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在线阅读大结局 梅姐醉金香章节列表全文阅读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在线阅读大结局 梅姐醉金香章节列表全文阅读

时间:2020-03-29 10:47:29编辑:萝莉塔 作者:胭脂雪 人气:

主角叫梅姐醉金香的小说是《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它的作者是胭脂雪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为了爱,还是恨?猫爷想,或许都有吧。不都说,因爱生恨吗!或许她初来醉金香的时候,确实是怀揣着恨意的。但到了后来,她又心软了,无可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

推荐指数:10分

《猫言红尘:最后的醉金香》 第九章 免费试读

为了爱,还是恨?

猫爷想,或许都有吧。不都说,因爱生恨吗!

或许她初来醉金香的时候,确实是怀揣着恨意的。但到了后来,她又心软了,无可奈何了。把烂摊子甩给了梅姐。

梅姐大概从第一眼就看到了结局,所以不肯收留她。我想,梅姐并不是因为怕麻烦,她只是单纯的想要挽救桔子。毕竟,桔子还那样年轻,那样美好。为了一个人渣,搭上自己太不值得。

梅姐啊,就是太善良了。以至于宋家那王八羔子都蹬鼻子上脸了,她还无动于衷。

“小红,我妈呢?”

门外响起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紧跟着房门一开,宋杰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走了进来。他口中的‘妈’,就是梅姐。但其实,他和梅姐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他是梅姐最开始那个男友的侄子。小名叫阿毛。

梅姐就是因为那个男友,才和家里父母决裂,千里迢迢跟着他来到当时十分落后荒僻的云州乡下。

假如那个男人能活到现在,我想云州城就不会有醉金香,也不会有梅姐这个人物;猫爷也可能早就死在街边的垃圾箱外。

可世上没有假如。

那个男人带着梅姐回来的第三天,不幸出了车祸。他的家人怕梅姐的存在分走不多的赔偿款,将梅姐赶出了家门。

梅姐孤身一人,身无分文,流落在云州城街头,被一家发廊的老板娘捡到,自此风月无边。

这些本来已经是陈年往事。梅姐在之后的很多年,也和宋家毫无瓜葛。宋杰的出现,还要从那个企业家说起。

那个企业家破产后孤注一掷,把能搜刮到的钱财几乎都耗在了醉金香,但这并不能打动梅姐的心。他无计可施,转而向梅姐要桔子留下的那两百万。

别说那两百万梅姐已经替桔子捐献了,就算真的还在梅姐手里,梅姐也不会给他的。两人因此交恶也是在所难免。

那时胖子还活着,一般人不敢在醉金香乍刺。他只能去给梅姐寻别的不自在。宋杰就是他招来的,但很可惜,他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一个为了金钱利益丧失底线的人,对上一群为了金钱利益丧失底线的人,结果不言而喻。

那个企业家被宋家的人从此赶出了梅姐的视线。这可能是他们做过的,唯一对梅姐有利的事情,但随即,他们就自认为理直气壮,正大光明的打着为梅姐的前男友承嗣的幌子,塞了一个宋杰进来。

据说,为了争着给梅姐做儿子,宋家窝里斗,打了不知道多少仗,一时间半个云州城的人都知道宋家的人刁蛮、彪横不好惹。

宋杰原来是梅姐前男友大哥的长子,他之所以能够在家族的年轻一辈中,争取到最后跪在梅姐面前喊“妈”的机会,除了因为他是梅姐前男友的嫡系侄子外,还要归功于他父母以及爷爷、奶奶非凡的战斗力。

基于宋家深厚的家教,这小子是个什么鸟可见一斑。

然而,宋家自此觉得做了一件足以令梅姐感激涕零到老的丰功伟业。隔三差五就来找梅姐要钱。这些都是次要的,梅姐有的是钱,就当豢养了一群恶狗,以毒攻毒帮她震慑那些魑魅魍魉。

最主要的是,那小王八蛋上学不好好读书也就罢了,成天惹是生非,招来了那个讨厌的教书匠。

猫爷想起那教书匠就一肚子气。那人实在是迂腐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都什么年代了,竟然因为宋杰搞小女生而义愤填膺,因为宋杰不尊重他而痛心疾首。

也不看看这醉金香里,每天迎来送往的都是什么人?

古语云:食色,性也。妄他身为一个高中语文老师兼班主任,竟然连这点儿学问都没有。难怪他年近四十娶不到老婆。

就他还想要尊重。猫爷真是要把牙齿笑掉了。

一个穷教书匠,过来过去就那两件洗的泛白的衣裳。张嘴呼出来的气息都带着穷酸的味道。在醉金香这个一切向钱看的世界里,只怕连最卑微的小李,都不屑于多看他一眼。

可梅姐就像鬼迷了心窍一般,对那教书匠分外的上心。自从认识那个教书匠,十天里有七八天都在外面跑。不是帮他照顾瘫痪的老娘,就是陪他老娘去医院的路上。

好不容易梅姐的人回来了,可她的心还在教书匠那个穷家拴着呢。猫爷就不明白了,那个穷家有什么好?有衣香鬓影,粉红色的鸡尾酒吗?有宝马香车,定制款的钻石腕表吗?

没有,通通都没有。

猫爷跟着梅姐去过那教书匠的家。人都说贫穷到极致,家徒四壁。教书匠的家简直无下限的刷新对贫穷的阐述。

他们狭小逼仄的空间,目测还没有梅姐的浴室大,穷的连家徒四壁都是奢侈。家里几乎每一个靠墙的角落,缝隙里都塞满了格式各样的杂物、纸张和书籍。

他那瘫痪的母亲,就睡在唯一的一张窄床上。整个屋子里弥漫着一股酸腐馊臭的味道,和醉金香连下水道都是脂粉味儿的环境,天差地别。

我们去的时候,教书匠去上班了,只有他母亲在家。房门没锁,所以我们推门就进去了。后来听说,教书匠去上班,家里从来不锁门的。预防万一他母亲有个什么状况,需要求救的时候,邻居可以轻松的进屋。

猫爷对这个理由是不屑的。分明是他家里太穷了,请小偷去光顾,小偷都不会去,锁门纯粹多余。

我本来以为,梅姐看清楚教书匠家里的情况,会立刻离开。谁知梅姐挽起袖子就开始干活儿。那一天,她穿着一件赭黄色绣梅花的旗袍,踩着尖细的高跟鞋;像一道光穿梭在教书匠垃圾堆一般的屋子里。

如果世界上真有田螺姑娘,我想那就是梅姐。

其实,梅姐喜欢做田螺姑娘,猫爷也无所谓的。只要能陪在梅姐身边,就算没有鱼肉吃,没有定制的高档小牛皮猫窝可以睡,猫爷也无所谓的。

猫爷恼火的是,有一天,那狡诈的教书匠竟然没去上班,而是藏起来等着梅姐出现。我善良的梅姐当然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自然被那狡诈的教书匠逮个正着。

梅姐可能怪我没有做好站岗放哨的工作,以至于被教书匠识破了她田螺姑娘的伪装,从那天起,再出门的时候就不带着猫爷了。

“别这样,这是梅姐的房间。”小红的声音突兀的在耳边响起,将我魂游天外的神思拉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