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农门妇贵:枭雄战神,心尖宠!

更新时间:2021-10-14 00:18:02

农门妇贵:枭雄战神,心尖宠! 连载中

农门妇贵:枭雄战神,心尖宠!

来源:落初 作者:清岚徐徐 分类:言情 主角:宁韶卿老三 人气:

主角叫宁韶卿老三的小说是《农门妇贵:枭雄战神,心尖宠!》,它的作者是清岚徐徐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到农家,村里一枝花。左手拥空间,右手抱俊郎。宁韶卿死了四回,才摸准了老天爷的用意。这又聋又瞎又哑的废物居然是她命定的相公,好吧,那能不能再让她死一回?“相公,你会耕地采药上山打猎吗?人家说你是个废物。”“……”“喔,知道你听不见,那你能砍柴烧火做饭吗?你的确是个废物。”“……”“真是的,钱我赚,事我做,那我要你个废物来做啥!(╯‵□′)╯︵┻━┻掀桌,我要休夫!”某战神坐不住了,晦涩涩的娇羞道:“我会暖床、生娃、负责貌美如花。”“Σ(?д?|||)??。”哎呦喂,老天爷,这相公不大靠谱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顾琴抚了抚胸口,这才放下心来:“原来是病晕了,幸好和咱们没什么关系。不过,遇到就是缘分,待会找些伤风止寒的草药给他吃吃,咱就走吧!”

宁韶卿垂眉,内心挣扎却了下。

救他性命是举手之劳,可容他这么个废物流浪在山林里,不是见着他送死么?

但宁韶卿若是带他出山,被人知道他就是与宁彩云有婚配的人。

前两天宁彩云又在她家中闹过,恐怕会落下口舌。

“也好……就这样吧!”

宁韶卿狠了狠心,她说罢,站起身来,却没留意一脚踢在了男人身边的鹿皮包袱上。

包袱没系紧,里面的东西七七八八的散落在地上。

顾琴眼尖,见到包袱里的东西,眼神瞬间发直:“阿卿,人形何首乌,这男人的包袱里有咱们找的东西。”

人形何首乌?

宁韶卿刚低头瞧过去,没想到,一道更快的身影从自己的眼前闪过,宁彩云也不晓得什么时候醒的,听见人形何首乌这几个字儿,立马上去抢。

“是我的,人形何首乌是我发现的。”宁彩云像个土匪似的,将一地的药草揽在怀中:“你们不许和我抢,嘿嘿,富贵有救了,我就要嫁给孙富贵了!”

“彩云,何首乌不是你的。”顾琴立马生出了一些懊恼:“你不能抢走,不问自取就是偷啊!”

“我管你们,是我的……”宁彩云尖叨的喊了出来,她贪婪的翻了翻,居然很精准的找到了人形何首乌,话还没说完,整个人一溜烟的就往山外跑去。

宁韶卿见状,双眸一眯,所以说,前几次重生,宁彩云是从这男人的手里偷来的人形何首乌,也算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阿卿,咱们快追上去吧!”顾琴急措,她拿着火把:“你二姐怎么会被教养成这个模样啊!等这男人醒过来,发现包袱里面的东西丢了,肯定会责怪到我们身上。”

“算了,娘,你也知道二姐的秉性,就算追上去,她也不会把何首乌还回来,而且……”宁韶卿沉了口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们走了,他怎么办?”

宁韶卿的潜意识里,并不希望这男人出事,毕竟前两次重生的夫妻情分还在呢!

“这……”顾琴略有不甘心,却也只能点了点头:“我看,他的包袱里也有些伤风草药,给他喂些吧!”

