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独宠贵女:皇子请淡定主角羽若秦玖歌无弹窗完本

独宠贵女:皇子请淡定主角羽若秦玖歌无弹窗完本

时间:2021-09-11 14:36:46编辑:吱吱吱 作者:棺棺雎柩 人气:

新书《独宠贵女:皇子请淡定》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棺棺雎柩,主角羽若秦玖歌,是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地道之中,羽若边走往前走着边有一搭没一搭得跟归烟聊着,虽然大部分时间就她一个人在说话,不过她并不介意。谁让归烟是个腼腆的女孩子呢,

《独宠贵女:皇子请淡定》 第009章 逗比晚期的秦玖歌 免费试读

地道之中,羽若边走往前走着边有一搭没一搭得跟归烟聊着,虽然大部分时间就她一个人在说话,不过她并不介意。

谁让归烟是个腼腆的女孩子呢,羽若这样想着。

正说到不知临渊在做什么的时候,突然……“咕咕咕~”

尴尬得摸了摸肚子,天呐,为什么这个地道这么长,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烟儿,再坚持一会儿,等去了霄云城我们就有东西吃了。”

“嗯……”

揉揉瘪瘪的小肚子,羽若皱起小眉头,“要是此刻从天而降一桌大餐就好了……不,这样太贪心了!只要有一盘师父做的蓝雾酥就好了!啊对了!”

擦擦口水泛滥的嘴角,羽若从怀中拿出小糖人,轻轻放在鼻尖嗅了嗅,“好香啊!”

小心翼翼将包裹着糖人的油纸衣剥开,羽若用力将糖人扳成两半,摸着黑将其中一份包着油纸的糖人放在归烟的手里,“烟儿,来吃这个。”

木归烟看向手中的半个小糖人,虽然什么也看不见,却仍是定定得望着。

黑暗中,羽若一门心思都放在手中的小糖人上,“嗯!果然和话本子里讲的一样好吃!你说是吧,烟儿。”

未听见归烟的回话,羽若这才想起她的生活和自己不一样,“哦对,烟儿跟我不一样,师父说外面很多小孩子都吃过糖人,那你可不要笑话我是第一次吃哦。”

半响,才听得木归烟的声音响起:“我以前也没有吃过。”

“嗯?”见气氛又重了起来,羽若猜她应该是想起了不好的往事,暗暗吐槽了一下自己怎么又提起人家的过去,随即故作潇洒得拍拍自己的肩膀!

“没事!虽然咱们以前没吃过,但是以后有的吃!烟儿放心,姐姐保证,以后只要有姐姐的一个,就一定有你的一半!”

木归烟没有说话,将糖人放进嘴巴里,真的很甜。

羽若牵着她继续往前走,脚步声伴随着羽若明媚的嗓音回荡黑暗的地道中:

“等到了霄云城,我们就去看看那些好吃的是怎么做的,这样回家以后就可以自己做了,烟儿你觉得怎么样。”

“姐姐……山谷里那个女子是你的什么人?”

举着糖人的手一顿,羽若心中微凉,“她是我娘亲。”

“姐姐的娘亲?那她怎么会说不愿意与姐姐生活在一起呢?”

“这……”羽若自嘲得笑笑,看着眼前无尽的黑暗,思绪回到过去。

几天前,师父曾说要出山一趟,这一走便一直到昨日才回来,还带回了她的娘亲……

当时听到娘亲回来的消息,她别提有多开心了。

她还记得,当时自己满怀担心得问师父:自己从未见过娘亲,娘亲会不会不喜欢自己……

师父说她的娘亲生下她的时候,曾历经艰难将她送到了师父的手里,请求师父教导好好养育她,所以娘亲是很喜欢自己的……

可是!

当她做好了糕点提着小灯笼去看娘亲的时候!

却见到娘亲在哭……

她不明白……

娘亲刚看到她的时候,明明还是那么的温柔。

为什么在听到自己唤“娘亲”以后,便像疯了一样。

娘亲不仅摔碎了她带去的糕点,还像见到鬼一样,让她滚开!

