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锦鲤小医女》主角甘遂阿遂精彩试读全文阅读在线阅读

《锦鲤小医女》主角甘遂阿遂精彩试读全文阅读在线阅读

时间:2021-11-25 01:14:26编辑:松开你的手 作者:六月晴雪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锦鲤小医女》是六月晴雪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甘遂阿遂,书中主要讲述了: 等素栖瑶和凤十三在甘遂的带领下,再次来到小屋里时,万俟岚已经躺在了里室的小木床上,呼吸平稳,只是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在他的枕头边,

锦鲤小医女

推荐指数:10分

《锦鲤小医女》在线阅读

《锦鲤小医女》 第九章 免费试读

等素栖瑶和凤十三在甘遂的带领下,再次来到小屋里时,万俟岚已经躺在了里室的小木床上,呼吸平稳,只是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在他的枕头边,一只熟悉的橘猫正在呼呼大睡。

“他突然晕过去了,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蝉衣见两人进屋,连忙从床边走开了一些。古尘已经被万俟岚救活,她与几人也没有什么恩怨,语气自然也好了不少。

“没事,没事,”凤十三看了一眼正在打呼的古尘,见他神色无恙,心里顿时一松,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闲适笑意。他混不在意地挥挥手,笑眯眯地道:“放心,他只是有点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嗯。”蝉衣点点头,心里这才安稳了一些。万俟岚虽然之前出手伤了古尘,但等她冷静下来,也很清楚对方并非故意,若不是甘遂化狼伤人在先,之后这些事就都不会发生了。想清楚这些,她的心里已经为之前的冲动隐隐有了一些愧疚之情,特别是之后,他们三人先后登门致歉,自己语气还一直不好。如果现在万俟岚再因为古尘出了什么差池,她真的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村民怎么样了?”等到大家都安静下来,蝉衣这才留意到外面已经没有了之前地哀嚎声和喧哗声了。

“带头作乱的法师已经抓了,村民们现在已经回到了住处,等他们明天醒过来,就不会再记得今晚的事了。”凤十三简单地解释了一下:“不过那个法师得等老大醒过来,看他怎么处理。”

蝉衣本来就跟凤十三等人不熟,问完这些,见素栖瑶神色有些困顿,想着他们辛苦了大半天,便带着正在无聊地开始玩儿自己手指的甘遂先出去了,让其他三人好好休息一下。

因为之前事情不断,小萧好不容易烧好的热水已经冷掉了,只得重新再烧。扶桑似乎不太喜欢万俟岚等人,此时正跟小萧两人一起待在外面。

蝉衣让甘遂在小厅里休息,自己则出门,去看看小萧他们那边的情况去了。走到屋外时,正好看到扶桑将一只朱色的果子喂到小萧嘴里。不知是不是眼花的问题,她似乎看到小萧的脸上有一块紫色的斑纹一闪而过。她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再去看,却又看不到任何异常,只是空气中突然多了一股淡淡的腐臭味,比她之前刚到小茅草屋的时候闻到似乎还要浓烈一些。

“姐姐,你怎么出来了?”小萧此时也看到了蝉衣,立即站起身来,笑着跟她打招呼,只是眼神却有些闪躲,不太敢跟人对视。

“啊?”蝉衣醒过神来,跟着笑了一下:“里面人太多,出来透透气,水烧开了吗?”

“嗯,快好了。”见蝉衣的神色并无异样,小萧、扶桑二人对视了一眼,默默地松了口气。

“扶桑,你的冻伤严重,还是不要在外面待太久,先进屋去吧。”蝉衣走近,看了看扶桑有些发白的脸色,提醒了一句。

扶桑坐在土灶旁边的小凳子上,仰头看着蝉衣,弯了弯嘴角:“没事。许久没出屋了,总算有机会出来透透气,蝉衣姑娘就暂时忘了你大夫的本职吧。”

扶桑虽然看外表不过十岁,但举止有礼,行事稳重,心思又非常缜密,蝉衣下意识地就将他当作了同龄人。见他这么说,也就没有再勉强,只是悄悄调整了一下站姿,挡住了从上坡方向吹来的寒风。

扶桑自然没有错过蝉衣的小动作,于是抬头拉了拉她的衣袖。

“怎么了?”蝉衣蹲下身体,歪着脑袋问了一声。

“暖暖手吧。”扶桑笑着从袖口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圆盒子,递到了一脸疑惑的蝉衣手上。

“热的。”蝉衣捧着小小的盒子,惊讶地叫了一声。

“里面装了碳灰,这是小桑想到的,很厉害吧。”小萧一脸高兴地为蝉衣解惑,两只略圆的眼睛都眯成了月牙状。

“嗯嗯,真厉害!!”蝉衣连连点头。

“只是仿了先人的工艺,算不得什么厉害。”扶桑谦虚着,解释了一下。

蝉衣、小萧二人各找了一块木头垫在地上,围坐在扶桑两边,谈笑起来。三人虽然认识不过几个时辰,但却难得地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纵使寒风瑟瑟,也阻止不了三人夜谈的兴致。

在小萧地讲述下,蝉衣才知道她现在所在的这个小山村名为柳乡,村民们世世代代都住在村子东头的围楼里,宛如一个繁荣兴盛的大家庭,邻里关系都还算和睦。大家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耕田种地,粗茶淡饭,小日子过得也算是幸福、安稳。但几乎每个村子都会有那么一两个好吃懒做,又妄想一步登天之人,柳乡自然也不例外。

