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鬼道惊情:恋上画魂师》主角赵纯刘晓蕾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鬼道惊情:恋上画魂师》主角赵纯刘晓蕾章节目录免费阅读

时间:2020-07-14 16:05:38编辑:一起去旅游 作者:烟美人 人气:

经典小说《鬼道惊情:恋上画魂师》由烟美人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纯刘晓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他的年纪我已经看不出来了,他的嘴唇烂到看不出原本的唇形,露出牙龈,好像死前,拼命的啃咬过坚硬的东西,导致他的牙齿血肉模糊。他的脸

鬼道惊情:恋上画魂师

推荐指数:10分

《鬼道惊情:恋上画魂师》 第7章 衣冠禽兽 免费试读

他的年纪我已经看不出来了,他的嘴唇烂到看不出原本的唇形,露出牙龈,好像死前,拼命的啃咬过坚硬的东西,导致他的牙齿血肉模糊。

他的脸色红的发黑,他的双手指甲全部掀起来,还算完整的指甲也就靠着一丝碎肉连接在手指头上。

他的脖子上,身上,血迹斑斑,双眼露出野兽一般渴望又凶残的眼神,他的白眼球几乎都充血,看不出原本的白色眼仁儿。

我手里的化妆笔,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停尸间,不是我一个人,因为还有个左右手,他是负责入殓的,一般殡仪馆化妆师跟入殓师是合体,但是这里,是分工的。

他也全副武装,他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死人没什么好怕的,还是快点给他化妆,送入火化炉,这狂犬病毒也就可以早一些杜绝了!“

我颤颤抖抖的将开始处理他的伤口,我第一次感觉这种面目全非的样子是多么的痛苦和恐惧。

我甚至也觉得这只是个开始,我必须要大胆一些,将来的路还很长,如果有机会,我还是会坚持自己的梦想,我要去给明星化妆,用最高档的化妆品,彰显我最完美的化妆技术。

给他化妆的整个过程,我都在强迫自己,去想一些美好的东西。

等到一切处理完之后,我冲回了办公室,退下了所有防护设备,大口的喘息着。

我的后背已经被汗打湿,我甚至蹲下来抱着自己的膝盖想老家的父母,一想,鼻头就反酸。

我每一次都会将这种酸楚拍死在萌芽状态,我已经长大了,该是我反过来照顾父母的时候了,我为什么会哭呢?他已经死了,是个死人,不是吗?

就这样,我的眼泪没落下来。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我写了一口气,去接电话。

“怎么不接电话?“是赵纯。

我擦了擦眼角没给它机会流下来的眼泪说道:“我刚在忙!“

“事情定下了吗?什么时候出差?去哪里?一一给我详细说明。“

赵纯的声音不高不低,毫无感情。

他好像很关心我无意中说的话呢,可是,又不想,要不,他怎么就连我名字都搞不清楚呢?

“安南,出发的日期可能今天吧,因为这个季节尸体保存不了多久。“

我说道。

“安南……安南!“电话那头传来赵纯自言自语的叹息声,他好像在想事情。

“怎么了?你是不是打算跟我一起去?“

我问道。

“怎么?馆长真的没有派其他人跟你随行?“赵纯似乎有点惊讶,但是,他的语调还是很平和,现实一面永远都不会有风吹过的湖面。

“馆长没提!“我只能这么说,要是临走的时候,他提了呢!

“那你先过去吧,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赵纯说道,就准备挂电话,可是,很明显,他似乎想起了什么:

“你是不是把我的私人号码给了别人?“

我一愣,哇塞,他怎么猜的那么准?我肯定打死不承认。

“没有没有,没有给别人!“

“嗯,我下午会去一趟你们馆里,到时候顺便送你去火车站!“

说完,他就挂了,根本不给我留一丝询问原因的机会。

他又不和我一起去,说的好像仁至义尽一样,送我去车站……

我挂了电话,去馆长室汇报情况,我建议即刻启程,因为尸体在这个季节三天左右就会出现浮肿,若是在冬天,可能十天半个月都不会有问题。

馆长二话不说,将三千块现金递给我,我长这么大,都不知道原来三千块钱才这么薄!

我收好以后,去了前台找丽娜姐。

“我要出差了!“我说道。

丽娜姐却抱着手机,不知跟谁聊得那么嗨,根本没听到我说什么一样。

她摆摆手道:“哦!“

我靠,怎么说也同事一场,就一个字?不说点什么吉利话吗?

这跟谁聊得这么嗨?

我疑惑,将脑袋探了过去,嗯?竟然是赵纯?

赵纯的微信名字就是他的名字,没有任何花哨,头像是一朵花,看上去挺神秘的,也不弄个照片什么的,难道,他也觉得自己那一头长发没脸见人?

丽娜姐的微信一直在响,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得不亦乐乎,我就说,他是衣冠禽兽吧,昨晚上还不理人,今儿就聊上了。

我感觉很无聊,还是去准备出差的东西吧。

我转身要走,却被丽娜的一句话给黏住了脚步。

“小蕾,他说下午来咱们馆里看我!你说我要不要趁着中午吃饭的时间回去换个衣服?前天我穿那件紫色紧身鱼尾裙怎么样?“

丽娜终于有功夫看我一眼了,一对宛若桃仁儿一样的双眼,眯着,愣是被挤成了桃花的形状。

“可以啊,你身材好,穿那个鱼尾裙确实显得很漂亮。!“

我说道,这个赵纯,竟然是来找她的,昨晚上才加的微信,连个脸都没见过,这也就算了。

跟我说的只是来我们馆里,说是送我去火车站,***,回头跟别的女人说是来找她的。

啊呸!我吐了一口!骂了一句:“衣冠禽兽!随便,前世肯定做鸭子的!“

“什么衣冠禽兽?“丽娜姐一脸疑惑的看着我,我笑了笑道:“不和你扯了,我得去收拾东西,好歹带几件换洗的衣服!“

说完,我就开始收拾化妆箱,中午趁着吃饭的时间,再回公寓收拾几件衣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收拾化妆箱的时候,我给了自己一巴掌。

我怎么会那么生气呢?

我揉了揉被自己抽疼的脸,用舌头顶了顶腮帮子,自言自语道--***,这手是我亲生的吗??怎么下手这么重?

中午吃饭时间,我回了宿舍,丽娜姐在楼梯口的地方小跑着追上来,她定然是回来换衣服的。

“对了,忘了给你几句吉言,车上注意安全,现在小偷可多了!“

说完,丽娜姐心花怒放的超过了我的步伐,等我站在走廊上的时候,丽娜姐已经开心的回到了自己的公寓内。

我开始着手收拾几件衣服,突然发现,我搬家来的时候,本来就很少,一年四季的衣服加一起一个行李箱就是我全部家当。

等我背着双肩登山包出来的时候,刻意将门多锁了几道。

出了公寓,我远远地看到公寓楼下的停车位上,停了一辆车,赵纯靠在车门上,单手插在口袋里,抽着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