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倾世甜宠,庶女军师

更新时间:2021-11-30 00:20:32

倾世甜宠,庶女军师 已完结

倾世甜宠,庶女军师

来源:落初 作者:小葱伢子 分类:言情 主角:府铁燕梅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小葱伢子原创的言情小说《倾世甜宠,庶女军师》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府铁燕梅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他是不受重视的庶皇长子,无爱童年造就他嚣张跋扈。谋权的路上阻碍重重,直到有一天,那个瘦弱苍白的女子问他,敢不敢去逼宫篡位,敢不敢遭受这天下骂名。那一刻他笑了,为何不敢,篡位他喜欢。那一刻起,他自愿踏入了女子所设的棋局之中,他中了那个女子的毒,倾其一生未得其解。她是官家庶女,她一直藏着一个秘密,为了这个秘密也为了身后的家人,不惜踏入自己所设的棋局之中。她不择手段,将自己变得冷漠无情。原以为不过是相互利用,却不知何时丢了心入了情。她以为自己编制了一局未定的棋局,却未曾想到自己也只不过是一盘更大棋局中一枚重要的棋子。这局棋远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欢乐版】总而言之就是一个三无皇子的上位史跟无下限宠妻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日是钟离峖入宫讲习的第一日,他站在铜镜前由着钟离洛和展眉一起为他穿戴着繁重复杂的官服。

钟离洛为他将头发快速的绾了个发髻,将一只月光石制成的玉簪插了上去,口中絮絮叨叨的叮咛着他,害怕他会做出什么御前失仪的事情来。

看着化身为老妈子的妹妹,钟离峖也只得点点头应付着说:“好的,我知道了”。

当一切处理得当后。钟离洛轻抚着钟离峖官服上的褶皱,对着钟离峖淡淡的一笑:“哥,很快的,为了我跟满姐,一定忍下去。”

钟离峖看着身前还未及自己肩膀的妹妹,心中一阵酸楚。别人家的小妹是放在手心里疼的,而他的小妹却要为自己的家人步步为营,没有一日活着轻松。

现在他所能做的不过就是按照她所计划的事去做,即使背弃自己的人生信条。让她的小妹可以背负的少一点,活的轻快一点。

钟离峖装起自己满满的思虑,勾起自己嘴唇:“当然,很快到时我们便去过那种我们想要的生活你说呢。”钟离峖抱着钟离洛瘦弱的双肩接着说道:“我家小妹一定要好好的,万事莫强求,行不通就赶紧撤。入宫你不能带展眉,万事小心。我你就放心吧,你叮嘱我的我早已记清了,不会出错的。”

钟离洛拍了拍钟离峖的胳膊点头应道:“放心走吧,莫要迟了。”

玄清门宫门口

钟离洛着一身淡青色绣着松针的素锦,还未出阁仅拿一块锦缎将及腰的长发束着。与身着官服的钟离峖分道而行,在一公公的带领下前往百草阁。

在穿过好几个宫宇后钟离洛在一个小巧的庭院中驻足停了下来,前面引路的公公发现她停了下来,赶紧折了回去,对钟离洛说道:“钟离小姐,你还是快随奴才离开这里吧,这里是大皇子放养宠物舍利的地方,奴才怕把您误伤了。”

钟离洛看着宫人慌张的神情,加之之前对于大皇子的传言点了点头:“给公公添麻烦了,我看着这儿着实别致唐突了,还请公公前面带路。”

那宫人松了口气,赶紧带着钟离洛离开了花阁这个是非之地,而花阁中一处名为墨竹阁的小阁上,敖辰玉着一身白色中衣,胸口大敞依着阁窗,玩弄着手中的一把短刀,看着钟离洛逐渐消失的背影,嘴角扯出了一丝意。

“安庆,你觉得本宫应该去会会谁呢。”

安庆傻傻的说道:“嗨,奴才也不知道,不过主子又不喜欢那些儒文,应该会更喜欢百草阁吧。”

