啥也不会。但我不想石头将来也变得跟我一样,他必须上学,上高中、上大学,跟你一样做个学问人。我石家从祖上到现在,连一个读书的都没出过,所以我就把孩子拜托给你和弟妹。虽然石头没有给弟妹正式磕过头,但跟弟妹也是喊妈的,既然喊了妈,那也算是你的儿子,该打打,该骂骂,只要不是缺胳膊少腿影响下一代,你随便揍。

有了石叔叔的这句话,我老爹揍起石头来,简直不要太顺手。

我天生卧蚕高耸,泪腺宽大,属于捅一指头能嚎半天的那种,眼泪跟不要钱一样,随时随地都能流出来。所以我老爹一直不太敢揍我,怕我哭出个好歹的,所以把打孩子的乐趣全建立在了牲口身上。

幸亏牲口天生皮糙肉厚,而且神经粗大,被我老子揍了顶多咧咧嘴,完事拍拍屁股跟没事人一样继续淘气。

我们俩就这么在我爹的棍棒底下成长着,等到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已经能够查着字典翻阅格林童话了。而牲口,他比我早一年上学,但是因为底子太差不爱学习,所以毫不出意外的留级了。

我们就这么从小伙伴成了同学,而且牲口还很无耻的霸占了我同桌的位置,这一坐就是十几年。一直从小学一年级,直到经历了整个小学时期,然后初中、高中,一直坐了下去。

所以,我从小就只有这么一个同桌,没有经历过别的人嘴里的“三八线”,借你半块橡皮之类的男女同桌间的小感动小朦胧甚至小暧昧,没有,统统没有。

我上学十几年,身边只有一个小时候调皮,长大了混球的牲口。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再也没有喊过他的大名,也不喊他的小名石头,我只跟他喊牲口,因为这个家伙越长越像一头牲口。

小学没什么好说的,我已经尝到了学习的乐趣,每天沉浸在课本和课外读物的里无法自拔,对我来说,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就是在写完作业以后从老爹的书房里偷一本书,然后坐在台阶上静静的读。书里的世界实在太神奇,几乎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力。

而牲口,却变得越来越不爱学习,越来越野。

因为他从小没妈,刚一上学的时候,还被人嘲笑过是野种。

为了这件事,石生还跟人发生了冲突,也让我第一次认识到了这个野猴子一样的牲口,一旦发飙,是怎样的可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