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千金归来:老公,请走开主角凌陆庭轩全文阅读精彩阅读精彩试读

千金归来:老公,请走开主角凌陆庭轩全文阅读精彩阅读精彩试读

时间:2020-02-24 21:36:26编辑:宋威 作者:裤裤桑 人气:

新书《千金归来:老公,请走开》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裤裤桑,主角凌陆庭轩,是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她全身都被冷汗浸湿,风来,吹散手中的血腥,她缓缓站了起来。  双臂无力的垂落。  她的翅膀早就断了,无力再挥起。  可是她不能就此

千金归来:老公,请走开

推荐指数:10分

《千金归来:老公,请走开》 第5章 再次相遇 免费试读

她全身都被冷汗浸湿,风来,吹散手中的血腥,她缓缓站了起来。

  双臂无力的垂落。

  她的翅膀早就断了,无力再挥起。

  可是她不能就此堕落,她美好的一切都被陆庭轩毁了,她怎么能甘心。

  鲜血顺着指缝滴落,她看着被拥护着离开的陆庭轩。

  一颗心七零八落。

  如果她没有爱上他,她也不会如此痛苦。

  傍晚,她去剪掉了一头长发。

  以利落而又干练的姿态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对于过往,她不再留恋,对于陆庭轩,她只剩下恨。

  晚上还有饭局,就在她所上班的酒店里。

  陆庭轩做为东道主,赴宴的人非常多。

  凌萱得陪到最后一刻。

  觥筹交错,她站在二楼看着大厅里众多虚伪的面孔,全部都是阿谀奉承的。

  她想不久后,为陆庭轩马首是瞻的公司会分布在B市的各个角落。

  他本来就很有号召力,而管理公司更是他的亲爱强项。

  只是她太蠢,又或者他隐藏的太深,所以她一直都没有发现这个威胁。

  直到她从天上掉下来,摔到四分五裂的时候,她才猛然觉醒。

  什么爱情,什么宠溺。

  左不过就是欺骗的手段。

  “凌经理,你怎么不去敬酒?那可是陆庭轩啊!听说他特别的爱他的妻子,可惜红颜薄命。不过现在是最好的巴结时机,如果错过了这次,下一次想要见他一面都是难上加难呢。”

  酒店其他部门的一个经理推着凌萱开口,也是好心。

  凌萱淡淡一笑:“如果真的爱他的妻子,他就不会这么大肆的摆酒邀客了!”

  “唉!爱与不爱只是大众看到的,具体事实如何我们又怎么会知道呢。不过这都跟我们没什么关系,现在只要拉住他这个大客户,你的提成以后保准是蹭蹭蹭的往上涨。”

  凌萱不为所动。

  经理又轻推了推她:“去吧,我已经去过了,只是敬个酒,又不会少块肉。做咱们这行的,别说什么情谊了,只有钱才是最踏实的!”

  凌萱心里微微一动,想着也是。

  钱和权力才最踏实的。

  不过她不会去敬酒的,就算是巴结一个老男人,她也不会去找陆庭轩的。

  不然她怕自己分分钟的提起酒瓶子打人。

  她还想要保全这份工作,所以就算是再怎么恨,也得忍着。

  不是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陆庭轩以牺牲自己陪她上床的代价忍到最后,终于翻身。

  那么她又为什么忍不了呢?

  她并不比他差。

  陆庭轩喝了一会儿酒便不想喝了,所以让秘书及其他管理陪大家喝。而他上了二楼。

  他想清净一会儿。

  从洗手间出来,他靠在窗户前往下看。

  楼梯口站着一个身窗旗袍的女子,青绿之间点缀着几朵碎花,有种江南女子特有的娉婷之美,朦朦胧胧,如梦如幻。

  只不过这背影有些熟悉。

  这让他想起了凌萱。女子的身材也是相当的好,又善于保养,娇滴滴的美目含情。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动心过,可是他承认,他沉迷过。

  而且有阵子无法自拔。

  凌萱扶着楼梯扶手站了一会儿。脚上十厘米的高跟比较挑战她的承受力。

  所以现在她站不住了。

  抬眸扫一眼大厅,酒杯相碰,这些人喝得完全是停不下来。

  她走下楼梯,觉得自己应该要休息一下才行。

  陆庭轩点了根烟,白色的烟雾袅袅升起。他看到女子姣好的侧脸,很快她便消失在他的眼前。

  他怔了一会儿,黑眸紧紧眯在一起。

  他怀疑自己魔障了,为什么会觉得这个女子跟凌萱那么的相像呢。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拨通了秘书的电话。

  “去叫酒店的负责人来。”

  秘书做为贴身小跟班,什么事都要做。

  速度极快的找来了沈经理。

  陆庭轩半靠在沙发上,嘴里叼着烟。

  “你们酒店是不是有一个服务人员今天穿着旗袍?”他想了想后回了几个字:“青绿色的!”

  沈经理眨眼,然后了然一笑:“是的,我们公关部的凌经理晚上的时候确实换了一身旗袍,这是酒店安排的。”他看着陆庭轩的眼色,反正大家都是男人。

  猜也能猜出几分。

  “陆总莫不是想要见见凌经理?”

  陆庭轩缓缓吐了口烟圈儿,凌经理?

  难道是巧合?