“嗯,倒是。”敖辰玉抿嘴笑道,从阁窗旁起身走到里间。对安庆道:“安庆,给本宫把衣服备上,本宫今天还就要反着来,不能让你这个奴才猜了爷的心思。还有让人把舍利给我放出来,再不动弹一下,牙齿都该酥了。”

安庆点头应道,随敖辰玉进了里间为其换上准备好的衣物。

而另一边,钟离峖在宫人带领下,来到了专门教习皇子的御书院,二皇子,三皇子与他们的伴读,以早早的候在那里,在他进门后,起身与他正式行了师生礼。而另一边坐着两位着官服的人。二人同是皇子师,不过品阶较钟离峖要高不少。钟离峖看着眼前的二人,脑袋飞速的运转,回忆着钟离洛之前为他做的功课。

左边稍微年长的是翰林院院首林云。做事中规中矩,为官20载,从未加入哪一派系,独树一帜的人物,却能在官场中存活下来,并且深得帝心,着实不易。反正说白了就是一个老学究,对皇帝没啥威胁,就拉过来教书育人一下。这个人重学识,是可以应付的只谈学识就好。

右边的是现任礼部侍郎温韫,李派的人,皇后父亲的门生,典型的笑面狐狸,洛儿说对上他,能不说也不要多说,很可怕的人物,总而言之就是自己段数太低,斗不过他。

钟离峖对着二人作揖道:“林大人,温大人晚辈久仰二位了这里有礼。”

林云捻着胡子道:“不敢不敢,我怎么敢受钟离家大少爷如此大礼。”

“受的受的,前辈大名晚辈早已耳闻,之前拜读过先生修攥的《玄机》着实受教,今日得见必定要好好请教请教。”钟离峖面色如常的说道,只是心里早已大骂道,老子就算科考的文章不是自己写的却也是真才实学,不要拿着一副,老子知道你走后门进的感觉,真他妈不爽,不是洛叮嘱,老子懒得在这鸟你,还有你那个什么烂《玄机》,老子醉酒胡诌的都比你写的好。

“哦,那好改日你我切磋切磋。”林云轻瞥了钟离峖一眼,眼中的轻蔑依旧。

“是。”钟离峖扯着一副云淡风轻的笑容答道。

而温韫笑着与他作揖并未多言语,眼神中什么也看不出来。

钟离峖心里松了口气,这人不好惹啊。别和我说话啊。

三人相继坐在梨木椅,等待时辰到了正式授课。

百草阁

钟离洛站在百草阁下,看着院内花木拥簇的名贵花种,有好多是书本上才有的几样,这百草阁还真是名不虚传。

前面的宫人将它带到一名宫女身旁对钟离洛道,“钟离小姐,这是芍药是这里的掌事宫女,以后您在宫中的时候就让他照应您好了。”

芍药福了福身:“奴婢见过姑娘。”

“不必多礼,麻烦公公。”边说边将一个荷包塞给了宫人。那名宫人将荷包收进自己宽大的衣袍中,惦着分量不轻啊,满脸堆笑的褶子都快掉了下来。

“姑娘你慢慢看,奴婢先退下了,待您到了时辰来接您出宫。”

“好,您慢走。”钟离洛目送着那名宫人走出了百草阁。

之后转身看着身旁的宫女,执起她的手,将腕上通透碧绿的手镯渡到了芍药腕上,“芍药姑姑是吧,我初入这里担心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还请姑姑多多指点,莫让我做错什么,麻烦姑姑了。”

芍药连忙阻止道“小姐这万万不可,你这……这可是折煞了奴婢了。”

“姑姑莫跟我客气啦,这以后怕是有诸多地方要麻烦到姑姑呢。”钟离洛轻轻拍了拍她的手道

芍药看了看腕上的镯子道:“那奴婢也不多加推辞了,请随奴婢进来吧。”

芍药带着钟离洛循着小道缓缓的走着不时还向她介绍着院中的名贵花种,及这百草阁的构建。

钟离洛很是安稳的度过了自己在百草阁的第一日,安静的难以置信。

日落西山,钟离洛随着那位公公出了宫门,在那里静待着钟离峖。

过了不久,钟离峖与林云,温韫一起走出了宫门。看到钟离洛后,钟离峖紧绷了一天的神经终于松了一点,脸上浮落初文学笑意,拜别两位同僚后,他加快脚步走到了钟离洛面前。

笑着对钟离洛说:“回府吧。”

