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精彩试读小说 梅姐醉金香完本完整版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精彩试读小说 梅姐醉金香完本完整版

时间:2020-03-29 10:47:25编辑:陈安娜 作者:胭脂雪 人气:

主角是梅姐醉金香的小说《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此文是胭脂雪原创的短篇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老头儿絮絮叨叨,大有将这一对破烂的通通介绍一遍的架势。梅姐打断了他:“那么多东西,你怎么就收拾出来这么一点儿?”“那些被子,毯子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

推荐指数:10分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 第五章 免费试读

老头儿絮絮叨叨,大有将这一对破烂的通通介绍一遍的架势。

梅姐打断了他:“那么多东西,你怎么就收拾出来这么一点儿?”

“那些被子,毯子就是扔的脏了些。当废品卖太吃亏。还有那空调也是。不如卖给回收旧家电的。那些桌椅板凳,都是木头的,废品站不收。”

梅姐摆手,再次打断他:“我就是想腾屋子。这样,我也不要你钱。你看看那屋子里什么东西当用,你就全拉走。”

“那怎么行?这些年你可光照顾老汉生意了。不瞒梅老板你说,我现在可不是十年前的穷光蛋了。我大儿子在城南开了三家批发铺,两家宾馆。这个你是知道的啊。

我小儿子混得也不赖呢。他们小两口刚刚在大城市买了房子。把我小孙女也接过去了。一家三口,团团圆圆的。

别看我现在还是这身行头。我是闲不住,闲了浑身难受。”

老头黢黑的脸上满是志得意满,眼角耷拉的快要将混浊的眼球遮住了,却依旧无法阻挡他眼睛里的光彩。

粗糙皲裂的脏手,笨拙的从皱巴巴的干瘪烟盒里,抽出一支雪白的香烟。然后自己给自己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悠长的一串烟圈。

“这么着吧,梅老板。我这几天多跑跑,看能帮你把那些东西处理了,就全处理了。能成个钱算一个。总比扔了白瞎好。

咱们打交道也十来年了。老汉比你岁数大,说句掏心窝子的话你也别恼。

老话说,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你一个单身女人家,无亲少靠的,也该为自己打算,打算。

你婆家那头不地道。你可得自己长点儿心。”

“谢谢你啊!”梅姐嫣然一笑,仿佛一株傲雪绽放的寒梅。

“我就是随口一说,你不恼就行。”老头儿根本就不曾留意梅姐的笑容。抽完烟,把先前那张皱巴巴的纸片递给梅姐:“这些东西一共一百八十三块二。我没零钱,给你二百算了。这上面都写清楚了。”

梅姐不接:“这些我本来准备扔的。现在你帮忙清走,不要我工钱我就已经很合适了。钱我就不要了。”

老头儿认真道:“那可不行,一码归一码。”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塑料袋,打开来里面一卷钞票。

老头抽了两张一百的,固执的递给梅姐。

“那你等着,我给你找钱。”梅姐也固执的找给老头十六块八毛钱。

财货两讫,老头儿自己在后院儿往他的三轮车上搬那些东西。梅姐就抱着我转回前面来。

杂工李姐正在拖地。

醉金香前楼高四层半。底层一一大一小两个前厅。还有一间老板办公加会客用的套间。

二楼是餐厅,八个雅间,一个放下二十套十人座餐桌还绰绰有余的大厅。

三楼是舞厅,有卡座,有包房。

四楼是小姐们的宿舍。有单人间,双人间,还有大通铺。能住哪里,单看个人造化。像佳佳,就一直住单人间。当然,大多数时间胖子也住这里。

四楼和顶楼之间的楼道口,装着一道坚固的伸缩式防盗门。

以前醉金香生意兴隆的时候。餐厅里用着很多小姑娘做服务员。醉金香的规定,服务员和小姐是严禁打交道的。更加禁止在三,四楼停留。一旦发现,立刻开除。

晚上餐厅准时十点打烊。服务员全部回宿舍,点名,然后锁门。

那道防盗门,曾经一度将红尘和风尘分隔开来。

只不过,总有那么几个不安分的心,无论如何也关不住的。

渐渐的,梅姐就把餐厅的服务员都辞退了。招了几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打扫卫生。

剩下招揽食客的活儿,通通由小姐代劳。

醉金香不景气后,那些大妈们陆续辞职,就剩下李姐还在坚持。

她丈夫工伤致残。老板跑路,并没有得到合理的补偿。女儿正在上高中,全家人的开销都着落在她身上。

一个人打扫偌大的醉金香,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但正因为辛苦,所以工资比别处高处四五倍。时间上也自由,只要你能保持这里基本的卫生状况。随便你什么时候上下班。

老板娘隔三差五还会给点福利。

就像现在。梅姐把卖废品的两百块递给李姐:“快过年了。我懒得动弹,你自己拿去买些糖,茶。”

李姐拿着钱:“离过年还有一个月。”

梅姐面不改色:“我怕到时候忘了。醉金香要拆了,趁过年你也早做打算。”

李姐有些慌然:“梅姐,你准备挪到哪儿去干?我还跟着你干好不好?”

梅姐目中闪过一丝茫然,好一会儿轻轻摇了摇头:“我还没想好呢。”

“我打死你个老女表子。你个烂心烂肺烂腚眼子的老东西……”

后面传来一阵喧哗怒骂的声音。

干这一行的,大约是常年不见阳光,在灯红酒绿中行走,和魑魅魍魉为伍,所以,大多虚伪的面孔下,藏着一颗戾气满满的心。

争吵,打架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梅姐抱着我,转身顺着声音向后面走去。

从前楼的大厅,到后院的厨房有一条全封闭的通道。通道两端各有一道门。第一道门紧挨大厅。第二道门就是厨房大门。这两道门,都是沉重的推拉式轨道铁门。可以想象,如果被关在这两道门之间,想要逃出来那简直犹如登天。

当然,厨房不可能就这一个门。

厨房朝后院还有一个大门。这个门就比较正常了。出了这个门,左边是一排平房。

是存放食材的库房和厨师们的宿舍。右边就是前楼的后墙。中间是不大的一个天井。

梅姐的高跟鞋敲在密封通道的地板上,啪嗒,啪嗒,仿佛带着萧杀之气的秋雨,落在古老的瓦脊上,再滴落到青石地面积起的小水洼里。

“干什么?”她的声音,清冷的像雪山流淌下的泉水冰凉沁骨,似乎能扑灭一切怒火。

围拢的女人们快速散开,露出里面扭打在一起的两人。

佳佳面目狰狞掐着小李的脖子。小李豪不示弱,五官扭曲的揪着佳佳的头发。

“放手。”梅姐沉着面色,又喝了一声。

佳佳犹豫着,松开了小李。小李却依旧不依不饶:“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有种咱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谁皱一下眉头,谁大闺女养的。”

本来将火气压下去的佳佳,闻言顿时又火冒三丈:“怕你我是乌龟王八养的。”气冲冲去案板上抓刀。

梅姐已经快她一步,扬手干脆利落的给了小李一巴掌。

在场所有人,包括拿刀的佳佳都愣住了。紧跟着就是从心底升起的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