  看一眼沈经理:“她长得跟我一个故人有些像,所以我要见一见她!”

  沈经理微微躬身:“陆总请稍等,我这就叫凌经理过来!”

  凌萱在得到陆庭轩要见她这个消息时,她有些懵,半天反应不过来。

  沈经理眯着眼笑:“凌经理啊,这可是一个大好的机会,你要是能把握住,肯定一飞冲天!”

  这的确,是个机会。

  可凌萱总是觉得,现在报复那个可怕的男人,还不是时候。

  毕竟,他可是如日中天的陆庭轩!可已经骑虎难下了!

  凌萱一步一个脚印的来到陆庭轩的房间门口。

  这是酒店里最豪华的套间了。

  凌萱看着面前雕着花纹的华丽木门,她以壮士断腕的决心轻轻敲了两下。

  幸好今天有防备,晚上化了一个大浓妆。而且,两年前的那次毁容后的整形,让她的脸变得和以前有了些许不同。

  房门从里面拉开,一室黑暗。

  她瞅了一眼,觉得不太正常,为什么不开灯。

  这种状态下进去的话是不是人财两空?

  她现在可没有兴趣伺候仇人。

  “你不进来还再等什么?”低沉的声音从门后面传来。

  凌萱觉得来都来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再说她已经经历了很多让她所不能承受的。所以没关系,都来吧,只要压不垮她,她就能奋勇而上。

  踩着十厘米的高跟走进去。

  还没来得急看一眼周围,灯光猛然就亮了。

  然后她被拉到不远处的桌子上,小腹嗑在上面,有些疼。

  旗袍被男人的大手拽着撕裂了几处,凌萱大惊失色。

  这他妈的搞什么?

  她赶紧的挣扎,可是陆庭轩牢牢的禁锢着她。

  所以就她这点小力气,根本就无法跟男人的抗衡。

  “啧,不错啊,小屁股挺翘啊!”陆庭轩有些邪气的声音响起,他的手捏上凌萱的屁股,狠狠的揉了几下。

  凌萱一个哆嗦,差掉没从桌子上掉下来。

  她想要镇定下来,可是这种情况她要是能镇定下来那才真是见也鬼了。

  双腿踢蹬着。

  声音不稳:“陆总这是什么意思?”她怕男人听出她的声音,所以刻意的压低了几分。

  陆庭轩从后面包覆住凌萱,两人上半身完全相贴。

  他的舌头舔过她的耳,他知道这里是凌萱的敏感区。

  凌萱控制不住的呻吟出声,恼羞成怒,却又不敢惹怒这人,她不能路出马脚,或丢了工作。

  只能喘着气小声的求饶:“陆总,别这样。”

  “别哪样?”陆庭轩的手来到凌萱的腿心,又快又狠的动了几下:“别这样?”

  他的语调完全就像个流氓。

  “你身上的味道我怎么觉得有些熟悉呢?”陆庭轩捏过凌萱的脸,细细的看了几眼:“前不久一个女人还在我的床上求着让我爱她,你说,你要不要也来求我!”

  凌萱来这个房间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打算,不管陆庭轩怎么折磨,她都不会承认她就是凌萱。

  她红唇紧咬的别过脸,身上的旗袍已经被男人撕得差不多了。

  陆庭轩闭上眼睛,整张脸都埋在凌萱的脖颈里。他的手臂不断收拢,似是想要将凌萱就这么的勒进他的骨血。

  凌萱僵着没动,她被迫趴在桌子上,看不到陆庭轩此刻的表情。

  “你是不是她?”陆庭轩突然开口。他的手缓缓握上凌萱的胸,狠捏了一把,然后又有些怀念的笑:“她的也是这么柔软,她总是很喜欢我抚摸她,而且她真的很娇气,一碰就会呻吟,像是暗夜里发春的猫一样,勾得人心痒难耐!”

  凌萱憋红了双眸,她告诉自己不能动怒,这是陆庭轩在逼她,所以她不能露出马脚。

  陆庭轩轻咬一口凌萱的颈项,完了又轻舔了舔:“你不是她吗?”

  凌萱瞪圆了眼睛,半天后才压下心里的惊悸。

  她僵硬着开口,声音嘶哑:“陆总所说的她是谁啊?我认识吗?”

  陆庭轩眼底的绮丽缓缓归为平静。

  他将她翻了个身。

  凌萱索性就勾上男人的脖子,旗袍被扯得七七八八,她大片的肌肤都袒露在灯光下。

  陆庭轩看得呼吸一紧,大手压上凌萱的后脑勺。

  两唇相贴,他疯狂的掠夺。

  大手更是肆无忌惮的抚摸着凌萱的全身。

  凌萱努力的想要挣扎出来,可是陆庭轩吻得火热又汹涌。

  他抬手重重的拍上凌萱的屁股,在凌萱的尖叫里他这才笑着放开她。

  凌萱一脸的震惊,她没想到陆庭轩竟然这么无耻。

  而陆庭轩,此时薄唇微勾双眸带笑的等着她投降。

  凌萱被他这样的胸有成竹刺激到了。

  她分开双腿猛得缠在了陆庭轩的腰上,双手更是勾引似的扯着男人的衬衫。

  声音如水如蛇,娇得真就如那夜里发春的小猫:“原来陆总真的很想要我啊,我还以为你看不上人家呢!”