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暗影浮沉

更新时间:2021-10-23 02:10:30

暗影浮沉 已完结

暗影浮沉

来源:落初 作者:阡陌梅开 分类:言情 主角:萧萧月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阡陌梅开原创的言情小说《暗影浮沉》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萧萧月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落雪,一个身世离奇而低调的富家女,一个自力更生的豪门总裁,看她如何在残酷的现实社会中应对商场中的明争暗斗,看她如何应对复杂的情感纠葛,弱肉强食的规则适用任何地方,柔弱只是做给别人看的。落雪说:我用了半生证明却证明了自己身世不能公开的秘密我用了三年的隐忍了结了藏于心底的仇恨我与你们的过往都是浮生一梦梦醒时全是白茫茫一片无影无痕,无迹可寻群号:175502718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楚莫看着办公桌上堆积如山的报表,这些都需要她来签字,她需要在今天下班之前发到各部门的手上,姐姐之前突然心血来潮的要帮箫月调动工作,她以为是闹着玩了,谁知道还来真的了。

从安阳调下来快3年了,她从一个小职员升到总监,花了不少心思,因为孩子要在省城读书,所以她就想办法调下来了,她调下来也是姐姐帮的忙,当初差不多花了20W,这是最少的,算了,赶紧忙完工作再说吧。

    楚莫安下心来看着每一份文件,忙完手中的活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拿起手中奔驰的钥匙走向车库。

这辆车是箫月买的,想着她在沈城上班,需要一辆好车,所以就给她开了,家里还有一辆商务,箫月自己开着。 这两年来她们聚少离多,有时候半个月也见不到一次,慢慢的也就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好的是爸爸妈妈都在身边离的不远,都可以帮着照看孩子,她的生活质量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提高了,有了自己的时间,可以和朋友一起出去唱唱歌,秀秀旗袍爬爬山然后带着孩子一起游游泳,儿子已经是小学三年级的人了。

单位上也挺好,因为有姐姐楚妙罩着,最近工作上又升了主管,一个月基本工资3万六,再加上别的,已经够她自己花了,只是箫月的调动容易吗?

现在的情况不比前几年了,花点钱就能办事情,大家都小心翼翼的,不过姐姐那么有把握,应该也不错,上次给箫月提过,但是好像箫月不怎么积极,都都囔囔的说,下来他不适应,也是,在安阳长大在安阳工作,都30大几快40岁的的人了,突然要离开确实心里不好受,要不是为了孩子她也不愿意来,这里工作压力大,办公室每个人买东西都是奢饰品,今天这个买鞋六七千,那个买包好几万。

有一次副总就说她:“妙妙,你也是领导了,身份不一样了,那么节省干嘛啊?”想想,她自己也能买得起,之前箫月也搞一些实体,挣了几百万,可是炒股的时候陪了很多,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手上也有一些结余,再加上她自己就是做金融的,所以从那之后,办公室有人买啥,她也买啥,大家似乎使劲的在攀比,谁买的东西最贵,而最贵的就是最好的。

当她拿出她买的包给箫月看时,箫月说:你变了!她知道她变了,她不变就会被人看不起!她就在这样的一个圈子里生存,她需要适应。作为她来说,只要她愿意,来钱还是非常的快。

   楚莫把导航目的地调至到轩竹云阁,轩竹云阁是省城第一大豪华餐厅,没有身份的人是很难进去了,她还没有去过,不知道姐姐今天请的是什么样的大人物。

  从西郊到南郊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路上堵车,楚莫放了一首最近流行的电视剧的主题曲,她比较喜欢这首曲子,每次听到这首曲子都有一种无法言说的触动。

楚莫停好车,轩竹云阁坐落在南郊云开大厦旁,气势宏伟,门头四个烫金大字是省之前某名人手笔,门口有身材妙曼的门迎小姐迎接,进入大厅,大厅内金碧辉煌,正中鎏金的财神爷手托金元宝,不怒而威,而大厅的旁边却挂了很多大幅的名人字画,楚莫心里想着:这家店老板想要名利双收啊。

进入他们定好的包厢,她看见沙发上坐了5个人,她姐姐楚妙,秋霈霖,还有一个很面熟,另外两个男的她不认识。她说:“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来迟了。”

  秋霈霖看见楚莫来了,站起来说:“楚莫,快来,就等你了,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落雪,咱省企业家新秀。”

  “雪儿 ,楚莫,楚妙的妹妹,总行管金融的领导,以后资金紧缺了找她。”邱霈霖为两个人介绍着。

  落雪看着楚莫:1.7的个子,穿着半高跟的古驰尖头皮鞋,长发披肩,大眼睛,尖下巴,着Give

chy套裙,背LV限量版的小包,整个人名牌包装起来的阔太,眼睛里透着精明,和她姐姐略为有点相似之处,个比楚妙高了半个头,比楚妙还瘦。

 落雪站起来说:“你好,都来了那就请入席吧,这两个是我的助手。琳达和田轮,今天我做东,感谢霈霖哥不惜余力的帮助我,感谢楚妙女士的鼎力相助。”

 落雪听邱霈霖说要带两个朋友一起来,也就带着林达和田轮一起来了,这种小范围的聚餐,不需要太多人,而且她和邱霈霖的关系也不需要太多的人作陪。

只是她没有想到他会叫上楚莫,见了面她就知道楚莫是谁,两个人之前好像见过一次面,那是萧月举办的两个俱乐部联赛,落雪是赞助商,在酒会上楚莫也来了,楚莫能说会道,能跳能唱,是当时酒会上的一大亮点,尤其她和箫月的互动更是引人注目,他们夫妇俩一个说你的歌唱得好,一个说她的歌唱的好,然后一起唱他们老家的民歌,落雪当时静静的看着他们互动,心里想:看着该是多么和谐而幸福的一对啊! 

