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一卧东山三十春精彩试读最新章节】主角钱生王氏

【一卧东山三十春精彩试读最新章节】主角钱生王氏

时间:2022-05-21 17:54:05编辑:蕃茄糖醋排骨 作者:半卷流苏 人气:

《一卧东山三十春》作者:半卷流苏,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钱生王氏,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我昨儿个在你这做了件衣裳,今天便起了红疹子,你得赔我钱!”近些日子客栈里都是颜儒胥负责采办,整天得看着栈里栈外的重毓已许久未曾

《一卧东山三十春》 第十章:六百两 免费试读

“我昨儿个在你这做了件衣裳,今天便起了红疹子,你得赔我钱!”

近些日子客栈里都是颜儒胥负责采办,整天得看着栈里栈外的重毓已许久未曾出过凉风栈了。

“城西那个王四把俺们家狗偷了去做汤吃,俺今天非得去那龟孙家里把他给削了……”

“明明说好便宜我二两银子,你怎么又反悔了?”

今天的天气阴沉沉的,也许是将至傍晚的缘故。空气闷热而湿润,走在街上叫人怪难受的。青葵的气候总是这般反复无常,这种让人浑身不舒爽的天气更是惹得内心总有一股无名之火,似乎不找人去吵一架便不解气般。

一路上几乎每隔上几家店铺便有一家和客人红着脖子吵得热火朝天,平日里欢快愉悦的吆喝声今天竟然也少有耳闻。大街上老娘打儿媳的,儿子揍老爹的,为狗报仇的,倒是不绝于耳。

近来城里惨白着脸的人越发多了起来,一张张苍白如面皮的脸在街上幽幽晃着,好似鬼魅白日作怪一般。

城南是除城北外青葵最落魄的地方,更不外说城北绝大部分都是山林了。因着时常爆发洪灾种不了粮食的缘故,只有寥寥几家村民在这里搭着房子,而后便是整个青葵仅有的一座寺庙。虽仅此一家,可也免不了门可罗雀的下场。

说来也是奇怪,谁又会在青葵去寺庙里烧香呢?

密林错杂的分布在崎岖的小路的两侧,杂草在这条姑且能称之为路的地方狂妄的生长着。四周闻不到野物的味道,偌大的林子里连声鸟叫也听不见。若不是方才从山顶上悠悠传来了一阵浑厚深远的钟声,重毓几乎以为自己寻错了地方。

待她走至山顶,方看见一座灰尘扑扑的破败寺庙隐身于林木之中,木匾已断落了一小半,只能依稀看得见妙光二字。深绿色的青藤曼妙的攀附在褪了色的砖墙上,如同一条条交缠扭动的青蛇。

但见一个光头小和尚正有模有样的拿着扫帚洒扫着庭院。见重毓来了,他神情冷漠的幽幽看了她一眼,方才进去通报。

不一会,一个肥头大耳的老胖和尚便笑嘻嘻的迎了出来,一见重毓便高兴得嘴巴都要咧到耳朵根了。重毓朝他合十施礼,他只是笑着说了句阿弥陀佛,嘴里一边赞叹她生得夭桃秾李,一边围着重毓上下打量着走了起来。

“住持,你可认识吾一?”重毓被他瞧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便将绑在背上的剑拿在了手上,冷声问道。

这老和尚见她手里拿了剑,方收起那番鄙陋的模样来,他装模作样的咳了几声,不悦道:“吾一乃鄙寺弟子之一。他是不是又赖谁家账了?”

“此人在凉风栈吃了些许饮食,共三两银子。”

话音刚落,那小和尚就从他自己那件缝缝补补了多次的居士服里拿出些许碎银子出来,塞进了重毓的手里。他似乎在紧张些什么,神情焦躁的推了一把重毓,喊道:“拿了钱就快走,别扰了佛门清净!”

老和尚却不肯,他猛的拍了一下小和尚的脑袋,连忙一把抓住重毓的手又拿回来一些碎银。他小心翼翼的数了数,腆着脸笑道:“施主也看到了,鄙寺香火不旺,你就可怜可怜我们。”

假和尚方才还趁机摸了重毓的手一把。

这俩和尚举止乖张行事怪异,半天也不见其他弟子出来,看来也不是什么正经寺庙。

重毓凛然拔剑,一刀削断了那老和尚脖子上的挂珠,惊得他一屁股便坐到了地上。“我可怜你们,你可怜我?我欠着一万两银子,不如你替我还了它。”她一脚踩在老和尚肥腻的肚皮上,“信不信我让你连和尚也做不了?”