没有防备的她,就这样跌倒在破碎的瓷片上……

她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

原来再美丽的面容,也会因为狰狞变得十分丑恶……

让人心惊。

后来,师父给她包扎好了伤口,还给她看了一本书。

书装作一个木盒里,叫做“秘禁。”

整本书外布满花纹,像是一些无规则的线条,仔细看去又像是片片羽毛。

书很厚,可是却只有两页。

第一页只有两句话:

魭羽族人,七魄之威足以悍世,集齐可怒天地日月,七魄可由铩羽分离。

同为魭羽之人若用之,即剔除其魭羽之名,永世不可归属。

她认得这本书中写的魭羽,就是之前看过的古言中,那个被屠杀的魭羽族。

可她不明白,师父为什么要将这个给她看。

这个与娘亲如此有什么关系?

接下来,师父就将所有过去的事都告诉了她。

师父说那是上一代的事,与她无关。

可是!怎么会无关!

原来她的出生,是为了成就她的亲生父亲——墨亦之!

原来师父与娘亲也是魭羽族的后人!

当年魭羽之境遭到屠杀之时,师父与娘亲年龄尚小,便逃到了霄云。

本以为此地安全,却被国师发现了身份,遭到了墨亦之的觊觎。

墨亦之扮作江湖酒客取得了师父的信任……

因为他找不到铩羽,不能分离师父的七魄,便成功设计囚禁了娘亲……

墨亦之希望繁衍更多的魭羽族人,为他所用……

后来娘亲历经艰难将刚出生的自己送出给师父后,便疯了……

师父亲手抚养着仇人的孩子,十几年来亲如己出!

一夕之间知道这些事情,让她如何能接受得了!

“姐姐?”感觉到身侧的气氛变得沉重,木归烟轻轻唤着她。

“嗯?没事,我们快走吧。”羽若回过神来,不想再谈论这个话题,拉着木归烟往前方继续走。

不知道又走了多久,就在羽若都快忘了目能视物是什么感觉的时候,眼前突然看到一丝光线。

两人颓废的精神顿然为之一振,加快速度往前夫的光亮处冲去,终于到了地道的尽头。

借着这一缕缕光,羽若在两边的墙壁上摸到了机关扣,用力按下去,“咔嚓——”头顶的石板赫然开启。

不过,掉下来的脏兮兮的东西她能理解,外面怎么还这么臭呢?

捂着鼻子从地道中钻出来,羽若还没来得及查看自己出来的地方是哪里,便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保持着捂鼻的表情,羽若震惊得看着眼前赫然出现的一张笑眯眯的大脸!

怎么会有人在这里?他是谁?是来抓自己的么?

现在转头回地道还来得及么?好像还没转身就会被抓住吧……

要不要跳起来跑?可是跑了归烟怎么办?她还在地道里呢……

脑中一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又被羽若一个个快速否决。

脸的主人是一个看起来略带斯文的男子,当然前提是要忽视他身上所穿的黑色夜行衣!

而他现在也正弯着腰好奇得看着从地下钻出来的羽若,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得看着……

男子伸出手指,戳了戳眼前的小脸蛋,露出一个看似无害的招牌笑容,“瞧我今天在鸡圈抓到了什么,咦小爷知道了,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鸡精?”

“!”鸡圈?鸡精?什么鬼?羽若用余光瞟了瞟左右,瞬间被身处的环境惊呆了。

羽若的心里是崩溃的,师父,你怎么没告诉我地道的出口是个鸡圈!

难怪这空气闻起来那么臭!这满屋子扑来扑去的鸡是都发疯了么?

还有,脚下踩的这个黏稠的东西是什么……

不对,这些都不是重点,短暂的纠结后羽若再次将注意力放在陌生男子身上。

地道内的木归烟也因为突然听见陌生人的声音而从地道内钻了出来,随后一脸戒备得挡在羽若的身前。

秦玖歌看着面前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脏兮兮的两只,心中觉得甚是有趣。

特别是最先出来的那个,虽然看起来十分安静,却是在故作冷静,他可是看到那双如明珠般灵动的眼睛,自从见到他以后就没有停止过转动。

两者站在一起,秦玖歌再也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看着眼前的男子笑得前俯后仰,羽若挑眉,眸光划过木归烟,他在笑什么?

然而他在笑什么这个问题,木归烟丝毫不关心,依旧保持着防备的姿势看着他。

算了,这外面遇到的人的思维就没几个是她可以理解的,还是脱身要紧。

羽若轻轻拉着木归烟缓缓走到门边,正准备悄悄开门离开,却听见男子停下了笑声,“站住。”

羽若停下脚步,并未回头,暗中拿起立在门边的撑门棍……

一面感应着身后陌生男子走来的脚步,一面在心里估算着距离,决定等他再靠近一点,就给他闷头一棍!

