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宁城游记

更新时间:2022-02-17 01:55:15

宁城游记 已完结

宁城游记

来源:落初 作者:得遇门声 分类:游戏 主角:岩孤儿 人气:

《宁城游记》是得遇门声写的一本游戏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宁城游记》精彩章节节选:异族入侵,战火燃烧,多少男儿前赴后继,保家卫城。一时间抛头颅洒热血,染红昔日安宁祥和的小城——宁城。随着抵抗侵略的延续,这个小城的男子战斗力减少,岩破,一个从地球而来的少年从倒躺在满是鲜血流淌过后的土地上开始了他无畏加入异界战斗生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降大人任于斯人也。

上一世岩破活的凄凄惨惨,任谁都不想过那般庸碌惨淡。

“既然上天注定让我穿越,那一定要活出个活法。”听着安晴的话,岩破心中暗暗思量。思考间,岩破的脚步也没有落后,赶在春姨身后,和那三个精壮男子与春姨一起亲手为天叔挖出一长眠之地,安葬于此。

期间,春姨没有说任何话,面色凄凉动作缓慢不舍,这些都被岩破无意间瞧在眼里,直到那泥土掩埋了天叔最后一丝身形,春姨才把跟着岩破走到身边的安晴抱在怀里轻声抽泣。

“节哀。”片刻,岩破开口向春姨劝慰。

“天叔他会保佑大家的。”岩破继续轻轻安慰着。

岩破不知道这个已经长眠的天叔和眼前伤心落泪的春姨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但心里很清楚那种失去亲人的伤感,眼前就如此。

“春姨,您别哭了,天叔知道了会说您不漂亮了的。”安晴依偎在春姨怀里,拎起袖子抬手为哭泣的春姨抹去脸上泪痕。

“谢谢,好孩子。”春姨摸了摸安晴的发顶,看向安晴,眼里泪也停止流落,闪烁着慈爱。

“那里有花,天叔一定会喜欢的。”安晴指着不远说道。“天叔最喜欢闻花香了,我去摘来给天叔。”说完蹦蹦跳跳去摘花。真是个懂事的小姑娘。

夜,满现星辰,银月悄悬。

借着星辉月光,静立在春姨一侧的岩破才有空观察,不!是欣赏。和安晴散发的青春娇艳不同,春姨一身素衣布服,简单素雅,包含成熟妇女风韵,透露出一种出污泥而不染的气息,如荷般惊如天女,不带人间一丝烟火,除了因刚才的伤心而显的有些略微红肿的眼眸。

“石头,帮春姨给天叔立块碑。”春姨没有点破岩破对她的欣赏,看见安晴已经手捧几束野花回来,轻言对岩破说道。

岩破脸上红晕一闪而过,回过神来,有些害羞地答应了,声却若蚊鸣。在应了一声是后,岩破也听到安晴的脚步由远而近就快到身前,心里清楚,春姨这是有话要问安晴吧。岩破机灵的左右看了几眼,选择了一个方向,未等安晴到来,几步跨出,与安晴背身而离。

“春姨,花摘来了,是天叔最喜欢的野菊花,好香,您闻闻。”安晴把花捧到春姨眼前凑近。

安晴看似在调皮,其实春姨知道这小姑娘在变着法安慰自己。

接过安晴递来的花,春姨微微闭眼轻嗅一下,“等一下,春姨让石头去给您天叔找块碑了。对了,这个叫岩破的男孩你很喜欢他吧。”春姨低声而语,看似无意的问话,却隐藏盘查。

“哎呀,春姨。。。您。。。”安晴一下子变的娇羞,抱住春姨娇柔成熟的身姿把头藏在春姨怀里撒娇起来。

“好了,别老撒娇,都大姑娘了。”春姨也笑了,慈爱的抬手摸摸安晴那小巧的脑袋。“给春姨说说他吧。”

