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天外飞仙恩怨录

更新时间:2020-11-14 02:42:38

天外飞仙恩怨录 连载中

天外飞仙恩怨录

来源:落初 作者:明月河图 分类:游戏 主角:叶圣马如龙 人气:

完结小说《天外飞仙恩怨录》是明月河图最新写的一本游戏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圣马如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天外飞仙》是一款武侠网游《天外飞仙》是游戏中一本举世无双的武功秘籍无数江湖好汉为了寻找争夺这本《天外飞仙》而掀起江湖腥风血雨叶圣,也不例外,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目送马如龙离去,南宫婉儿这时候才侧头看向叶圣,恬静一笑说道,“好啦!把人家气跑了,现在,你不需要装疯卖傻了。”

叶圣依旧目光呆滞的盯着南宫婉儿的脸蛋儿,然后握住了她的光滑手背,急切问道,“姑娘可曾许配给了人家?可有如意郎君?”“你还在闹!”伸出手揉揉叶圣的脑袋,南宫婉儿含笑说道,“我已经有意中人啦,你乖乖收敛吧。”

叶圣身形一顿,痴痴地望着南宫婉儿,随即,眼眸之中有晶莹的泪水飞快滑落,转眼间,叶圣竟然已经悲伤地流泪,“这就是失恋的感觉吗?谢谢你姑娘,你,让我体会过眼泪咸的味道。”

叶圣这般安静痴呆的疯癫让南宫婉儿心中有些不安,极其不自然的应酬了叶圣几句,南宫婉儿便逃出了叶圣房间。关紧叶圣房门,心有余悸的南宫婉儿拍拍胸脯自言自语道,“得赶紧想办法治好他。”

门外脚步声渐渐离去,依靠在门上的叶圣哪还有半点悲伤痴呆之色,他凝重的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随即握紧了拳头,此地不宜久留!

街坊外抓人的恶性越演越烈,那些冲着叶圣来的家丁似乎依靠着什么强力的背景肆无忌惮,他们的心意很明确了,不抓到叶圣誓不罢休。叶圣如果不再离开,那些想要把这里翻个底朝天的家丁,早晚会抓到叶圣的。

叶圣回到床边,目光落寞,天下之大,却也只能四海流浪为家。决定了去意的叶圣准备不辞而别,选择了今天凌晨的良辰吉日,叶圣静静等着夜晚的到来。

白昼的喧嚣终于宁息了下来。入夜,叶圣一动不动的坐在凳子上,耐心等候着亥时的到来。亥时月色正浓,也是人们安心如梦的时间,是叶圣外出不辞而别的好机会。

房间内昏暗未点灯,不过叶圣一身白衣坐在这里仍旧有些扎眼。《天外飞仙》中,白色是江湖高手中最底层的颜色。江湖中没有人想成为底层的代表,即使是那些手无缚鸡之力不懂一点武功的商人,他们也早早将白色腰带藏了起来,每天穿着华丽的衣服,来掩盖着自己的不足。

蓝色的床单、红色的木凳、青色的地板,环顾左右,桃花酒楼都在尽量避免使用白色的物件儿,白色是个代表脆弱的忌讳,也像是个丑闻一样被每个人都藏在了心里。

唯独吴用这一身白,白色整洁的长衫、白色象征底层水准的腰带,还有着一双素色的布鞋,如不动鸣钟,沉稳坐在原处,散发着略微刺眼的光芒。

“当!当当!”窗外黑暗的巷子上传来更夫的敲锣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关进门户,小心防盗!”夜晚三更了。叶圣听到动静回过神来,关紧的窗户吱一声打开,昏暗的屋子内,便没有了叶圣那素白的身影。

今天的月色并不怎么皎洁,乌云遮住了半月,让点灯的街道上看起来仍旧有些昏暗伸手不见五指。一个穿着夜行衣的人影身手敏捷的飞檐走壁,踏着农舍屋顶,隐藏在黑夜之中,一路神速的盘旋在了桃花酒楼的青瓦上。

桃花酒楼和对面的飘香楼都还点着灯未打烊,月黑风高中,这身穿夜行衣汉子偷偷摸摸来到了叶圣房间外,看了一眼这敞开的窗户,他从怀中摸出一把刀悄无声息的跳了进去。

夜行人直奔房间床上,一刀刺出,才发现只有坚硬的床单和木板,夜行人一惊,借着淡淡的月色仔细打量了一下屋内,才发现叶圣并不在屋里。夜行人心中存惑,难道这小子去尿尿了?也不对阿,空空如也的尿壶就在床底下呢。

夜行人偷偷摸摸打开房间木门向外眺望了一眼,然后,便看见了走廊上的一个人影。难道那人就是?夜行人握紧匕首猫着腰,还没等推门走到走廊上,那昏暗看不清模样的男人已经转过了头,出声询问,“谁。”

