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双世债

更新时间:2020-05-10 16:20:24

双世债 连载中

双世债

来源:落初 作者:鸢鸢想吃糖 分类:言情 主角:徐夏渊 人气:

《双世债》由网络作家鸢鸢想吃糖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徐夏渊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曾经的太子殿下一夜被人陷害,失去了记忆,机关算尽才得以重回巅峰之位;昔日的青梅竹马,在得知爱人爱的并不是自已以后,因爱生恨,不惜承受七世无法转世之痛,只为让爱人重新再爱自己一次。谁料这恢复了记忆的太子殿下竟是百年后自己的转世,穿越回来。全文穿插现代线,现代的夏渊与温喃是倒斗世家的后代,机缘巧合下的两人在鸳鸯的暗中帮助下闯入了上辈子自己的皇陵之中。ps:我可能选错了作品类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夏公子该起床了哦,师父已经派人来催了。”温喃敲了敲夏渊的房门。

唔...好困,是谁在打扰我睡觉。

夏渊的意识有些不太清楚,脑袋有些昏沉沉,想要转个身继续睡觉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今天是该出游的日子了。在听清温喃的声音以后,夏渊顿时清醒了,差点就要误了行程。

夏渊匆忙地洗漱,收拾了一番,便拿着行囊出了门,只见温喃已经准备好了一些吃食。

“出发之前先垫垫肚子吧。”

温喃将手中的小糕点递到夏渊的手中。

“多谢。”夏渊接过,看着手中小巧而又精致的糕点,心中一阵暖流。

“那我们快些走吧,师父已经在道观门口等着我们了。”说罢,温喃拉着夏渊的衣袖,就往大门口走去。

夏渊看着拉着自己的温喃,陷入了沉思。

只是让夏渊和温喃都没有想到的是,在游白意身边竟然还有一个人。

“大师兄,为什么你也会在这儿?”温喃有些惊奇的问道。

“还不是你们的好师父,硬要拉我去,花神医劝都劝不住。”鸾清河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耸了耸肩。

“清河?你在瞎说什么呢?”游白意微笑。

鸾清河觉得有些发抖,好像是被什么野兽盯上了,有些毛骨悚然,回头一看,正好对上了师父微笑的脸。

惨了!鸾清河暗道不好,玩笑是不是开过头了。赶紧堆笑道:

“师父您看,我们是不是也该下山去和花神医会合了,莫要叫神医等太久了。”

“也是,我们走吧。”游白意想了想觉得鸾清河说的有些道理,便不再追究。

鸾清河松了一口气,一路上又是帮游白意拿行囊,又是给游白意递水,着实有些殷勤。

夏渊跟在两人的身后观察,总觉得大师兄有些怪怪的,但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奇怪,就便不再去想他。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终于还是爬到了头顶,只见山下的马车不知已经停了多久,听到了山间动静的花无谅,掀开马车的帘子,朝着夏渊一行人招手。

“你们是爬下来的吗?”待到游白意走到花无谅的身边,花无谅不禁开始抱怨。

“哈哈哈,让你久等了。”游白意的脸上却没有让人久等了以后的愧疚,反而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花无谅觉得这个人有些欠揍。

车夫接过众人手中的行囊,放在马车的一个小角落中。

“各位老爷们,请上来吧。”这位车夫在一旁做出“请”的手势,就当鸾清河想要一同上来的时候,却被游白意赶了下来。

“你去前面驾马。”

“师父??”

鸾清河只好认命,坐在前头与车夫一起驾马。鸾清河嘴里叼着一根小草,托着下巴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师父独独要让自己到前面来。

“小兄弟,你在想什么心事?”一旁的车夫看鸾清河情绪有些低落,便主动上前搭话。

“哎,你说师父为什么不让我去里面啊。”车夫看着鸾清河有些气鼓鼓的脸,觉得有些好笑。好久没有看到这么纯情的小兄弟了。

“哈哈哈,这位小兄弟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吃味了。”车夫小声的在鸾清河的耳边说着。

“我?我有什么好吃味的。”鸾清河将头扭向一边,不去看车夫带着些意味深长的眼神。

“嘿嘿嘿,那老夫也便不瞎猜了。小兄弟,还是偶尔问问自己心里到底想要些什么吧。”

鸾清河不语,静静的看着两旁倒退的树木,继续出神。

而此时在马车内的游白意,听到了马车外的交谈,情绪不知为何有些低落。

一旁的花无谅,看着身旁的人神色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便问:

“怎么?可是失恋了?刚刚分明还是高高兴兴。”

“说不上来。”游白意微眯着双眼望向窗外,神色有些惆怅。

花无谅打开手中的折扇,随意的晃了两晃,摇了摇头:“啧啧啧。”

马车在官道上飞驰着,一路上很安静,夏渊和温喃一齐在马车上补眠,而游白意却一直保持着同样的一个姿势,看着窗外,也不知他在想些什么。这就导致花无谅有些无聊,左看看,右瞧瞧,不知自己一个人该干些什么来打发时间,只好也和游白意一样望着窗外发呆。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天边也逐渐被夕阳占领。

“花老爷,前面不远处有个小镇,我们要不要去镇上先歇息一晚?”车夫朝马车内喊着。

“也好,也不必急着赶路。”

“好嘞。”

……

柳河镇,顾名思义,整个小镇被一条河流贯穿。河的两边栽着无数的柳树,春天来临之际,整条河都被绿色所掩盖,柳枝条在风中微微摇晃,仿佛碧秀一般,让人流连忘返。

马车停在了小河以东河岸边的一家客栈前。

“师父,我们今夜就住这儿吧?”鸾清河冲着帘子里喊道。

“都成。”听着游白意的声音很是敷衍。

花无谅率先掀开帘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摇着手里的扇子,走进了客栈里。

“这位客官里边请,客官是要打尖儿还是要住房呢?”小二堆笑着从里面迎了出来。

“五间上等房,再来些热菜。”

“好累,客官您楼上请!”