酒会结束后,一个俱乐部的朋友对落雪说:“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箫月,可是你看,谁能记得住你?你无非就是为人作嫁衣!”

落雪笑着说:“你知道我为人做嫁衣你还要骂我?我为什么非要别人记住我呢?这么多人,几个人和我关系好?几个人能认识我?我让他们记住我对我有什么好处?我需要他们记住吗?”但是当时的情景却是给落雪烙下了终身的烙印,她在这场酒会中却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悲哀,骄傲如她,被当了小三而无法自拔。

曾经她想要提前退出,但是她又是赞助商,虽然说酒会上基本没有她什么事情,但是又不好提前走,于是她就坐了一个角落里看着他们闹。

别人笑着,她也笑着,有人和她碰酒她就喝,没有人和她说话她就看着。

那晚她喝得不多,但是也不少,回到家后,她很后悔买了200多平米的房子,那么空荡荡的大房子就住她一个人,越发的孤单。

  “落总,好像我们在哪里见过?”楚莫问道

  “应该是吧,我也觉得你面熟。”落雪微微一笑

  “对了,你和箫月应该在一个俱乐部,那次你们俱乐部联赛我去过,那次你也应该在。”楚莫记起来落雪了。

 “哦,我也想起来了,你的歌唱的很好,难怪如此面熟。”落雪应酬着

  “落总,永远都那么低调,据说你当时是赞助商呢,可惜那天都没有机会和你喝一杯。”楚莫和落雪聊开了

  “该见的终究是要见的,该喝的终究是要喝的,这不,今天可以好好喝了,不过我酒量不行,不能和楚总比啊,这样,我少喝点,林达和田轮陪你们喝。”落雪酒量不太好。

  落雪说了一些感激的话,酒过三巡,几个人的言语也就多了起来,林达和田轮是真心的感谢电台的两位老总,这个敬了酒,那个也敬酒,大家的酒量都不错,两瓶茅台一会就没有了,当第三瓶茅台打开的时候,邱霈霖站起来说:“小雪,哥今天敬你一杯,谢谢你请哥吃饭,另外哥还有事情想求你呢。”

“霈霖哥,见外了,敬我什么酒呢,况且只有你能帮我的,那还有你求我的?”落雪看着邱霈霖,原来坑在这里等着呢,当邱霈霖介绍完楚妙姊妹,落雪就明白了。

“你先别打岔,这个楚莫,你认识了,她的老公好像你也认识,他们两地分居不容易啊,你想个办法把他老公调下来。”邱霈霖说

“霈霖哥,口气真大,我就是一个小商人,这不做生意还要你们帮衬着呢,我哪里有能力给你的朋友调动工作?”邱霈霖就是个见色忘义的叛徒。

“落总,霈霖能找你肯定是你有办法的,你帮了我们,我们会感激不尽的,我妹妹一个人既要上班又带孩子不容易,大家都是女人。”楚妙说

落雪看着他们一唱一和,简直要气炸,这顿饭局虽然是她请客,但是明显是邱霈霖做的一个局,之前秦落落说的话果然应验到这里了。

她看着他们,倒是楚莫一副不着急的样子,她就有点奇怪了,皇帝不急太监急?

楚莫看着落雪在看她,也立即站起来说:“落总,难为你真的不好意思,其实箫月你也认识,我们本该直接找你,但是想着邱哥和你的关系,所以就拖着邱哥帮忙。我们箫月不爱求人办事,他到觉得他在老家挺好的,但是我还是想一家人在一起。”

  落雪心下百转千回,她说:“我真的不能帮到你们什么,我不是官场上的人,我虽然能认识一些人,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们。我认识的人恐怕还没有你们认识的人多,据我所知,楚台长认识的人比我认识的人厉害多了,只要他一句话箫月的工作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是吧,楚台长?”

 “怎么会呢?我不认识什么人能比落总认识的人能力还大。”楚妙心里一惊

  “那楚台长和楚总的工作是怎么调过来的?”落雪不想答应下来,楚家姐妹的情况在和秦落落吃饭之后她就暗暗调查了。

她们明明可以走另外的一条路,为什么拐弯抹角的找上她?而且还以单位的利益相引诱,拉她下水的背后是谁?绝对不是邱霈霖,可怜的邱霈霖就是一炮灰而不自知。

“至于楚台长帮我公司中标的事情,我非常非常感激,还有一点就是,我和我的关系很久不联系,我也不想麻烦他,包括我自己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找过他,所以请见谅!我喝三大碗,当我给大家赔罪,田轮,找服务员拿个碗来。”

“落总,你胃不好,不能喝酒,我替你吧!”田轮说

“赔罪怎么能让人替呢?我很内疚,我不能帮到霈霖哥他们,喝坏了我自己承担!”