如果叶圣还在这里,那么他只听声音就能够认得出,这位是已经入店多日的客人,花影楼。

似乎不是正主?夜行人眼见行踪暴露,便躲在房间里不出面冷哼回答道,“关你屁事!小心你的脑袋!”花影楼身穿一身华丽的丝绸长衫,颜色如花,常人是配不上这种色彩的,唯独在花影楼身上,似乎才能将他潇洒的浪子形象绽放出来。

花影楼是一个喜欢爱管闲事的人,他停在走廊上,面向这边,问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他的房间?”叶圣这几日有时候装疯卖傻闹的动静不小,所以花影楼也弄明白了他的邻居是谁。二楼仅有的两间客房就是属于他们的,想不认识都难。

“关你屁事!”夜行人阴森冷声威胁道,“再看不该看的东西,当心我挖去你的双眼。”“我本已经是瞎子,为什么还要挖去我的双眼怎么残忍呢。”花影楼淡然的回了一句,丝毫不将夜行人的威胁放在心中。

夜行人楞了一下,捏着刀慢慢踏出门槛,借着客栈中的烛光,他看到了花影楼那双黯淡阴沉的眼眸,“你是个瞎子?”夜行人又瞥了一眼花影楼身上的蓝腰带,放松了下来,夜行人自己也是蓝腰带的江湖人士,若与花影楼打起来,丝毫不虚。

“当然。”花影楼双手背负在身后,沉着的承认着自己的缺点,“从出生睁眼的时候,我眼前就只有一片漆黑。”“那你还不滚去睡觉!瞎子!”夜行人低声冷笑,“否则,当心丢了脑袋!”

“他呢!”花影楼没有将对方的警告听进去,他不但还留在走廊上,甚至还朝叶圣房间、夜行人这边靠近了两步,“小伙子是个有意思的人,不管他如何招惹了你,罪不至死。”

“什么死不死的!我是他朋友!”夜行人冷冷的注视着花影楼的眼眸,确信了他是个瞎子的事实,这双眼睛很大,但是他的眼眸里却只有漆黑一片的虚无,“住在这里的人叫叶圣,不是吗?”

“如果你不想杀他,为什么要拿着刀。”花影楼面对着夜行人,问出了自己的疑问。蒙面的夜行人下意识的将手中刀捏紧,皱眉咬牙,低声问道,“你又怎么知道我手中拿着刀?你不是个瞎子吗?”

“我是个瞎子。”花影楼点头,他的双眸依旧漆黑黯淡,“但是,我也看见了你手中拿着的刀。”“你耍我!”夜行人大怒,今儿个正主还没抓到,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闹事,真是惹人添堵!

夜行人不怕麻烦,如果有麻烦,解决掉就好了!所以,夜行人现在要解决了花影楼!他的身法很快,从房间门外来到花影楼面前,只用了一眨眼的世间!他手中的匕首更快,快到花影楼还没等眨眼,匕首就已经送到了花影楼面前。再往前一尺,这把锋利的匕首便能够刺破花影楼的心脏!

夜行人脸上带着残酷的冷笑,江湖中向来是不止的腥风血雨。他叫桑彪,是一名蓝腰带的高手。死在他手上的人不多,却也不少,不分男女老幼,足足有三十一人。桑彪喜欢杀人,因为他能从中获得压力的发泄和满足,不过,一般情况下,没有奖励的时候他是不杀人的!

今晚的花影楼是个例外!不是目标人物的他将是桑彪手中受牵连的无辜者!匕首如闪电刺出了!但是,却令桑彪脸上瞬间留下了一层冷汗!因为,桑彪同时也出现了例外!

史无前例的,桑彪的匕首,在刺出后却没有取走对方的性命,甚至都没有见血!因为,桑彪手中的匕首,被花影楼的两根手指夹住了!

匕首是锋芒毕露的匕首,手指是肉包骨头的手指。但是,就是这样一把匕首,却被花影楼夹在了食指和中指之间,再也前进不了那关键的一寸!桑彪立刻吓出了一身冷汗,对方也只是一个蓝腰带的江湖人士罢了!怎么可能用这么简单的方法挡住自己的刀?

“你!”桑彪低喝,他心中有许多问题想要迫不及待的张口问出,但是,花影楼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桑彪只感觉到眼前一亮,紧接着,视线又迎来了黑暗。自己这是怎么了?变成瞎子了吗?

桑彪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因为他已经没有脑袋去感受什么了。花影楼等着尸首搬家的尸体倒在地上渐渐化成灰烟消失,然后轻敲叶圣房门,走进了叶圣房间。

花影楼‘看’到房间内空无一人,担心叶圣安危的他又‘看’向打开的窗户,街道上昏暗无光,仿佛在替想要施展罪恶的人掩藏些什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