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重生之南漂时代无弹窗完本】主角刘畅广冬

【重生之南漂时代无弹窗完本】主角刘畅广冬

时间:2020-03-30 13:29:36编辑:陈琰 作者:悄悄走过 人气:

《重生之南漂时代》为悄悄走过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你看到那个矿泉水瓶子没?这旁边就是一个大镇,你去那边捡这些垃圾去卖钱,挣的比你卖花肯定多多了,还不危险。如果你能够找到一些工厂

重生之南漂时代

推荐指数:10分

《重生之南漂时代》 第四十五章 猜猜我是谁? 免费试读

“你看到那个矿泉水瓶子没?这旁边就是一个大镇,你去那边捡这些垃圾去卖钱,挣的比你卖花肯定多多了,还不危险。如果你能够找到一些工厂合作,或许还能挣的更多。”

这个时候在南方这边一些发达的城镇捡垃圾真的很挣钱,刘畅并没骗人。如果运作的好,能找到一些工厂合作,低价收购,高价卖出,挣的更多。

刘畅记忆中就有自己老家那边一对夫妻在南方这边捡垃圾挣钱,一年能挣好几万,比很多工厂上班强多了。

卖花的男子现在跟着别人从路边摘花来卖,虽然不用成本,但是这种事情不仅危险,而且还不能长久,比起捡垃圾来差远了。

只不过他能不能拉下面子去做那种事情,这个刘畅就不好说了,自己只提供建议。

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去拣垃圾,就算逼到了绝路也会有人不愿意干这个,或者想不到干这个,比如刘畅自己。

“谢谢!你能不能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我叫韩博,如果我能够攒够了钱,一定会亲自上门过去感谢你。”

听了刘畅的话后,卖花的年轻男子先是一愣,然后眼睛一亮。

刘畅给他的这个建议确实不错,他自己倒是把这个给忘了。以前在老家的时候,他也会把家里的一些垃圾拿出去卖,确实能挣钱。

旁边这个镇他也在这边游荡了段时间,并没看到捡垃圾的人,如果自己去做,这似乎成了独门生意,应该还是有点搞头。

其他的,年轻男子并没去想。对于他现在来说,能生存下去就是件不错的事情了,什么尊严不尊严的,自己有资格去考虑么?

如果尊严能填饱肚子的话,自己也不用落魄到摘花跑到马路上来卖。

“好啊,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有一天能挣到钱了,可以请我喝两杯。”

或许是因为都年轻,或许是因为自己曾经的经历,听了年轻男子的话后,刘畅笑着回道,然后给了那年轻男子一张名片。

就业指导中心搞好后,刘畅给自己印了一些名片,身上随时带着备用。

“韩博,我走了。等你挣到钱请我喝酒,我在香山那边等着你请我喝酒。”

这时前面的路似乎疏通了,车流已经开始在慢慢移动。

刘畅跟年轻男子打了个招呼,然后开车往香山而去。

路上的这个遭遇,对于他来说,不过一个小小的插曲而已。

那个年轻人听到自己的建议后,能混出什么样出来,刘畅没法预测。

人生的旅途总会有着各种小插曲,生活也会不时跟人小小的开个玩笑。

好的开始,很多时候并不意味着就能成功。差的境遇,很多时候还意味着更大的机遇。

就看身处的人会不会自己把握,抓住机会了。

到自己的店铺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

店里的两个女孩子已经下班回去了,就业中心这边没有人。

她们跟自己的亲戚朋友住在一起,没有住就业中心这边。

毕竟这里住了刘畅一个大男人,加两个未婚女孩子确实这有点不太方便。

刘畅索性每人补贴了一点住房补助,让她们住在外面。

什么五险一金这些没有,这时候社保并不是强制性买,南方大部分工厂都没有。

吃的话就在这边吃了,就业中心这边包中餐,早餐和晚餐他们自己搞定。

这边的工厂,这个时候大部分工厂用餐都是包两餐,早餐自己搞定,跟就业中心这边不同。

“好久没有你的信,好久没有人陪我谈心,怀念你柔情似水的眼睛,是我天空最美丽的星星,异乡的午夜特别冷清,一个男人和一颗热切的心……..”

回到就业中心这边已经很晚,这里没有饭吃,懒得自己做了,刘畅便开车去外面找了个地方解决下肚子问题。

路过一个休闲广场的时候,两个年轻男子坐在路边,一边就着花生喝着啤酒,有点撕心裂肺的吼着这首歌,让刘畅忍不住多看了他们两眼。

两人的年纪看起来比刘畅要大些,长的还不错,只是唱歌的水平让人不敢恭维,虽然他们感情挺投入。

“女人啊,都靠不住!”

刘畅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没唱歌的那个男子仰头喝了一口酒后,突然吭声了,似乎很有感触一般。

旁边那个唱歌的家伙听了后,停了下来看着自己的伙伴,很认同的拿起啤酒瓶碰了下。两人的境况看来差不多,似乎都是被女人甩了的失败者。

“分了就分了,分了还好。我们还是努力挣钱,从咱们工厂找个女孩子结婚好了。咱们工厂的女孩子可不少,比你女友漂亮的有,找对象肯定没问题。人家大学生,跟我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见好友没有继续哀嚎起来,吭声的男子继续安慰起来,虽然他自己也是一个失败者。

刘畅看了眼,嘴角弯了下。不过他倒是没有跑过去给两个感情失败的年轻男人灌点毒鸡汤,没那兴趣。

这种事情其实不难猜到原因,大晚上的跑这里嚎,神情忧郁喝着酒,这是大部分失恋的年轻男人的表现。

刘畅也曾经从这个年纪走过,对这些并不陌生。他们不管是开心也好,伤心也好,总会拉着朋友去喝两杯,特别是失恋后。

只有等他们年纪大了之后就会发现,曾经的自己有多幼稚,多矫情。

他们现在认为撕心裂肺的东西,到了往后其实不过就是值个房子或者一个车子而已。

有车有房,女人自然来。

没车没房,女人自然留不住。

而且女人经历的多后,那时的心也已经麻木了。

什么失恋不失恋的,不过是少了一个身体交流的对象而已,换个就是。

反正以后什么漂流瓶,附近的人,摇一摇啊,为男女间的交流提供了不少方便。

实在不行,公园角落,东筦那边也有不少。

或者整个充气女友也可以,烦恼少很多。

这样想着的时候,刘畅摇了摇头,轻笑了一番离开了。

曾经的自己,好像跟这两个年轻人也差不多,嘲笑他们的事情,刘畅自然不会去做。

人生的成长路,总要经历各种考验才能真正成长,或许对于那两个年轻人来说,现在的失恋不过是让他们变的更成熟一些。

“喂,你好。”

随便在路边找了个大排档,刘畅要了一个炒河粉,加了几串烫菜就当自己的晚餐了。在吃东西这块,他没什么讲究。

这时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刘畅也没看手机,直接就接了电话。

“喂,刘畅么?”

电话那边传来的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还用的是他老家那边的方言,这让刘畅有点好奇。

“嗯,我是,你是哪个?”

自己的电话号码除了客户,目前只告诉了家里和王栗,张雪那边不用告诉也知道,手机是两人一起去买的。

但是那头的声音不是张雪,她这个时候还在火车上。

“你猜猜我是谁?”

电话那边并没说自己的名字,而是让刘畅去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