一碗酒下去,落雪有些晕,想起这么多年的打拼,想起被亲近的人利用,想起箫月,想起很多很多,落雪含泪说到:“霈霖哥,我很感激你这么多年在背后关注我,我从来没有找过你和哥哥,是因为我不想给你们添麻烦,我也想凭自己的能力来做事,我也很感激那几年你如哥哥一样的疼爱我,但是今天真的要让你失望了,尤其是现在的这种状况,我更不想去找哥哥。你不如让楚台长自己直接找关系,花多少钱我可以出。楚台长,楚总,落雪以后还得在沈城生活,希望二位以后多多照应。”

落雪喝了三碗酒下去就趴到桌子上再也起不来了,嘴里只能都都囔囔的说着:“对不起对不起!”

 田轮说:“楚台长,邱主持,还有楚总,实在是对不住,我们落总酒量不好,我们在一起工作这么多年我没有看见她喝过酒,今天真的是得罪大家了,给大家赔罪了,她一个女人其实也不容易,带着我们东跑西闯的,如果她真的有后台有背景肯定不会这么辛苦的。我们是一起过来的,我们很不容易,为了工作她连自己的时间都没有。”田轮说得很动情,眼泪都快下来了。

 林达也说到:“是啊,公司最初从她一个人,到现在的200多个人,虽然我们是小公司,但是靠的是落姐一个人拼出来的,我们谢谢你们帮了我们公司,我们会感激不尽的,我给大家鞠躬了,后期在服务上我们会做的更好!”

 “其实,工作调动也不在乎一时半会的,你们看落总都醉了,我们也散了吧,邱哥,姐姐,我不急的,况且落总也是一个生意人,也许真的关系还不如我们呢,就别为难人家了。”楚莫说到

   “田轮是吧?这个是我的名片,如果你们资金有困难了可以让你们落总来找我,另外,电视台的标你们也中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楚莫拿出名片给田轮道。

林达找了代驾,付了款,让代驾把她们三个各自送回家。

“姐,你们找落雪办事?她一个做小生意能干啥啊?我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人呢,还以为今天请的是多大的人物,你都不知道上次她赞助俱乐部的时候,大家都不理她呢,花了钱不讨好,而且你们还搭上你们单位的生意?为什么不让吴彤说一句话?”楚莫打电话问楚妙

“她姓落,拿下她,半个省城归你,这就是权利的厉害!” 楚妙说

“姓落?落?你是说她和落白有关系?”楚妙有些吃惊 

“全国第一大财团落家的千金大小姐,沈城第一宝座的妹妹,你说她是谁?” 

“那她怎么那么低调?”楚妙惊问道

“算了,不说了,箫月的工作慢慢再说吧,你也早点休息。”楚妙挂了电话。

楚妙心里有些不舒服,落雪果真如邱霈霖说的一样,油盐不进,她得和吴彤计划一下。

楚妙不知道她是第一次见落雪也是最后的一次见落雪,后面她再也没有机会见她了,

楚莫很吃惊,真的看不出来落雪竟然是大财团的女儿,更看不出来她是一个生意人,也看不出来他的哥哥是手握大权的人,她的衣着看着只能用时尚和得体来形容,也不是什么大牌子,可是为什么她自己家世那么厚还要出来自己做事情?

 楚莫睡不着,她上网搜了一下落雪的资料,除了显示她有两个公司关系外,什么都没有,她又搜了落家,铺天盖地新闻都是落家的,但是就是找不到落雪半点影子。

  “箫月,箫月。”楚莫拨通了箫月的电话

  “怎么了,莫莫。” 箫月听着急吼吼的楚莫问道

 “落雪,落雪你认识吧?” 箫月心里一紧“嗯,认识啊!怎么了?”

“你知道她是谁吗?”

“落雪和我们一个俱乐部的啊!也算是朋友了吧!”莫非她知道他们的关系了?无论怎么样,他也不能承认他和落雪的关系,他不想伤害落雪,更不想伤害楚莫。

“我知道是你朋友,你知道你这个朋友有多低调,有多大的来头吗?他是落家的千金大小姐,是落白的妹妹。”

“喂,喂,箫月,箫月,你吓坏了?我也吃惊的很呢,没想到你身边藏龙卧虎啊?”

“啊,我不知道呢,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今天我们一起吃饭了”

“你们一起吃饭了?吃什么饭?你怎么会和她一起吃饭?她叫你的?你们说了些什么?” 萧月连珠泡的问,落雪怎么能去找他的妻子呢。

“嗯,她今天请客,算了等你回了再说!” 楚莫挂断了电话。

“好吧,那再见!你早点休息!”箫月拿着手机翻着看了一看,陷入了沉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