他们村里有一个叫大牛的青年,家里双亲早逝,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大概是从小没人管教的缘故,不思进取,小时候摸鱼打鸟,欺小辱老;长大了就小偷小骗,天天在邻里之间蹭吃蹭喝。时间久了,大家哪能依他,便找了个时间,将他赶出了围楼。大牛被赶出围楼之后,去外面待了一段时间,但他懒散惯了,没过多久,便又带着一身伤痕,灰溜溜地回到了柳乡。

大概是在外面被人训狠了,他回来之后,老实了很长一段时间,村里许多长辈是看着他长大的,见他似乎有改错之心,便也没有再计较之前的事了。几个年轻的村民还趁着农闲,帮他盖了一间简单的房子,让他好歹有个地方遮风避雨。

原本如此下去,大牛应该也有可能慢慢过上和大家一样的生活,但就在半年前,一位自称吴山的法师的到来,打破了柳乡的平静。他自称是受佛祖点化,特意来此,带领柳乡村民一起修行积福,然后早日渡劫飞仙,脱离红尘之苦。

一开始,村民们都认为他是在蛊惑人心,骗人钱财的,自然不会听他的。但伤愈之后,闲适多时的大牛却不这么想啊,他不但没觉得吴山是在骗人,反而觉得是其他村民见识短浅。在其他村民准备轰走吴山之时,偷偷地将他带回了自己地小屋。

两人闭门了三天,谁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了什么。三天之后的傍晚,大牛提着一面黑色的小鼓,带着吴山走进了围楼。大牛站在围楼中间的空地上敲响了带来的小黑鼓,当时正是村民们的晚饭时间。听到鼓声,大家都带着看戏的意思围了过去。

见人都来得错不多了,只见一旁闭目养神的吴山突然从袖口里掏出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让大家看了看,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猛地发力,一把掐住了手兔子的脖子……

看着被扔到地上气息全无的兔子,一旁围观的几个小孩顿时吓得哭了起来,村民们见此正要发怒,却见吴山淡然一笑,又从袖口里掏出了一只一指高的小瓷瓶。他从那瓶子里倒出来一颗药香四溢的药丸,塞进了一动不动的小兔子嘴里。未几,只见那嘴角还沾着几缕红血丝的小兔子,忽地耸动着四肢翻身而起,一下子窜到了人群里,没多久,便失去了踪影。

“真有起死回生药?”蝉衣听到此处,惊讶地叫出声来。

“呵……”扶桑看着蝉衣瞪大的双眼,不由得笑出声来,打趣道:“蝉衣姑娘不是看过很多‘土方子’吗?里面难道就没有这方面的记载?”

“唉~”蝉衣叹了口气:“起死回生药确实没看到过,不老药倒是看过几个案例,只是那些都已经被人带进了墓里,我总不好为了一个真假难辨的传闻就去掘了人家祖坟吧?”

“……”扶桑被她一噎,愣了好一会儿,才摇摇脑袋,感叹了一句:“蝉衣姑娘果真是奇女子!!”

“后来呢?”蝉衣见小萧没有再接着往下讲,便抬头催促了一下。

“后来……”小萧低着头,看了看自己被蝉衣强行拽着放到碳盒上的双手,想了一会儿才接着讲道:“后来吴山告诉大家,他手上有制作起死回生药的方子,但这是上天的奖励,只能用在那些真正一心修行,虔诚礼佛的信徒身上,从那天起,村民们明里暗里开始接二连三地加入到了吴山的信徒之中……”

吴山的信徒越来越多,柳乡耕田种地的村民就越来越少。所有村民都想得到吴山的认可,从而获得他手上珍贵的起死回生药,大家相互提防,生怕别人比自己先得到认可,让自己失去了飞仙的机会。于是开始还一边耕种,一边修行的村民渐渐扔下了锄头,一心一意地跟上了吴山的脚步。一举一动,晨起暮休都听从他的安排,慢慢变成了他的傀儡。

“然后呢?”蝉衣揉了揉眼睛,声音已经有些糊涂了。她之前在小南山,生活一向规律,以往这个时候早已经躺在床上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让她心神难安,一时之间自然忘了休息这回事,但此时,在小萧缓声的讲述中,她的精神慢慢松懈下来,睡意也随之而来。

“后……”

“嘘——,明天再讲吧,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小萧一直低着头,没有发现蝉衣已经睡意朦胧,正要接着讲,却被扶桑低声制止了。

甘遂已经在门口张望了许久,见三人没有在聊天,而蝉衣已经累极,趴在扶桑膝盖上睡着了,这才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

“我……我抱她……进,进屋!!”

“嗯,小心些!!”

蝉衣先前已经给扶桑二人介绍过甘遂的身份,两人没见过甘遂化狼伤人的场景,所以虽然一开始有些惧怕身材异于常人的他,不过后来,当甘遂默不作声地帮他们修好了被素栖瑶踢坏的大门后,二人对他的态度也好了许多。

等甘遂抱着蝉衣进了屋之后,小萧才想起来,锅里还烧着给扶桑治疗冻伤的药材,可是等他急急忙忙起身去看的时候,灶炉里连点火星都没有了,先前还咕噜作响的热水也早没了动静。

扶桑缓缓地站起身来,笑着拍了拍一脸懊恼的小萧肩膀,安慰道:“没关系,村子里还有苦楝子,明天再去捡点回来就好了,今天已经很晚了,先去休息吧。”

锦鲤小医女

锦鲤小医女

作者:六月晴雪 类型:言情 状态:连载中

《锦鲤小医女》好新颖的题材,构思很独特,虽然更新有点少,但是一本有潜力的书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