翌日清晨,山林间安静至极,温暖的阳光从树木间映射下来,照在了宁韶卿的身上。

宁韶卿是被一阵吵吵嚷嚷的叫唤声闹醒的。

“就是在这里,有一头比人还高的野熊,恐怕宁韶卿母女都遇害了。”潘大娘哭哭啼啼的说着,她身后还跟着一群清湖村的村民:“怎么办?我与她们一同上山采药,却造了这个孽。”

“潘大娘,入山采药本就有风险,遇到野兽是她们命不好,但你也得往好处想,昨儿宁家二姑娘都回去了。”

“说不准也没事儿。”

“就是呢!要是真发生意外,那也没法子。”

潘大娘一边抽泣,一边往林子里走,她听着旁人的安慰,心里只祈求着宁韶卿母女没事儿。

昨儿夜里宁彩云回到村里,第一时间就是将人形何首乌送到了村长孙大明家里,可她说话磕巴,也说不清宁韶卿母女的下落。

潘大娘不放心,便找了村里的几个壮丁,前来寻找。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潘大娘双手合十,对着老天祈祷着:“希望她们娘俩没事儿。”

而此时的宁韶卿,伸了个懒腰,她朝着有人声的方向看了去。

“娘。”宁韶卿喊醒了在她旁边休息的顾琴:“潘大娘带人来了。”

顾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嘀嘀咕咕的说道:“昨儿她虽说跑的欢快,不过也算有良心,知道带人来寻咱们。”

顾琴抬头看了看天色:“这一夜竟也这么过去了。”

“嗯。”宁韶卿应了声,她第一时间又伸手抚了抚眼前男人的额头:“他的烧也退了。”

转眼,潘大娘等人就出现在了宁韶卿的眼前,她一看到宁韶卿母女还活着,惊呼道。

“宁三媳妇,你们没事真的是太好了!”

“潘大娘。”宁韶卿刚准备站起身来,双腿却被压的有些麻木,她一低头……

嗯……这男人什么时候抱着她的双膝睡的,为什么她才发觉……

而且,乍一眼看上去,就像是野兽匍在她的腿上。

“啊……野……野兽。”潘大娘惊喜之外,瞧见宁韶卿腿上的东西,她说话立马哆嗦了,往人群的后头快速一缩:“是那头熊,昨晚遇上的熊。”

所有人都倒抽了口气,纷纷离宁韶卿母女远了几步。

宁韶卿无奈,赶忙将男人的头发拨了拨,将他紧闭的双眼露了出来:“不是熊,他是人啊!昨儿咱们遇到的不是熊,只不过是穿着熊皮的猎户而已,潘大娘,你仔细瞧瞧。”

“是猎户?”潘大娘狐疑,赶忙叫身前的壮丁去看上一眼。

清湖村的村民一看,一群人高悬的心放下来。

“潘大娘,瞧你那眼神,分明是人嘛!”

“这人长得壮实了些,还穿着熊皮,晚上太黑看不清,怕是你认错了!”

“就是就是。”

“是吗?”潘大娘这才又往前走了一步,见眼前的野兽是个人,这才靠近宁韶卿母女:“是人就好,我担心了一晚上,只要你们母女还活着,也不白费咱们跑一趟。”

“哼。”顾琴朝着潘大娘瞪了一眼:“昨晚你跑的那么快,丢下我们母女,我看你是心里过意不去,哪里是担心。”

“宁三媳妇。”潘大娘拧了拧手指:“是我对不住你们,你们也别生气,这不是也带人上山寻你们了嘛!”潘大娘见顾琴似乎还在生气,便又看向宁韶卿:“阿卿,你也别生大娘的气,人都贪生怕死的……”

只是潘大娘上下打量了一眼宁韶卿时,见她手忙脚乱的推着“野兽”,这才发现“野兽”紧紧的抱着宁韶卿的腿,压根不松开。

宁韶卿当众被“熊抱”了,女子的清白不保啊!

“阿卿你和这男人……你怎能让陌生男人抱着你的腿睡。真是太不知羞耻了!”潘大娘回眸,看向顾琴:“宁三媳妇,你咋也不管管!”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