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一卧东山三十春完整版免费试读在线试读 钱生王氏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一卧东山三十春完整版免费试读在线试读 钱生王氏免费试读精彩章节

时间:2022-05-21 17:54:07编辑:七恭冒菜 作者:半卷流苏 人气:

完结小说《一卧东山三十春》是半卷流苏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钱生王氏,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彼时已是深夜。空气中淡淡的香味混着湿冷的水汽幽幽的滑进人的鼻腔。漆黑的夜幕如同一张宽阔无边的细网笼罩着大地,高大巍峨的酒楼布坊等

《一卧东山三十春》 第十一章:展霞明 免费试读

彼时已是深夜。

空气中淡淡的香味混着湿冷的水汽幽幽的滑进人的鼻腔。漆黑的夜幕如同一张宽阔无边的细网笼罩着大地,高大巍峨的酒楼布坊等建筑物如巨人般静默地矗立在两侧,空旷的大道在尽头处聚成天地之间一点连接的浓墨。

唯有一处,灯火通明。

轻轻浅浅的脚步声在这寂静的大街上分外清晰。

重毓手中昏暗的青灯有气无力的晃动着烛光,照明着脚下花纹繁杂的石板路。

“一会若是在府内自由行动,我委实无暇顾及你。到时你便跟着展霞明,总不大会出错。”重毓瞧了眼身旁脑袋上还缠着布条脸色不善的将迟,难得对他生出几分同情来。

此事本与将迟无关。

李阿婆方赶去展府说重毓已经应下此事,展霞明二话不说便派了丫鬟来凉风栈,求着她把将迟也请去。

带信的丫鬟说是展老爷子和大夫人的死讯让她家小姐悲痛欲绝,用不着将迟奏琴,只需瞧上他几眼便好。重毓尚来不及拒绝,那丫鬟便硬塞了五十两银子到唐佛如手里,还早已了然般的笑着说明早再付五十两。

唐佛如兴许真是掉进了钱眼里,二话不说便答应了,火急火燎的就去把将迟求了出来。

按重毓对他的了解,将迟行事功利心极强。虽说辞了云河宰相一职来青葵一个落魄酒栈里做琴师这个举动重毓始终没能明白外,他哪怕多说一个字多半也是带着目的的。

可将迟除了神情不大愉悦之外,意料之外的应了此事。

这一百两他一文钱也捞不着,何况展府危机四伏,又不会武……搞不好小命都丢在这里了。莫非是看上了那展霞明?重毓神色怪异的又看了眼将迟,这人神情坦荡得和为国捐躯一般,怎么也看不出端倪来。

“你有些不对劲。”将迟似乎发现了重毓时不时转过头来偷看他,不由瞥了她一眼。

“……是吗。”

看来这人还没搞清楚不对劲的人是谁。重毓暗自腹诽,脸上不动声色的朝他笑着。

“此事盘根错节,你们不该插手。”

“泥滩子我也不想管,这不生活所迫嘛。”

两人自从秦环一别后便许久不曾这般交谈过。

谈及重毓在军营的那段日子时,将迟笑着感叹他从没想过她会做到这般地步。云河历史上不是没出过女将,可功绩显赫如她的人却是寥寥无几。重毓也只是垂着眸子笑了一声,此话便带了过去。

远远的便见展府大门外站着不少人,其中有不少是青葵衙门里的捕快。

但见展霞明着了一身单薄的孝服立在一旁,捏着块手帕不停的擦着眼泪,哭得梨花带雨,在夜风里如一朵飘零的兰花。

“二小姐。”重毓看着她,道:“节哀顺变。”

“节哀顺变。”

一见了将迟,展霞明愈发难过起来,红着眼睛便要往将迟怀里扑。将迟不动声色的往后一退,用手扶住了她随即松开,“逝者已矣,二小姐当心身子。”

重毓看了眼将迟,随即被人领了进去。

说来奇怪,家财万贯的展府竟如青葵平常百姓家的府邸一般大,里头的花草陈设亦与平常百姓家无异。

一路上灯火辉煌,每隔几步远便站着一个人,有的扛着刀有的拿着剑,凶神恶煞的,似乎是在站岗。看来这展家为了三公子可谓是下了血本。也难怪,三个儿子,一个好赌一个好色,不守着这三公子还能守谁?

“你一个女流之辈,来这里凑什么热闹。”带路的家丁回头没好气的瞪了重毓一眼,给她指了一处地,“你今晚就守这儿吧。”

重毓一愣,不确定的指了指他身后那间在风中颇有些孤单的茅房。

“你还挑?就你还能守哪儿?”家丁上下打量着重毓,撇嘴道:“一点妖气也没有,你不会是从司禁来的吧。”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叫她别捡了便宜还卖乖,踏着大步就风火流星的走了。

得,敢情展府花了六百两银子就是为了让重毓守个茅房。

这处偏僻得很,离得最近的便是不远处还立着间饱经沧桑的柴房。重毓见茅房附近摆了个半人高的瓦罐,她试着抬了抬盖子,却发现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封住了。

重毓突然想到了晚上李阿婆说的一句话,她拿着剑便坐了上去。

远处隐隐约约传来捕快们的交谈声,越发衬得这边无比冷清。长夜漫漫,这茅房守得也没什么意思。重毓只觉眼皮昏沉起来,抱着剑躺在瓦罐上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隐约中,她好像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恶臭味。

许是这股味道的缘故,重毓梦到了十岁那年的一个雪夜。

醒来时,将迟正靠着瓦罐坐在地上喝不知道从哪里讨来的酒。冬风凛冽而刺骨,天空已经开始泛白了。

“你什么时候来的?”重毓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嘶哑着嗓子问他。

“你入睡后不久。”

怎么会一点动静也没有……

“原来女子的呼噜声可以这般大。”将迟站起来转过身看着她,眼睛里充着红血丝,神情分外认真。

眼见重毓红了耳朵,紧接着两抹飞霞便上了脸。将迟抿嘴一笑,“真打呼噜?”