“好。”钟离洛也笑着。

二人一起上了早已备好的马车。

钟离府

回府拜见过父亲及主母后,二人相随回到了自己的小院,而展眉他们早已备好了吃食等在了那里。

钟离峖在一只脚刚踏入主屋的那一刻,就直接原形毕露了,一晃一晃的晃到自己心爱的梨花小榻上,将自己的的官服一阵撕扯,抬手拿起一旁的紫檀木折扇扇了起来,跟得了软骨病似得,完全没有个正形。

朝着一旁的云翘喊道,“唉,终于回家了,今儿累死我了。云翘给我把常服拿过来,这身衣服快把你主子膈应死了。”

云翘赶紧跑到里屋将钟离峖的常服拿了过来,帮他将散乱的官服换了下来。

钟离洛看着榻上的钟离峖无奈的对她说道:“哥,以后换衣服给我去里屋换,这里可是有三个未出阁的姑娘在呢。”

“唉,三个一个是我妹妹一个是我丫头,还有一个……也是我妹妹。”钟离峖看了看一旁的展眉,笑着朝钟离洛打马哈。

钟离洛瞪了他一眼说道,“哥过来吃茶。”

“好嘞。”钟离峖走到早已备好的铜盆前净了下手,在小圆桌旁座了下来,拿起手边的茶碗,润了润口。对着一旁的钟离洛说:你都不好奇,我今日发生了什么吗。”

“不是不好奇,是笃定没有发生什么有偏差的事情。”钟离洛浅笑道。

“切,又这样,不过那个大皇子居然去御书院了,而且贼规矩的啦。”

钟离洛皱了皱眉,”这大皇子还真不按常理出牌?不过也好,多点交流也有助于我们之后事情的进展。“

“唉,真的决定了大皇子了吗?”钟离峖略显惊讶的问道。

“对,这是我与无妄他们讨论的结果。”

“为什么选大皇子,就算二皇子我们插不进去,还有三皇子跟四皇子在为什么偏偏选最不受宠的大皇子。”钟离峖撑着手一脸愁容,拿着手数着“无恩宠,无母家,无德智。整个就一三无皇子啊。”

“大哥,话可不能这么说当今圣上当年不也是这样,最后不也登帝了。至于为什么选大皇子,这是我们四个人协商的结果。”

“可当今圣上当年也只是母家式微,并不是完全没有母家支持啊,而且当今圣上文才武德那个不比大皇子强啊。倘若说的话感觉三皇子更像是当年的皇上,啊……不管了,反正我永远也搞不懂你们几个在想什么……”钟离峖没底气的说。

钟离洛看了看瘫在桌子上的钟离峖无奈的笑道:”哥你不懂这官场中的弯弯绕绕,大皇子这条路是我们演算出来最为快捷的方法。你只要知道这个便可以了,不需要管其他的事情剩下的事我们会布置好的。还有这几天安分的给我在御书院待着。“

钟离峖吊了吊白眼,蒙头吃起茶来了,心中是不住的哀嚎,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其后一个月时间,二人皆是晃若无事的在宫中行走,规矩的很,这可是急坏了一干等着看戏的人。

云漪宫

大皇子敖辰玉斜躺在暖榻之上,听着宫人为他回禀这几日钟离兄妹的行踪,听完心里一阵冷笑。

这钟离兄妹还挺会做事的,小恩小惠却又让人抓不住把柄,关键还真沉的住气,当真在百花阁看了一个月的绘本,一点都不珍惜这入宫机会,还有那个钟离峖够可以的一本正经的教书,听得本宫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害的本宫这一个月没消停过,既然你们不想动那本宫就要先动了。

敖辰玉闭上眼睛,抬手将那个宫人叫到身前,对他耳语说了些什么,那宫人点了点头说了声明白缓缓的退出了房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