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凰权妇贵

更新时间:2022-01-15 00:54:36

凰权妇贵 连载中

凰权妇贵

来源:落初 作者:叶无辛 分类:言情 主角:林远徐敬 人气:

《凰权妇贵》由网络作家叶无辛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林远徐敬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大晋废后谢蓁死后重生回到自己七岁那年,决心要改变前世家族覆灭的命运,却渐渐发现所有人和事都完全偏离了前世的轨道!  且看谢蓁如何拨开迷雾找出真相走上权利巅峰!  还有——  谢蓁回头,看着跟在她身后的几个翩翩佳公子,竖眉道:  “你们都离我远一点!”  ————————————————————  作者:阿蓁不是圣母不是花瓶不是傻白甜;书里出彩的男人很多,但并不是后/宫文,亲们可站cp;情节多宅斗宫斗江湖斗,不是一味谈情说爱的文,不喜阴谋论的亲请谨慎入坑。(面对如此真诚的简介,书荒的亲此时不入坑更待何时?无辛在坑底张开怀抱等你们哟~看我真挚的眼神和挥舞的小手帕嘿嘿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毽儿,踢两半儿,打花鼓,绕花线儿,里踢外拐……”

上京城的棠花胡同里,几个穿着小袄的垂髫小儿围成一圈,看着正中间的一个孩子踢毽子。

“里踢外拐,八仙过海,九十九……”那孩子唱着童谣,右脚用力向上踢,才落在鞋面上的鸡毛毽子就又高高地飞了起来。

旁观的孩子们瞪大了眼睛,十分紧张地屏住了呼吸,心里默默附和着:“八仙过海,九十九,一百,一百!”

这是最后一下了,那孩子心里也紧张起来,眼瞧着毽子落了下来,忙抬脚去接,却还是慢了一步,毽子“啪嗒”一声,落到了地上。

孩子们忍不住“哎呀”一声,神情都有些惋惜,下一刻却又七嘴八舌地起哄道:“掉喽掉喽!输咯输咯!快快快!换我们来踢!”

“不好玩不好玩!”那孩子被他们闹得红了脸,又羞又恼,索Xing一跺脚捡起地上的毽子就往远处扔去,“我不玩了!”

不玩也别扔啊!孩子们急了,一个个都跳了起来,举高了手想去够那毽子,可惜个子太矮够不到,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那毽子在空中划出一条弧线。

毽子却没有掉到地上,一只手稳稳地抓住了它。

“诶。玩就好好玩,可别闹脾气啊!”胡同口站着一个身穿着靛蓝色道袍、长相清秀笑容温煦的少年。他说着话,一手撩起了道袍的下摆,一手张开,将手中的毽子掂了掂,然后用力向上抛去。

孩子们仰起头,目光紧紧地盯着那毽子,却被阳光晃花了眼。哎呀,抛那么高,怎么接得住?

“太高啦太高啦!”他们着急道。

少年却浑不在意地哈哈一笑,左脚轻轻跺了跺地面,身体就向上蹿了一蹿,伸出右脚,竟在半空中接住了毽子。

孩子们都看的呆了,就见少年轻飘飘地落回到了地上,那毽子就像是粘在了他鞋面上似的稳当。

少年的腿一动,毽子又飞了起来。

他踢毽子的姿势十分好看,动作也十分轻巧,前踢、后踢、左踢、右踢,鸡毛毽子在他脚下来回旋转,看着那群孩子眼花缭乱。

“好厉害啊!”孩子们喃喃道。

少年轻笑一声,呼道:“来!唱个响!”

“诶!”孩子们闻言顿时来了精神,欢快地答应了,一起拍手唱道:

“一个毽儿,踢两半儿,打花鼓,绕花线儿,里踢外拐,八仙过海,九十九,一百!”

孩子们唱着,少年脚上的动作呼应着——唱到“踢”字时,他用正脚踢;唱到“打”字和“绕”字时,他就用反脚向内踢;唱到“拐”字时,他又反脚向外踢;待唱到“海”字时,他还打了一个跳。

孩子们更加兴奋,又唱道:

“一锅底,二锅盖,三酒盅,四牙筷,五钉锤,六烧卖,七兰花,八把抓,九上脸,十打花。哎呀!还踢着呢!再唱再唱!”孩子们嘻嘻笑着,声音清脆,“杨柳青,放空钟。杨柳活,抽陀罗。杨柳发,打尜尜。杨柳死,踢毽子。”

唱完了几首童谣,少年脚下的毽子依旧上下翻飞,孩子们却已想不出其他的童谣唱了,便将刚才的童谣又唱了一遍。

“诶诶诶!”少年笑着打断了他们,脚下的动作不停,“能不能换点新鲜的?总听这些,好没意思。”

新鲜的?他们不会啊!孩子们你看我我看你,都扁了嘴,有些沮丧。

少年见孩子们都失落的垂着头,忙轻声安抚道:“没关系没关系,我来唱,你们听着就好!”