重毓气得一拳便打了过去,这人躲得倒是挺快。她冷笑一声,从瓦罐上跳了下来,拔剑便向将迟刺去。

“二公子死了。”

昨夜展府小到茅房都置了看卫,这厮怎么死的?重毓收了剑,“死在何处?”

“床上。”将迟顿了顿,道:“被发现时穿着大夫人的衣裳,脸上抹了胭脂。全身各处筋脉都断了个干净……还成了阉人。”

“几更的事情?”

“三更。三公子半夜想要出恭,不敢独自一人去,碍着面子又不好意思告诉贴身丫鬟,便去敲了他二哥的门。”

“三公子如何?”

“据一个捕快说吓得他当场失禁了。现在他已经被管家锁在了厢房里,说是为了护他周全。”

这人莫非想灭展家门?

放话要杀三公子只是调虎离山之计……可这展府昨夜护卫如此森严,那人还是堂而皇之的进了二公子的厢房,杀完人后又毫无声息的走了。若不是三公子,恐怕人死了今天早上都不会被发现。

这等杀人手段,重毓不禁怀疑行凶者或许压根就不是青葵人。

将迟轻叹一声,问:“只消守一夜?”

“嗯。”

“此事不必再管了。”

重毓看着将迟的眸子,只觉深得犹如一潭浓墨。

两人回到凉风栈。

听到二公子的死讯,唐佛如颇显震惊。颜儒胥却在愤愤不平展府让重毓守茅房一事,一边感慨富贵人家的花钱方式果然不为常人所能理解,却忘了他自身也出身于数一数二的商贾之家。

似乎是在等重毓的消息,李阿婆一大早便在凉风栈候着了。听了颜儒胥的话,李阿婆方才承认那六百两是展霞明私出的,为的就是见将迟。

“起初霞明丫头拜托我去同将公子说,将公子不同意。阿婆没别的办法,瞧着霞明那孩子替她心疼,这才出了此下策……”李阿婆笑意盈盈的握住了重毓的手,柔声道:“面子还是要做的,茅坑虽然听着鄙陋了些,却也是为了姑娘安全着想。”

唐佛如顿时黑了脸,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便站了起来,“说白了你们就是瞧不起人呗!”

“丫头,你是凉风栈的掌柜,你让谁做打手那是你的权利。”李阿婆松开重毓的手,捋了捋额前的白发,道:“可你总不能叫外人也把一小姑娘当男人使。”

重毓还来不及说话,便被颜儒胥给挡了下来。

但见颜儒胥冷笑一声,将唐佛如平日里的模样学了个十成,悠悠道:“您说不能把阿毓当男人使,我姑且算您不知者无罪。可是讲到将公子,您和展霞明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将公子到底是什么人,你们俩可清楚?”

什么叫做不知者无罪?重毓斜着眼睛看着颜儒胥,恨不得把他的脑袋按进他面前的花生碗里再用力扭两下。

李阿婆不由一愣,“什么人?”

唐佛如满脸好奇的看向颜儒胥。

“……不告诉你!”颜儒胥朝李阿婆咧嘴一笑,灿烂得如同三月桃花。

惹得方才伸着脖子偷听的几桌酒客同着唐佛如和李阿婆一块白了一眼颜儒胥,随后又自顾自的聊了起来,谈得不外乎亦是城东展家一事。

原来展霞明的生母便是莫名其妙死了的那房夫人。那女子原是李阿婆邻居家的女儿,一日在街上同父母耍杂技,被展望春给看上了,花了一百两便从她父母手里买了去做二房。

难怪展望春死得这么凄惨展霞明还……

到了晚上,凉风栈眼看便要打烊了,外头又跑进来一个慌慌张张的家丁模样的人。

“重姑娘,我们家老夫人现在闹着喊着要杀了大公子,可大公子是无辜的,求求您去救救他吧!”展府家丁一见到重毓便跪了下来,二话不说便磕起了头。

重毓不由一笑,忍不住问:“展老夫人要杀他,我如何能救?”

“二小姐说了,您有办法!”家丁抬起脑袋来,皱着眉毛,语气焦躁紧张,眼神却茫然而空洞。

看来展霞明也不全是为了将迟,倒有些铁了心要拖她下水的意思。这女子平日里没能从重毓身上感受到气息来,估摸着是把她当司禁人了,造出个人形傀儡来哄骗她也没用多少工夫的样子。

既然展霞明诚心让她去管,那她也就不推辞了。

“你带路吧。”

家丁又感恩戴德般的磕了几个响头,忙站了起来。

“书呆子,你陪阿毓姐去。”唐佛如见了,推了一把颜儒胥。

“叫将大哥去,我今天累坏了!”颜儒胥装模作样的揉了揉肩膀,心里的小九九都一五一十的写在了脸上。

唐佛如却满脸疑惑的看着他,道:“我师父下午走了,你没看到吗?”

“走了?”重毓讶异的问。

“师父说要回云河。”

一卧东山三十春

一卧东山三十春

作者:半卷流苏 类型:言情 状态:连载中

五星好评,作者文笔深厚,有大家之风,剧情跌宕起伏,说实话,这本书和(驱鬼道长)是我看过最好看的两本书。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