“谁呀?”安晴抬头眨眨眼,不解。

“拉开安晴抱住自己的手,春姨一手牵着安晴小手,一指轻戳安晴额头,没好声说道:”傻丫头,跟您姨装傻?就是那个你喜欢叫石头的人。“

”哦,你说他啊。“安晴刚才还娇羞的脸色立刻换成一副眉飞艳舞,口若悬河,两眼冒着崇拜金光开始对春姨说起了关于岩破的来历。

对于安晴在向春姨解释岩破身份来历,岩破并不知道,但心里多少也猜到了一些。毕竟岩破对这个世界,对春姨她们来说是陌生,是未知的,作为女人,基本的戒备不可或缺,岩破无可厚非。

作为穿越的步骤,主角的辉光都是从重生在已经死去了的另一个同样名字人物的身上开始,融合TA的灵魂,读取记忆而完成从草根到帝王的辉煌路程。岩破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如此,地球网络小说里故事对他来说那只是寂寞孤独中的一道甜点,让难眠的夜梦中少些许哭泣而已。

虽然父母只陪伴教导了岩破三年的时间就被那场天人永隔的车祸带走,但岩破依稀记得在自己咿呀学步时,父母时刻教导自己的那句和懂事后爷爷同样教导自己的话一样,没有怀疑。

有一种自信,叫靠自己!

这个世界对于目前的岩破来说是个游戏世界,是岩破熟知的,但游戏和真实总是有区别。脚下的路,得靠自己坚持不懈,奋力向前,那怕是跪着也要把它走完,这不光是上天给予岩破新生的路,也是唯一的路,地球上的岩破已死去,现在是耀世的岩破!

前路阻碍重重,有如眼前的山石。

眼前的山石不大也不小,层层叠堆而成,像一本书般能清晰瞧出书的轮廓形状,虽然只是本像书的石书。

围着这块石头,岩破时而驻足,时而左右绕圈查看,想着用什么方法把石头带走做碑。岩破已经尝试过抱走,但石头的重量让岩破无法抱起。

“书。。。”蹲在石头前,岩破喃喃自语,脑海里出现整块石头的形状。书,大家都知道是用来读的,是要一页一页的翻开读字才能知道其中知识。

“对啊,一页。。。翻开。。。我怎么没想到呢。”岩破眼里一亮,整个抱不走,可以取一页走。

“可是。。。”岩破又发愁了,没有工具啊,石头坚硬无比。

漫天星辰,七星同辉闪,一轮银月含。

岩破头顶夜空异象呈现,北斗七星如同一枚汤勺,明月正含在天权星,天玑星天枢星和天璇星四星当中,星月交辉倾泻而下笼罩住岩破。

“啊!!!”一声惨叫惊走山中野兽,四下黑影乱窜。

“谁!”这是那三个精壮男子的警备。

“不好!”春姨心里多了一些不安。

“石头,你没事吧?”安晴小丫头时刻都关心着岩破。

眨眼,五道身影就前后出现在岩破眼中,音还未落地。只见,一地裂石,岩破手拿一块大约长五六十公分的石板,拿石的手已经破开,鲜红的血液滴落在冰凉的石板上,映着月光画出点点痕迹,如花般绽开。

见五人来到,岩破有些腼腆的笑了笑,“真对不起,只是手破了。不过还好,碑可以做了。”说完,举起手中的石板递了过去。

春姨站在岩破跟前,并没有接过,心头疑惑并没有因为岩破的表露而解去,不着痕迹的淡淡看了几眼,三男中一人这时机灵的跟上接过石板退回原位。

”怎么这么不小心。“春姨等男子退却后才开口,语气中听不出是责备还是怜慈。

”石头,你怎么那么笨啊!一块破石头就把你弄伤了,笨死了。“安晴小丫头依然是那副天真可爱模样。

噗!!!岩破被这刀补的两眼幽怨,心里那个屈啊,什么叫笨死了,我不是超人,好不!当然这些话只能埋在心里,之前惨叫声响起时,那回应的声音里包含的暖意岩破无法对安晴发脾气。

安晴小丫头走到岩破身前,牵起岩破的手,又拿出那张早有了岩破血迹的手绢和一颗黄豆大的药丸,把药丸捏碎撒在岩破的伤口上,用手绢细心包扎住,轻轻吹口气,抬起头望着岩破。

“还疼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