他说着,将毽子又踢了个旋,朗声唱道:

“大冠修剑,出上京,守边境,衣不暖,食不饱,遭围攻,尸垒山谷。嗟为何?谢三公子谋私利,卖军需,丧良心。呜呼,百姓之哀矣!”

这是什么歌?他们怎么从来没听过啊?孩子们怔怔。

他们听不懂,胡同里的大人们却都听明白了,顿时吓得脸色发白——这朝事哪里是他们能听的、议论的?

“走走!别玩了。回家吃碗冬至面,来年也好听话些。”他们忙上前抱住了自家的孩子要往家去。

有孩子不依,赖在地上不肯走,非要等少年踢完毽子。

“不行!这乱七八糟的歌,也是你能听的?”那孩子的家长大声喝道,伸手抓住孩子的手臂,用力将他从地上拖了起来,抬手就往孩子的屁股上招呼了一下,“快回家去!”

那孩子呜呜哭着被家长拎回家去了。

不过片刻功夫,胡同里的人就走的干净了,家家门户紧闭,好像怕少年缠上门似的。

“呵。”少年笑着摇了摇头,脚下一个用力踢高了毽子,又一扬手,就在半空中接住了。

“无趣无趣。”他将毽子放在一户人家的门口,然后背着手,慢悠悠地离开了胡同。

吃冬至面了啊?看日子,宫里头那位怕是熬不过冬至了。

————————————————————

“娘娘!”

一个清脆的女声自门外传来,倚在八宝琉璃塌上小憩的谢蓁眉头微颦,缓缓睁开了眼睛,就见纱幔外有个青色的人影急急迈过了门槛。

“娘娘!”丫鬟还欲再喊,守在屋里的红菱忙上前几步扯住了她,压低了声音斥道:“昙儿,你没事胡咧咧什么?娘娘好不容易才闭了会儿眼睛,你仔细别吵醒了她。”

“真的?”昙儿瞪大了眼睛,又吃惊又欢喜,“娘娘肯休息了?”

红菱瞪了她一眼,“是啊!我劝了好久,娘娘才答应歇会儿的,你倒好,一回来就恨不得嚷得整个凤安宫里的人都知道。”

昙儿吐了吐舌,拉着红菱的衣袖讨好的笑道:“红菱姐姐,你别怪我,我实在是高兴嘛!”

“高兴?娘娘如今这般处境,你还高兴的起来?”红菱越说越气,伸手就将昙儿往门外推,“去去去,不用你在跟前伺候了。笨嘴笨舌的,别到时又忍得娘娘伤心难过!”

“哎呀,红菱姐姐,你别推我啊!我真是有正经事来禀报娘娘的!”昙儿横着一只胳膊胡乱挡着红菱,另一只手高高提起,“你看你看,我是来给娘娘送饺子的!”

“饺子?”红菱一怔,心里数了数日子,不禁“哎呀”一声道:“我竟忘了今日冬至了。”

昙儿嘻嘻一笑,扬了扬下巴,神情颇有些得意,“我就知道你忘了,幸亏我还记得,我可是一大早就跑去了司膳房呢!”

听她说到司膳房,红菱有些不悦地轻哼了一声,换作是以前,哪里需要她记着什么日子?但凡有个什么节日,司膳房的人早提前几日送来节礼了,今次却连盘饺子都还要她们自己亲自开口去问。

想到这里,她狐疑地看了眼昙儿手里提着的雕花食盒,皱眉道:“你去问,他们就给你了?”

真有那么容易么?自谢家因买卖军需一案定罪后,皇上就不怎么来看娘娘了,那些平日里争着巴结凤安宫的奴才都在背地里议论娘娘失宠了,因此连明面上的尊敬也懒得装了,什么次的差的残破的东西都敢送进凤安宫里来。这班狗眼看人低的奴才今天转Xing了?这么好说话?

“他们原先说不给的,还将我打了出来。”昙儿一面说着,一面将自己的衣袖撩起,将手臂上的淤青指给红菱看。

红菱见她手臂上的伤势确实不轻,脸色就放缓了几分,又听她说话的语气不仅没有挨打后的不忿,反倒还有些雀跃,忍不住斜了她一眼道:“你都挨打了还这么高兴?不会是被打坏脑袋了吧?还有,你说他们不给你饺子,那你饺子是哪里来的?偷的?”

“我才没有被打坏脑袋呢!也没有偷!”昙儿冲她做了个鬼脸,拉长了声音故作神秘道:“你猜是谁救了我?”

