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主角梅姐醉金香无弹窗免费试读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主角梅姐醉金香无弹窗免费试读

时间:2020-03-29 10:47:25编辑:林冲 作者:胭脂雪 人气:

完结小说《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是胭脂雪最新写的一本短篇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梅姐醉金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那个胖子是这一带的地头蛇。佳佳来的时候,胖子正和梅姐打的火热,几乎每晚都在醉金香留宿。很多人都以为,胖子才是醉金香的幕后老板,梅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

推荐指数:10分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 第三章 免费试读

那个胖子是这一带的地头蛇。佳佳来的时候,胖子正和梅姐打的火热,几乎每晚都在醉金香留宿。

很多人都以为,胖子才是醉金香的幕后老板,梅姐不过是放在前面的牌面货。

那时候,醉金香好些女人都拼命的讨好胖子。她们的目的,无非就是冲着梅姐这个老板娘的位置。

佳佳是其中最踊跃的一个,当然,也是唯一成功的一个。

岂不知,当她们跳梁小丑一样,彼此耍心机,用手段的时候,梅姐正抱着我,冷冷的笑。

梅姐说,女人就是傻。随便画个圈,就争着,抢着往里钻。

猫爷那会儿年轻,琢磨不透这话里的意思,近来才幡然醒悟。梅姐用一个佳佳绑定胖子那个地头蛇,帮她挡了不知道多少麻烦。

至于佳佳,她是怎么想的,没人知道。

胖子和她恩爱了一段时间后,俩人不知道因为什么打了一架。佳佳怎么可能是胖子的对手呢?被打的鼻青脸肿。

我以为俩人肯定完蛋了。但很快俩人就又滚到了一起。胖子三天两头喝了酒打她,骂她是烂货。

可这么多年,俩人神奇的一直在一起。

不过,最近一段时间,胖子好像一直没露面。

没有了小李在耳朵边刮躁,我想着佳佳的事情,困意又来了。迷迷糊糊正要睡着的时候。梅姐领着一个衣着邋遢的老头走了进来。

梅姐是个漂亮,优雅的女人。我来到醉金香十年了。从一只被遗弃在垃圾桶旁边的小奶猫,长成毛光水滑,威风凛凛的猫爷,又从猫爷变成现在的垂垂老迈。

我的一生几乎要在这家歌厅走到尽头了,而梅姐还是当初我第一次见到的那个模样。岁月好像把她遗忘了一般。

梅姐也看见了窗台上的我,愣了愣叫道:“猫,过来。”

我其实不想动弹。许是上了年纪,白天的时候,我大多数时间都这样懒懒的趴着,这几天天冷,也没什么胃口。

但是梅姐叫我,我怎么能不动呢?

我拱起被暖阳烘烤的酥麻的老腰,准备爬起来。梅姐却已经走过来,将我抱进怀里,就像当年我年轻时一样。

一瞬间,我激动的不能自抑。我就知道,梅姐是个念旧情的人,不像那些来了又走的妖艳贱货。

提起贱货,又要说一说佳佳。

如果说最开始佳佳和胖子在一起,是为了醉金香老板娘的位置。那她后来就只能用一个贱字形容。

不是所有女人都为了权势不惜一切的。胖子的老婆就是其中之一。

胖子和佳佳打的火热的事情,在醉金巷乃至云中城都不是什么秘密。

他老婆什么时候知道的,没人清楚。

那一天,是个夏天的中午。炎热的天气好像更能催生荷尔蒙的躁动。

胖子的老婆带着俩人,把光溜溜的两人堵在了床上。

那个红眼睛的女人发了疯一样,揪着佳佳的头发一直拖到大厅里。

醉金香的大厅,临街是一整面落地窗,引来了很多路人围观。

佳佳哭着,喊着,却没有一个人帮她。大家都对着她指指点点的嘲笑。评论她的臀部以及其他露在外面的各个地方。

佳佳恼羞成怒,奋力反击。和胖子的老婆扭打在一起,并且试图把那红眼女人的衣服也扯光。

她成功的扯破了胖子老婆的体恤衫。那红眼女人尖叫一声,抱着胸口就蹲在了地上。

佳佳趁机想要报刚刚被踢打之仇。但忽然一记耳光飞来,将她重重的抽翻在地。

“臭女表子,你特么活的不耐烦了?”已经穿起衣服的胖子,抽翻佳佳犹不解恨,飞起他短壮的腿,又踢了她两脚。

佳佳蜷缩在地上,整个人痉挛成一个基围虾球的样子。要不是梅姐及时赶到,制止了胖子。她的生命说不定会永远定格在那副画面。

不要怀疑猫爷的判断。

猫和人是不一样的,能更敏锐的扑捉空气中躁动的因子。人类叫那种因子——杀气。

胖子身上,似乎随时随地都弥漫着杀气。梅姐说,迟早有一天,不是他杀别人,就是别人杀他。他那种人,注定不会善终的。

善终不善终,猫爷不感兴趣。那次之后,胖子的老婆和他离婚了。女人怕胖子报复,带着孩子远走他乡。听说那孩子还是个女孩儿。

猫爷曾恶毒的想,但愿胖子的女儿将来遇到一个和他一样的男人。后来又一想,那女孩儿有个胖子这样的父亲,已经很倒霉了,还是祝她以后的生活安宁美满吧!

胖子离婚后,心情总是不好。他心情不好就会喝酒,喝醉了必然打佳佳。最严重的一次,佳佳被打的吐血,断了三根肋骨。在医院住了半年才好。

梅姐带我去看过她几次。胖子在照顾她。我们每次去,她都要装出幸福的样子,跟我和梅姐秀一把恩爱。

那时候,她可能还在做顶替梅姐的美梦。所以不放过任何一个耀武扬威的机会。虽然,我和梅姐都知道,她的表演有多可笑,但看在她实在自我陶醉的份上,还是由她去吧。

佳佳出院后,又回到了醉金香,这是必然的。她为了她那个可笑的梦想做了那么多,绝对不会轻言放弃。

但是不久之后,胖子又打了她一顿。因为胖子没钱了,让她去出台,她不肯。

那一次她伤的不重,却哭的最惨。猫爷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眼睛里能有那么多泪。像自来水管里的水,不断线的往下流。

原谅猫爷的修辞手法不高,我毕竟没有上过学。

她就那样,满脸青紫,披头散发的坐在走廊上,一直流泪,一直流泪。久到猫爷都困了,踩着我优雅的猫步回我的小牛皮猫窝里睡觉。

结果,等我走到我的猫窝前,却发现吉米趴在我的地盘上。

吉米就是那条短命的京叭儿。对于如此明目张胆的狗占猫窝,我是绝对不能忍受的。于是我毫不客气的竖起了后背的毛,严厉警告它,让他赶紧滚开。

如果当时我要是知道,两天后它年轻的生命就要走到尽头,我想我肯定会容忍它在我的窝里多待一会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