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公主心计

更新时间:2022-01-15 00:53:50

公主心计 连载中

公主心计

来源:落初 作者:水水日月 分类:言情 主角:石染雍宋承鸾 人气:

经典小说《公主心计》由水水日月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石染雍宋承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个衰到家的公主:  长于冷宫,举国不知有其存在。  本以为青梅竹马,可恋了这些年,她喜欢的居然是自己的哥哥?!不伦?!  这也罢了!可一场阴谋大火,一夜之间她连母亲也没了!  ……人是被逼出来的。  怀仇度日,百转千回。  当真是苍天有情,一路竟奖给她各色男子,个个身份迥异。  一个是江湖衔玉公子,名号帅气人却木讷迟钝?  一个是神秘混血商人,茶色眼眸瞳术惑人,究竟是何背景?  一个是异国的华服公子,纨绔子弟却不知身份?  还有个小郡王,阴冷腹黑纠缠不清。  咳咳,这老天不知是帮她还是害她,她是真一心想复仇的,她真没其他贪念的……  PS:本书为二人合写,为的是享受一起完成的过程,也是多年心愿,各位亲不要见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遥城里住了几日,域公子关切地嘱咐西湖尽可能不出门。

一来,听说这边城近来不太安宁;二来,还是为着她的安全,追杀她的人还在遥城内。听说他,他前两日还在城门口看见了一位身形和与他交手的一位高手极为相似人。近来,遥城城门里外进出都有例行检查。而那个人身着劲装站在衙役群里,每天拿着一副画像对照着出城人的面孔。

这一日白天。

“域公子,你……是不是知道追杀我的人是谁?”

这是西湖早就有的疑惑,尤其在两日前他告诉她那一身劲装的人与衙役一起例行检查时,他丝毫也不意外的样子让西湖愈发觉得他早就知道了什么。她可不笨。

“姑娘放心。域某不是多话的人,也不会擅自揣测姑娘的身份。我……”域公子一派诚恳地解释着,却显然有些答非所问。

“呵,你没有揣测我的身份?公子,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作为,西湖是不是该当做没看懂啊?”可话说到一半便被西湖一声讥笑打断。

域公子猝然一下就一脸红晕——这个老实人,除了说老实话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笨得呐呐地发木。

而西湖却不急着言语,只轻抬下颚,穿过窗棱的阳光一寸一寸吻上她清瘦的身体,在此刻遽然散发出几分不容你小视的出挑气质。

“我、我……”他更香香吐吐了。

西湖直勾勾地看他,一双美目咄咄逼人,完全没有挪开的意思。

“是,我知道……是暗堂的人。不过,域某自会当做不知,对谁都是不会……”域公子哪里禁得住她这么看,急急垂下了头,支支吾吾。

“暗堂?”

西湖她本猜到答案,可这“暗堂”这陌生二字却让她疑惑了。

“皇家暗堂,只从大懿皇帝一人之命。这个组织多是由专人培养而出的死士,进行的也都是见不得光的任务,只是很少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当真只听命于大懿皇帝?”西湖心里一震,瞳孔微缩。

域公子老老实实地点头,生怕西湖不信他。

皇家暗堂,只从皇帝之命?域公子自然是不会懂西湖心中为何所痛。虽然不是没有猜测,虽然心里隐约明白这一切与那皇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她如何都不会想到,那个千方百计要取自己Xing命的人,竟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大懿皇帝宋承鸾!

承鸾、承鸾……这、是为了掩盖那不伦之恋?所以,他竟不顾昔日情分、不惜取她Xing命……西湖想着,心里发凉。

到了晚上,对于宋承鸾的背弃西湖始终郁郁寡欢,最最不甘心还在被他摆布、追杀!憋得不行,她踱着步子就出了门去,下意识地往灯火阑珊的方向走去。

大方街。

这里是遥城夜里最热闹的一条街,烟花柳巷,自古便是男人们留恋之处。美人乡,英雄冢……难怪此番深夜也还这般热闹——空气里流着的都是能让人迷醉不已的烟花脂粉味。

西湖可没想过这条街的是个这么“味道”,水眸一转,看着几步之遥的一幢名为“绮烟楼”的大门前几位卖笑的女子——扭着那杨柳细腰,媚态万千地半倚上几个男子身上,拖着就要往楼里走。她可是头一次见这场面,却不嫌恶,她淡淡笑了笑,心中觉着那些媚笑再是明媚,也不过强颜欢愉,没意思。纤细的手腕提起裙摆,就要转身往回走了。

可蓦地,步子还没迈出去,一只男人的手臂揽上她的腰来!那手臂力道一使,她只觉腰上猛地一缩,身子跟着一个旋转,只刹那,她竟毫无防备地被摔入一个酒气冲天的怀里!她怒气上来,暗骂:哪里来的登徒浪子!

“就你了!走,今夜去公子院子里。这俗气地方,哪有什么难忘Chunxiao呢!”

那把她抱在怀里的人嘴里还不闲着,说完,低下头,一张嘴就往西湖的脸贴上去。

西湖怒目圆睁,用力抵住那人,一藕臂上扬,一挥,“啪”!一耳光打在那人脸上。接着脚下一抬,死命地跺在那人脚上!叫你欺负本姑娘!

可那个登徒子脸皮颇后,就是吃痛也没半点松手的意思,反倒起了征服之心,下意识将手臂搂得更紧!只见一身白袍的他,那双原本半睁着的迷醉双眼突然凝神注视着怀中人儿。西湖又羞又愤,可丝毫不惧,仰起脸来怒目迎上他的眼:登徒子,你倒是放不放手?!