红菱白了她一眼,作势要走,“我才不猜,我去看看娘娘醒了没有。”

“诶诶诶!我说还不行吗?”昙儿忙拉住了她,扁嘴埋怨道:“红菱姐姐好生无趣。”

红菱闻言不禁气结,用力扯了扯袖子,转身就走。

昙儿忙将她的衣袖攥的更紧,张嘴倒豆子似的说道:“是严烨道长!他正巧经过救了我,还嘱我给娘娘带盘饺子回来呢!”

“严烨道长?”红菱听完只觉得脑袋昏昏。怎么跟严烨道长扯上关系了?而且这话听起来怎么就像是施舍似的?这叫什么事儿啊!

“是啊!”昙儿的眼里闪着光,语气兴奋不已,“我一直听其他宫里的丫鬟说严烨道长是个美男子,可惜一直无缘得见,没想到我今日居然见到他了,他还对我笑了!哎呀!我真是死也瞑目了!”

“哎呀哎呀!”红菱被她吵得更晕了,用力摇了摇头,伸手又去推她,“算了算了,你还是等会儿再来吧!叽叽喳喳的吵死人了!”

“红菱姐姐,红菱姐姐……”昙儿求饶的声音愈发大了。

真是吵个没完了。谢蓁在榻上听得有趣,索Xing支着身子坐了起来,笑道:“红菱、昙儿,都进来吧。”

娘娘醒了?外间正推搡着的两个丫鬟神色皆是一僵。

“都怨你。”红菱瞪了昙儿一眼,忙忙整容匆匆迈进了里间。

昙儿在她身后吐了吐舌,嘻嘻地笑着跟上。

“娘娘。”两个丫鬟在榻前福身施礼。

谢蓁“嗯”了一声,眉目含笑细细地打量着她们。

两个丫鬟比肩而立,身穿杏色对襟小袄的红菱身材高挑,身穿天青色缎子圆领直身袄的昙儿小巧玲珑,两人都是一副明眸皓齿的好模样。

一眨眼,两个小丫头都这么大了啊?娉婷少女,这个年纪多少藏了些心事,难怪方才昙儿嚷嚷着见那严烨道长一面就死而无憾了呢!谢蓁想着,抿唇笑了笑。

红菱和昙儿都是谢府的家生子,自五、六岁时就一直服侍她,后来又跟着她进了宫,事事尽心尽力。两个丫头又都是极老实的Xing子,她受宠的时候,她们从不懂得奉承讨赏,只默默地照顾她饮食起居;现今她失宠了,背地里有多少嫔妃用尽手段拉拢她们,让她们使些小阴谋陷害她,这两个丫头却从来不为所动,因此受了什么委屈,也从不在她面前诉苦。

这样好的丫头,她该给她们做主,指个好人家才是,这才不枉她们对她好了这一场。

“娘娘。”昙儿是个好动的,被谢蓁盯着瞧了这许久,身子都僵住了,老大不自在,一面轻声唤着,一面小心地扭了扭身子,“您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别怕啊!白日里发的梦都不会成真的!您要不要再歇歇?”

这丫头!明明比她还小三岁呢!也敢拿出一套大人的说辞哄她。谢蓁嘴角的笑意渐渐加深。

红菱闻言则有些尴尬,又羞又恼,不敢看榻上人神情,只悄悄伸手掐了掐昙儿腰间的软肉,悄声骂道:“你又胡说什么?明明是我们两个刚刚说话太大声了吵醒了娘娘,还不给娘娘赔罪?”

昙儿冷不丁吃了这一痛,哪里还听得进什么赔罪的话?身子下意识地跳远了一步,揉着腰大声呼痛,“哎哟!红菱姐姐,你掐我做什么!”

红菱听得这炸雷似的话,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这小丫头,就知道给她惹事!她不安的抬起头,对上谢蓁似笑非笑的眼,心里有些发虚,忙上前一步跪下,“娘娘,奴婢无状,还请娘娘责罚!”

“无妨。”谢蓁含笑道:“起来吧!方才你们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果然是被她们吵醒的。红菱神情讪讪。

“娘娘,您都听见了?”昙儿吃惊地瞪圆了眼睛,忍不住问道:“您都听见什么啦?您有没有听见我说严烨道长的事?”

“我听见了。”谢蓁点头,忍不住打趣她,“我还听见你说见道长一面就死而无憾了呢!”

这样没羞没躁的话竟也被娘娘听到了,红菱脸色一红——早知道就不同昙儿胡闹了。

“哎呀。”昙儿却是个神经粗的,闻言不仅不觉得害臊,反而点头大声道:“是啊!严烨道长生的可俊俏了!”

谢蓁看着这单纯可人的老实丫头,“噗嗤”一声笑了。

“好了好了。”她笑道:“你快些将你那俊俏道长送的饺子摆上来吧!我真有些饿了。”

————————————————

新书期,每一张推荐票每一个收藏对无辛来说都很重要的,还请大家多多支持呀!

落初文学www.luochu.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