打晕了再跑!师父,不是你的小徒儿心狠,实在是情势所逼啊。

感应到他已经走到自己身后并停下了脚步,羽若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握着撑门棍的手紧了紧,暗中一个深呼吸给自己稳了稳心神,迅速睁开眼向后转去,却见……

眼前突然冒出一只大公鸡扑腾着翅膀使劲得挣扎,可怜的公鸡此刻正撕心裂肺得打着鸣。

被这个突然的情况吓得一步退后,羽若这才发现这个莫名其妙得男子正提着公鸡站在自己身后……

之前大概是鸡圈里的鸡叫声太杂,而她一心专注于男子的动作,以至于一直没发现这只鸡的叫声离自己那么近。

将拿着撑门棍的手藏在背后,羽若向公鸡后面的男子看去,在见到他依旧人畜无害的笑脸后,无语问天……

这人到底要干嘛?所谓敌不动,我不动。

在没搞清楚他究竟要做什么之前,羽若打算装哑到底,绝不在谈判上将自己放在被动的位置。

却见男子再次将公鸡往他们的方向递过来,脸上还露出一副羽若看不懂的表情,“算了,这次就当我输了,谁让你们的精神感动了我呢!”

这次不止羽若,木归烟也难得郁闷,两人面面相觑……

他在讲什么?她们怎么听不懂?

“别急,先看看他要做什么。”羽若在木归烟耳边低声说道。

事实证明,思维过于跳跃的人,永远都是欢乐的,他们不会明白忧愁是什么。

因为不管遇到什么疑问,他们都能用自己的脑洞给自己一个真相,还为此深信不疑。

秦玖歌,就是这群人中的一个,甚至可以说是佼佼者。

看着两个穿着破烂的小女孩一脸懵逼,秦玖歌心酸得摇摇头。

“哎,没想到你们居然会为了偷只鸡,躲在这么臭这么脏的鸡圈底下。让我看看这个坑,哎哟一定很难挖吧,真是苦了你们了。”

话还没说完,便听见羽若的肚子附和道,“咕咕咕~”

秦玖歌呆住,然后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提着鸡大步走到羽若身边,用手戳了戳她瘪瘪的小肚子。

无视羽若满脸的黑线,又痛心疾首得拍拍羽若瘦肉的肩膀,一脸悲悯得说道:

“我天!居然饿成这样了,哎!以后这家的鸡,我都不偷了,全部让给你们……”

说完兀自摇了摇头,这世道的穷人家为了吃饱肚子,真是太可怜了,勾践卧薪尝胆也不过如此啊!

听他一而再得满口胡言乱语不打草稿,羽若再也忍不住了,一个深呼吸将藏在背后的撑门棍使劲捶在男子的腿上!

“嗷~”突如其来的攻击打得男子一个惨嚎,两步跳离羽若的身边。

无视他满脸的不可置信与委屈,羽若打开鸡圈门,正要离开之时却见到远处站着一个农妇,正定定得看着她。

羽若以为她就是个普通人,见到自己应该也没关系,正打算离开的时候,突然看到她边指着自己,边对身后的屋子大叫,情绪十分激动,“老头子!快出来啊!偷鸡贼又来了!”

而鸡圈内的秦玖歌也不顾大腿的痛了,匆忙将头从鸡圈内伸出来,看着农妇的方向自言自语道,“又被发现了。”

又?羽若瞥了他一眼,决定无视这个惯犯,“婆婆,这是个误会,你听我说……”

正准备过去解释,屋内走出来一个手拿锄头的大爷看着他们,然后怒气冲冲得和农妇一起向他们的方向跑来,边跑嘴里边喊着:

“好你个杀千刀的偷鸡贼,这次还带了两个小贼来,看老汉儿逮到你,腿杆不给你个龟孙子打断,让你还偷!”

羽若被他的气势镇得目瞪口呆,正在发愣之时只觉到耳边一阵风吹过,方才被自己揍了一棍的男子已经拉着她们往山下跑去!

不知该怎么办的羽若只好紧紧抓着木归烟,边跟着跑边回头喊着,“我们不是贼!他才是!”

独宠贵女:皇子请淡定

独宠贵女:皇子请淡定

作者:棺棺雎柩 类型:武侠 状态:连载中

《独宠贵女:皇子请淡定》一本很用心,也很值得去看的书,肥龙用他的笔,描写出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阴司有序,黄泉渡命一家深夜的书店一个等着你来品味的书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