这时,四周已经围了数对看热闹的男男女女,个个兴奋地起哄,谁都想看看在这条街上无往不利的白越凉白公子今日怎么吃掉这个女子。

众人看着看着,只片刻过后,不得不皆是佩服起来,白越凉就是白越凉!这适才还顽劣反抗的女子,只双眸对上他片刻之后,就主动对着那白公子的脸凑了上去,竟也变得一脸期待陶醉的神色,围观的那几个烟花女子已经娇笑起来,摇了摇手中的绢子,瘪瘪嘴觉得没了意思,一点儿不好玩。

可就在西湖的唇就要贴上那白公子的脸的时候,人群里却突然冲出一个灰衣身影来!身形之快,迅雷不及掩耳,伸手便对向那白越凉。众人皆是一个晃眼便看见那白公子被揍到了地上,再细细一看,他那双异于常人的茶色眼睛周围已是青肿一片,大喇喇一个熊猫眼!

白越凉四仰八叉地倒在地上,这两拳下来,他的酒才算是真的醒了大半。那灰衣人一把拉过西湖:“卞姑娘醒醒!”这人不是那域公子是谁?

只见西湖迷离的双眼逐渐明晰起来,这倒是怎么回事!

谁知这域公子气愤竟不少于西湖,只瞧他衣摆一甩,上前一步,讷讷的他怒火中烧,一声正气地激动道:“素闻你白越凉在这边城是个个人物,今日竟然用这卑鄙手段欺负一个姑娘!域某今日要收拾了你!”

说罢,域公子又要揍那白越凉。可西湖却突然一个伸手,拉住他衣摆。域公子猛地收势,呆呆看着她。

只见西湖面如寒冰地走到一旁,夺了一个瞧热闹的小厮手里的灯笼,掀了灯罩,速度之快让域公子看着也是心中一震!接着,他竟然看着她把那尚燃着火的灯芯一把往那还在地上躺着的白越凉的下身丢去!她决计不是任人欺负的。

这……在场众人皆是惊得捂住了张大的嘴!双双眼睛都是不可思议之色。

而那躺在地上的白越凉,本还晕着脑袋,却霎时被吓得大叫起来:

“啊!”

随着一声响彻人群的惨叫,只见他连滚带爬地在地上打了数圈,一身白衣早已不成样子,发冠散落,继而又大跳起来,两手狂拍这着火的衣衫,可那火势却越扑越旺!

西湖冷眼一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活该!心里没半点愧疚:一个男子,竟然对我使出媚术?害得我差点做出失节之事!真真混蛋一个。域公子倒是老是老实呆着,可隐隐从他眼里看得出,他看得很是带劲的。

就看着那火越扑越旺,那白公子的命根子怕是快保不住了,这是突然一个全身脂粉味儿的胖女人搬来了一个大水桶,轰然泼向那身上着火的白越凉!这女人,力气不可谓不大,确是没辜负那一身肥肉,围观人感叹。

下一刻,那白越凉的命根子该是保住了,只是已经成了一只落水之鸡的模样,呆呆坐在原地,目光有些发直,想来这场醉酒让他惊恐未去。此等模样,哪里是昔日的温文气质的白公子?

众人嗟叹:今日这白公子,还真是喝太多了!

“保住了,保住了!白公子?”

那个胖女人抬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走近唤他。想来,这女人就是这妓院的老鸨,也难怪如此在乎这白公子有未受损。

白越凉回过神来,酒也醒透了,已经全无了方才的慌乱。见他从容地抖了抖身上的水滴,继而走到了西湖面前。

西湖目光故作镇定地迎向他:你以为谁怕谁?!……虽然,她心里开始发虚了——

这人,仿佛方才根本没发生过那般丢脸的事一般,此刻就是烧得褴褛的衣衫,也掩不住他的脱尘气质。

西湖心想,自己绝不未语先退,继续睁大眼睛对上他。白越凉也讳莫如深的目光近锁住她。域公子一旁见此状,心下一个紧张,疾步来到西湖身边:他知道,这个人太厉害了,尤其是他那双能使出绝传瞳术、Cao纵旁人的茶色眼睛——他是白越凉啊。

白越凉身形较一般男子更为高出许多,他低头看着西湖,又看了看域公子一脸“不准无理”样子地挡在西湖面前,他突然淡笑一语:“姑娘,在下向姑娘谢罪。”

只见他突然深深俯下身,行礼。

域公子当场愣住,没反应过来。

“公子既然已经知错,小女子不接受,似乎就不近情理了不是?”西湖脸色一变,浅浅笑起,淡出两个梨涡来,“幸好,都未受伤。”

“那是,幸亏姑娘手下留情了。在下白越凉,明日午时在太白楼设宴,给姑娘请罪,请姑娘大人大量。”白越凉脸上划过一丝惊奇,道。

此话一出,域公子与西湖相视一眼。却是域公子急急抢先说:“宴请就不用了,我们想和公子交个朋友。若是公子有心谢罪,不知……可不可以帮这位姑娘一个小忙?”

白越凉倒是没觉着奇怪,嘴角带着一抹玩笑:“公子但说无妨。”

“呃,换个地方怎么样?这里……不大方便。”

“在下疏忽了,这地方姑娘也不宜多呆。夜色已深,本该寻个小菜小酒的地方,可眼看是不行了。那便去舍下吧,”白越凉随意道,“这位公子一同来便是。”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