花无谅转身冲着身后喊道:“你们快些来。”

却只见身后刚来的只有夏渊和夏渊,花无谅有些感到奇怪:“那对师徒呢?”

“喏。”夏渊不以为然的往身后指了指。

鸾清河不断地冲着帘子里说着什么,神色有些着急,但更多的却是无奈。

“他们两个闹别扭了?”花无谅摸了摸下巴上并不存在的胡子,觉得有些有趣。

“谁知道呢?大概是大师兄又惹师父不开心了吧。”夏渊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

“我倒要看看老白究竟在赌个什么气。”说着,花无谅便往马车走去。

花无谅冲鸾清河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走开让自己来。鸾清河往边上挪了挪,给花无谅让了一个位置。花无谅合起手中的折扇,敲了敲靠近游白意的那扇窗户。

“老白,你再不出来就和马儿一起睡咯?小二来牵马吧。”

只听马车那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游白意掀开马车帘子,一副假装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鸾清河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花无谅,花无谅一阵好笑。很明显,这对师徒确实在闹矛盾。

“客官,热菜已经为您送到房中。”

“辛苦了。”说着,花无谅从袖袋中掏出些碎银子,扔向店小二。

“谢谢客官!有事您喊我。”店小二笑盈盈地数了数手中的碎银子,揣进了口袋中。

“去忙吧。”花无谅随意的挥了挥手,便带头往楼上走去,夏渊和温喃紧随其后,游白意一言不发的闷头向前走,只留鸾清河一脸摸不着头脑的站在原地叹了口气,随即跟上。

花无谅在房内用过晚饭后,想到白日里游白意奇怪的神色,有些放心不下,边走出自己的房门,来到隔壁游白意的房间,刚准备抬手敲门的花无谅,却听见里面传出了鸾清河的声音。

花无谅想了想,还是转身离开了。看来已经不需要我了呀。所以有些心情大好,想着要不要去旁边的茶楼听个小曲。

不知不觉间,花无谅就已经走到了茶楼,他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点了一壶上好的春茶,听着小曲好不乐哉。听着听着,思绪却被旁边桌两个大汉的谈话声所吸引。

“哎,你听说了吗?皇城里近几日传出要重新册封太子殿下。”

“可不是嘛,这几日可当真是传的沸沸扬扬啊。”

花无谅拿着茶杯的手一僵,自己在皇城里可未曾听说,要重新册封太子。

“二位英雄,可否与在下细细说说这件事?”花无谅挤身坐到了两位大汉的身边,弄的那两位大汉有些面面相觑。

“这......”其中一位面露难色。

“英雄但说无妨,今日的茶在下请了。”花无谅将银子摆在茶壶旁。

“啊,事情是这样的,几个月前这原太子殿下不是失踪了嘛,就在前几日,有个老农,在太微山脚下挖着了太子殿下的尸骨,那是相当的惨呐,年纪轻轻唉。”

花无谅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决定去找游白意商量一番,便匆匆打断了大汉的话,走回了客栈。

回到了客栈以后的花无谅,赶忙敲起了游白意的房门,可没想到的是,开门的竟然是鸾清河,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花无谅:“......”

“花......花神医,你......有什么事吗?”

“你出去,我有事找你师父。”花无谅伸手将鸾清河往屋外拉。将鸾清河关在了门外。

只见游白意侧躺在床上,一只手撑着脑袋,笑眯眯地问:“怎么啦?小花?”

“皇上要重新册封太子殿下了。”

“什么?”游白意坐了起来,“太子殿下不是在我们这儿吗?他们都不派人来找一下的吗?这些皇家侍卫是吃白饭的吗?”

“听说前几日,有老农在太微山脚下挖出来太子殿下的尸骨。”

“哈?我记得我当时把太子殿下救出来的时候,埋回去的只是个麻袋啊。”游白意有些吃惊。

“我总觉着事情有些蹊跷,想着来找你商量一下。”花无谅摸着手中的折扇。

“我当时就有隐隐感觉,是不是有什么人想要陷害太子殿下,然后帮助哪个皇子上位?”游白意猜测道。

“那这做法也太过于残忍吧,又是中毒又是活埋的。”花无谅有些不敢想象。

“还有什么是比人的嫉妒心更残忍的呢?”游白意叹气。

“老白,你觉得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太子殿下?”

“暂时不可,现在的太子殿下毕竟还没有恢复记忆,即便是说了他也是不会相信的。”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

“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得先去找到那朵花。”

花无谅没有说话,明知这件事其实跟自己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发生在夏渊的身上,花无谅总归还是有些担心,若是那位凶手知道了夏渊还活着,会不会找机会加害夏渊。

游白意也有着同样的担心但也无可奈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