“别别别,哎哟,我错了,你把银子拿去,我不敢了……”老和尚哭丧着脸嚎着,一边拼命给旁边的小和尚使眼色。

小和尚面不改色,从老和尚手里接过碎银,放在了重毓的手里。

重毓接过银子方才放过那老和尚,她冷笑一声收了剑,转身便要走。那小和尚却突然跟了上来,仍是一副漠然的样子,似乎有话与重毓说。

良久,他才憋出一句“欢迎施主再来光临鄙寺”,圆圆的眼睛里分明藏着狡黠的笑意。

重毓回到凉风栈时,已至夜晚。

今天将迟仍昏昏迷迷的,因此便没有奏琴,据一个伙计说陆陆续续来了几个听客听说今晚不开场也回去了。

一进门,重毓便看到一个头发斑驳的老婆子风度潇洒的坐在角落里喝着酒,周围围着唐佛如和颜儒胥。三人正津津有味的聊着些什么,颜儒胥时不时还大叫一声,惹得一旁的唐佛如频频瞪他几眼。

见重毓回来了,颜儒胥忙唤她过去,唐佛如也一副见了宝贝的样子,连连朝她招手示意。

重毓走上前去,方认出那老婆子原来就是城西度春馆治好了冰糖的李药师。

“幸会,在下重毓。”

但见这老人诡异一笑,饱经风霜的脸挤出数条沟壑来。李药师慈祥的拍了拍重毓的手,道:“唤我声阿婆便好,叫药师倒是生疏了些。你可知城东展家那件怪事?”

重毓一愣,道:“愿闻其详。”

阿婆苍老的声音如同一把生锈的刀不断地在一块腐朽的木枝上切割般,悠悠说了起来。

展家经营着青葵城里历史最悠久的酒铺。

论其家产虽仍在以药业为王道的青葵城里排不上太前的名号,倒也算得上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门望族。上任家主若不是因着出身卑贱,差点成了青葵城的城主。

现任家主展望春娶了两房夫人。前些年莫名其妙死了一房,没查出缘由来。因着那房不过是个街边上耍杂技的孤女,展望春不愿查,官府也就没管。生了三子两女,大女儿早早地便嫁了出去。虽然传闻府里有些不大和睦,可后继有人,倒也算圆满了。

可谁知道,年近古稀的展春望和他的大夫人昨晚突然死了。

死相极其惨烈。

展春望的脑袋和他大夫人的脑袋互换了具身体,还被人用针线严严实实的缝了起来,两人的四肢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被发现时他们被绳子缠着脖颈一丝不挂的吊在了房梁上,地上积了一大摊血。血水从紧闭的房门里流了出来,这才被人发现。

更让展府胆战心惊的是,那行凶者还明目张胆的留了字条,上边写着“明夜来取展家三郎狗头”。

有人说凶手便是展家人,因着展望春近来生了场怪病,估摸着命不久矣,却迟迟没交代家产的分配问题。可那天晚上,大公子在赌场,二公子在牧花楼,三公子在私塾先生家里诵读功课,二小姐则在凉风栈赏琴。就连管家,当晚也因事外出了。

第一个发现展望春和他大夫人的是一个在展府干了十几年活的老实女人。此人平日里半点懒也不敢偷,看到那一幕后吓得失心疯,衙门一审便急得撞了墙,今天下午便去了。

“……世事无常。”重毓听罢,叹了口气。

说起那二小姐,重毓其实是有些印象的。

这二小姐名唤展霞明。

昨儿个夜里,最先站起来和那几个男人对骂的就是她。

长得可是语笑嫣然,衣着华贵精美,撒起泼来却毫不亚于大街上和男人打架的大婶。这人见重毓和将迟颇为熟悉,还曾找过她,说是想和她认识,行走江湖多个朋友多条路。重毓自然是拒绝了,这姑娘也不恼,下次仍笑嘻嘻的同她问好。

李阿婆笑着瞧了眼唐佛如。

唐佛如眨巴着眼睛,朝重毓咧嘴一笑,道:“展府为了防着展小公子今晚被提了小命,贴了张告示,说是号召武林高手前去一守。”她顿了顿,伸出五根手指来,“五百两银子。”

“……”重毓顿时满头黑线,转身就要走。

颜儒胥忙一把拉住她,泪涕交加的抱住了她的胳膊,一边还不忘给重毓算笔账:“姐,你再想一想,五百两。咱俩少干二十一年呐!拿这二十一年,你可以见见多少风流倜傥的美男子,说不定娃都有了!”

重毓按开颜儒胥的脑袋,气不打一出来。

“那个……”唐佛如突然满脸歉意的笑着指了指李阿婆,“我已经替你报名了。前三名加一百两嘛,还能给凉风栈提提声望……”

“二十五,能再生一个娃。”颜儒胥伸出一根食指来。

两人眼巴巴的看着重毓,就差没给她烧香。

重毓阴沉着脸,良久才缓缓说道:

“好像有些道理。”

一卧东山三十春

一卧东山三十春

作者:半卷流苏 类型:言情 状态:连载中

《一卧东山三十春》好书!文笔流畅,情节动人,构思巧妙,强力推荐,老五的书就是好。可惜的是结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